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秦问天颇为惊讶的是,这女子他认识,昔日结识的姬雪,她的为人倒非常不错,在他夺取天象果后,不但没有和谢宇一样恩将仇报想要夺取,反而有心想帮助自己,可惜实力不够,若是帮忙也只是送死。

秦问天倒也不会怪当初徐岚和姬雪没有出手相帮,他非那种刻薄之人,在当时的情况下,出手就是找死行为,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如若换做是他,同样不会出手,毕竟虽说他救过对方,但却还并没有达到那种生死与共的交情。

徐岚虽外表冷酷,为人倒也不错,这姬雪,则比较热情柔美,虽生得不如商悦美丽,但秦问天看姬雪却比看商悦更舒服。

秦问天脚步踏出,片刻之后,他来到了姬雪身旁不远处,只见姬雪回头看向他,随即问道:“阁下从天山山脉深处而来?”

“恩。”秦问天微微点头。

“昔日天山山脉中发生了一场大战,炫王城诸多大势力围剿一名青年,此事你可知晓?”姬雪见秦问天点头,不由得继续追问。

“知道。”秦问天回应。

“那你在天山山脉深处可知晓此战结局,外界传闻各大势力强者铩羽而归,然而那青年修为不过天罡三重,他如何抗衡他们,如今,是否还活着?”姬雪目光凝视秦问天,这让秦问天心头微动,原来姬雪在此地,是在等他的消息吗?

秦问天回过头,目光直视姬雪,问道:“那一战,我正巧亲眼目睹了,自然知道结局,只是,那人和你有何关系,为何追问战斗结局?”

“我对战斗结局倒是没有太大兴趣,只想知道。那白衣青年是否还活着?”姬雪听到秦问天说知道,顿时声音略显有些激动:“此人乃是我的好友。救过我性命,因此我很想知道他的安危。还请阁下告知。”

“你在此地眺望天山山脉,便是为了等他回来?”秦问天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他没想到,姬雪会对他的生死如此在意。

姬雪摇了摇头,道:“我也只是每日来此一趟等候两个时辰,看能否等到一丝消息,也好心安。”

“他还活着。”秦问天冷淡开口,使得姬雪眼眸闪过一抹亮芒,随即对着秦问天微微欠身。道:“多谢阁下了,不知阁下贵姓。”

“秦。”

秦问天的声音使得姬雪目光凝在了那里,姓秦,怎么这么像,不过两人的气质,倒是完全不同。

见到姬雪的神色,秦问天心下稍定,他即便说出自己姓秦,姬雪都不敢去想。自然不可能有人认出他来。

“可惜了,若是他还活着,如今,九大派同时降临炫王城招收门人弟子。此等之事,炫王城前所未有,风云际会。如若他再晚一些出现,便能赶上此次盛会。以他之天赋,想必能通过青华山内门考核。成为真正的青华山弟子,又何惧炫王城的大势力。”

姬雪喃喃低语,秦问天却是心头微动,问道:“你口中的九大派,可是包括青华山在内的皇极圣宗座下九派?”

“恩,他们,来到了炫王城中。”姬雪目光看着秦问天,微微一笑道:“秦兄若有兴趣倒可以一试,这等盛况,可是炫王城第一次发生。”

“这么说,炫王城各大势力的天骄天才人物,都会前去一试了?”秦问天目光隐隐闪过一道冷芒。

“当然,传闻这件事情最初还是由仗剑宗发起,仗剑宗传承数万年,从未在宗门之外招收弟子,此派虽人比较少,但皇极圣域有句话,踏入了仗剑宗,就等于踏入了皇极圣宗了,这次也不知道仗剑宗为何会来到炫王城,而且听闻自从此命令从仗剑宗下达之后,一日之间,他们就派出了强者前来大商皇朝,这速度简直令人心惊。”

“另外各大派之人还以为仗剑宗有什么大行动,立即纷纷跟来,随后竟也要在炫王城招收弟子,隐隐要和仗剑宗交锋之势,短短几天时间,炫王城风云际会,大商各地的强者都纷纷赶来了,不得不说此事奇怪。”

姬雪低声说道,她自然想不明白,而且,这些大势力间的秘密,恐怕也不会公诸于众。

她恐怕怎么也想不到,此事的源头,就是她眼前之人,而且,他正是她所关注的那人。

“多谢了。”秦问天自不会和姬雪相认,他想做的事情,对于自己都是极为危险,当然不会去连累他人。

只见他身形一闪,便御空而去,很快便踏入了炫王城城内。

踏入炫王城后,秦问天听到最多的消息,便是关于九大派的降临。

九大派,可是和大商皇朝同级别的势力,可想而知有多么强盛可怕,为了此事,大商皇朝的皇室中人亲自来到了炫王城,如今就在王府之中。

这些天来,秦问天无论在酒楼中还是在客栈里,或者走来路上,大家谈论的话题,也几乎都是九大派,可想而知,此事在炫王城引起了多么强烈的反响,而且如今,九大派在炫王城的中心地域,做好了招收弟子的准备。

至于这九大派,秦问天听到最多的,便是仗剑宗。

这仗剑宗似乎极为传奇,昔日乃是一名无比强大的剑修所开创,此剑修乃是剑仙般的传奇人物,年轻之时御剑江湖,仗剑行天下,行侠仗义、无拘无束、潇洒自在,天地之大任我遨游。

开创仗剑宗后,宗门的理念自由、洒脱、轻狂,不拘一格、而且,并非看到天赋好的人就收,其实有许多天赋绝佳之人想要拜入仗剑宗门下都被拒绝,因此仗剑宗可谓是最难进的宗门,也因为这原因,仗剑宗的人是九大派最少、整体实力最弱的,为此饱受他人诟病。

但仗剑宗我行我素,从来不改宗门理念,宗门弟子有着最大限的自由,甚至想要离开宗门都没人管你,但出人意料的是,仗剑宗的弟子在外之时反而很团结,关系都很好,虽然整体实力是九大派中最弱的,因为他们人太少,但若是论个体实力,就没有任何一派敢说胜过仗剑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