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他苦笑着摇头,他怎么看秦问天也不像是好色之辈,倒是被他的宠物给坑了。

其余诸人也都纷纷议论,秦问天解了第八剑,那么第九剑,他今日能否解?

七剑之后,一剑一条路,第八剑到第十四剑,都非常难解。

“这一剑或许还有可能是运气成分,如若他能再解一剑,那么我便相信他真的悟性超绝了。”有人开口说道,使得不少人%附和:“他若再解第九剑,就追上了李师妹了。”

秦问天如今只在李寒幽身后一步,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一副山壁图案,此图案竟和刚才一剑极为相似,一尊大鹏鸟翱翔于天穹之上,一剑生,大鹏陨。极为相似的一剑,让秦问天眉头紧皱。

“和刚才那一剑,几乎一样。”秦问天心中低语,但他明白,这绝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剑,走的是不同的剑路。却达到了同样的效果。

抬起头,秦问天望向前方的草庐,草庐依旧飘渺,仿佛很远。

“仗剑宗始祖是何等人物,这才第九剑,便如此玄妙,武道意志交融,独辟蹊径,宛若一条修行之路。每一剑,都仿佛代表了一条路,这条古路,就像是通往通天大道的修行古路。”秦问天此刻心中透着崇敬之意。

他猜测,仗剑宗的始祖人物,必然是功参造化,达到了不可想象的境界,这条古路。仗剑宗上下,无人能够走完。即便是九山剑主都不行,曾经仗剑宗一位前辈险些走完古路,后来仗剑宗无敌,可见师祖之强大,恐怕真的是剑仙般的存在,剑荡天下。

想到这。秦问天仔细参详这一剑,一个时辰之后,他终于发现,此剑和那一剑,还是略有区别的。

刚才一剑。剑落,风如丝线,携无上之威斩落,大鹏直接斩得四分五裂,消散于空;那一刻,秦问天想到了风雨交加的场景,寒风中夹杂着骤雨,打落在人的身上,如若无限放大,便加上剑之威,便能造成斩灭大鹏的场景,因此他悟出了刚才那一剑。

但此剑略有不同,虽然几乎是同样的剑威,但此剑落下的刹那,确实一股毁灭的力量,直接让大鹏身躯炸开,完全摧毁。

“天地间的任何武道意志,都是能够相互交融的吗?”秦问天在想,师祖留下解剑草庐,是否是要告诉后辈人物一条通天古路,告诉他未来的修行之路。

一切的武道意志,都是可以融入一切的,而且交融之后,虽诞生更可怕的威力,但却仿佛难以再找到之前武道意志的影子。

“星辰天象,是什么,是武道意志交融所化吗?”秦问天心中想到,如若天象境强者来解剑,必然更容易些,因为他们对武道的理解更为深刻。

秦问天将手放在了山壁之上,刹那间,剑光冲天,山壁消散,秦问天喃喃低语:“此剑,是风和雷蕴于剑中。”

话音落下,秦问天脚步往前走出。

第九剑,解。

他在想,其实风和雷,他们本身交融就会成为一种可怕力量,只是剑,成为了一种载体,发挥它们威力的载体,只因当年的老祖,乃是剑仙人物,因此以剑为载体。

“我如今的戟法,一戟出,落在人的身上,何尝不是力量的脉动,隐隐有了一丝大地的武道意志于其中,便拥有了更加可怕的摧毁力,这条解剑之路,就是我以后要走的路。”

秦问天感慨,始祖留下的解剑剑庐,没有功法、也非神通,但却是一条通往大道的路,如若你修剑,以剑为载体,便是剑仙之路。

仗剑宗始祖,可谓用心良苦,这解剑草庐,无上至宝,让弟子自己来解,而非他人来教,这样弟子的感悟才更加的深刻。

秦问天,他走出了第九步,在他身旁,又有一道身影,身穿凤羽衣衫的绝美女子,英姿逼人,令人想要仰视,拜倒于她的裙下,正是李寒幽。

李寒幽目光转过,看了身旁的秦问天一眼,美眸中闪过一丝异彩,竟然有人和她一样解开了第九剑,而且似乎很年轻。

她入门不久,仗剑宗很多弟子她也不认得,而且也没兴趣认识,因此并不知道秦问天刚入门,只是淡淡问道:“此剑你以前可曾解过?”

她声音柔中带着锐意,给人强势之感。

秦问天此时也看了一眼身旁的李寒幽,之前路途中他也遇到了几人,只是都未交流,这李寒幽气质逼人,容颜出众,即便是他也忍不住暗赞了一声,若非是身边有倾城和青儿,他恐怕也会惊叹此女之美。

“哼。”看到秦问天打量自己,李寒幽冷哼一声,有几分蔑视之意,这些青年尽皆如此,每每看到她都是如此神态。

“未曾。”秦问天随意回应,随即将目光转过,波澜不惊,使得李寒幽眸中透着冷笑,此人倒是厉害,发觉自己不满立即神态如常,掩饰得极好,不过那些男人在她身旁什么手段没有用过,这等雕虫小技,又岂能瞒过她。

“此剑难,不是你能解。”李寒幽淡淡说道,透着一股高傲之气。

秦问天眉头微皱,随即便又舒展,没有理会对方,只是看着眼前山壁图案。

大鹏翔天,一剑断之,此图,竟然和解剑第一剑的图案几乎一样,看不出任何破绽,甚至相比第八剑,此剑更像第一剑,让他几乎以为自己又回到了第一剑的解剑情形。

一剑断之,如风,但又怎么可能会一模一样。

这一次,秦问天停留了两个时辰,依旧无法解剑,使得山峰之上的人也暗暗感叹,果然,到了第十剑,更难了。

秦问天能够解九剑,已经让不少人颇为佩服了,悟性一定很厉害,但是这第十剑,李寒幽解不了,恐怕此人也难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