秦问天几次尝试,都失败了,没有明悟,意念沟通便会失败,便解不了此剑。

转眼间,天黑了又亮,已过一日,秦问天和李寒幽却都还站在那不动。

秦问天仔细回想自己解开的前九剑,又在梦境中去窥视这第十剑,将之看得真真切切,一遍又一遍。

终于,这一刻秦问天的眼角露出了一抹笑意,低声道:“我明白了。”

旁边的李寒幽目光一闪,望向秦问天,冷笑一声:“大言不惭。”

此剑之难,她有深刻领悟,太难解。

秦问天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竟让人如沐春风,随即他将手放在山壁之上,意念沟通,刹那间,光芒璀璨,一剑通天。

第十剑,解。

秦问天往前迈出一步,消失在李寒幽的面前。

“怎么可能?”李寒幽露出惊诧之色,她未解第十剑,竟有人先她而解。

想到秦问天离去的那一缕笑容,李寒幽心道:“莫非此子心机深沉,明明之前已经解过此剑,如今刻意如此,引我注意,让我对他刮目相看?”

没有多想,李寒幽继续看向山壁,无论如何,秦问天解剑成功是事实,她岂能一直被困此剑。

山峰之上的人看到秦问天解剑第十剑也忍不住惊叹,如今,再无人怀疑秦问天的悟性,他后李寒幽到,竟然,先解第十剑。

秦问天也暗道侥幸,第十剑确实难解,它竟然和第八剑一模一样,同样是风和雨的武道意志,根本难以想象得到。

“任何一种武道意志都有不同变化,风,第一意志是风之速度,第二武道意志可以是风之撕裂,一种武道意志大圆满后,又多种变化,和另外的武道意志交融,当然也能产生不同的变化。”

秦问天心中感叹,如若两个人修行相同的武道意志,而且将之融合,但是融合后,他们也有可能会走向不同的道路,就像第八剑和第十剑一样。

“以后的路,还很长。”秦问天深深感叹,他如今连一种武道意志第二境都未曾大圆满,更不用说武道意志交融了,而且以后的路,还可能是多种武道意志的融合,会走向何方,他自己也无法预料。

这第十剑,让秦问天有了一种明悟,接下来,三天之内,他连解四剑,草庐山路之上,刮起了可怕的剑之风暴。

秦问天再破记录,使得这片峡谷都蕴藏滔天剑威,人群看向那青年,沐浴剑之光华,璀璨无比,甚至,天穹之上,都仿佛有一双双眼睛看着下方发生的一切。

秦问天,五日内,解剑十四剑!

(未完待续……)

十四剑,山峰之上许多人都震撼了,此子究竟是何人,И然之短短五天之内解剑十四剑,而且他修为并不强。

叶凌霜如今也彻底无话可说,看着秦问天的身影,只见她撇了撇嘴,瞪了一眼怀中的小混蛋,小混蛋却睁着大眼睛看着前方,咿咿呀呀的道:“好厉害啊。”

“厉害你个小色鬼。”叶凌霜一巴掌拍了小混蛋的脑袋上,使得小混蛋瞪了她一眼,似乎很是不满。

“看什么,你还能反了不成。”叶凌霜鄙视道。

“欺…负…我。”小家伙凶神恶煞的看着叶凌霜,使得叶凌霜露出得意的神色,小样,还能翻天不成,不过下一刻她的得意之色就彻底消失了,脸上瞬间红透,目光死死的盯着怀中的小混蛋,只见对方气鼓鼓的看着她,小爪子竟往前抓了过去。

“你……”叶凌霜惨叫一声,旁边诸人纷纷目光望向她,叶凌霜反应也是极快,立即猛的将小混蛋紧紧的抱住,不让他人看到那尴尬一幕。

“师妹,怎么了?”流云好奇的看着叶凌霜,问道。

“没事。”叶凌霜脸色微红,更显娇艳欲滴,不断的摇头,心中却是将秦问天给恨透了,竟然调教出了这么个色胚子,偏偏还长得这么可爱,简直迷惑人心。

流云有些狐疑,朝着叶凌霜的胸前望去,只见小混蛋努力挤了出来,灵动可爱的眼睛露出无辜的神色。

“你看什么?”叶凌霜怒喝一声,流云打了个冷颤,赶忙移开目光,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般,低声道:“秦师弟可真是厉害啊,竟然解剑十四剑。”

听着流云的废话,叶凌霜咬了咬牙,看来这两个同道中人是臭味相投了。

“秦师弟确实厉害,只是这第十五剑,怕是无法解了,此剑,我仗剑宗弟子,未入天象之前,还未曾有人能够解此剑。”林帅此时也开口说道,叶凌霜才没有再说话,而是看向秦问天那边。

此时的秦问天踏入又一面山壁之前,上面依旧有着一幅图案,狂暴的楸妖疯狂的咆哮着,横扫天地,吞灭一切,毁灭众生,这些古妖拥有邪龙,恶凤,让生灵涂炭,然而就在这一刹那,一柄剑扫荡而过,此剑落在正中,刹那间,以剑为中心,所有的一切,尽皆湮灭。

邪龙不甘的咆哮嘶吼,却在剑之下渐渐的解体,沦为尘埃,庞大的独眼暴熊咆哮于天地,但在剑光之下,它那巨大无比的身躯同样粉碎,一点点的湮灭掉来。

秦问天心脏噗咚的跳动着,此剑,威能未免太过恐怖。

剑落,一切皆毁,这一次,他根本看不到任何武道意志的威能蕴藏其中,只有可怕的摧毁力。

“这是武道意志融合的升华吗?”秦问天喃喃低语了一声,心中感叹,此剑毫无头绪,完全看不透。

在之前的十四剑中,任何一剑,都能捕捉到武道意志的存在,但这一剑,已经捕捉不到了。

“或许,这才是武道意志的完美融合,从而诞生出一种全新的力量,真正可怕的力量。”秦问天喃喃低语,尽管如此,他的眼眸中依旧有着一抹执着之意,他想要解开此剑,看透其中的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