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种剧烈的痛楚让胡亥的身体不住的在铁椅上撞击着,身体不可避免的刺上铁椅上的尖刺。

“这是你应得的。”

“你的生性原本就很残暴,你在十三岁那年,就因为一名侍女失手打碎了你一个玉盘而被你绑起来用石头活生生的砸死。那件事情过后,所有的权臣都不喜欢你。很多人认为,你杀就杀了,但慢慢用石头砸死,太过残忍暴戾。”

“但那件事情只是让你彻底失去了和扶苏争一争,成为太子的可能。”

申玄安静的继续用刑,同时不停的在胡亥的耳畔道:“可这只是你生得好,若是你生在普通的官员家,或者普通的富商家,这样残杀侍女,早就被下狱重刑或者处死了。”

“可是你还是不太知悔改,而且失去太子之位好像还让你的脾气变得更差,又做出了几件不应该做的事情。”

“以至于每次我在朝堂之中看到你,看着你白生生而不可一世的面容时,我都在脑海之中想象对你用刑的画面,到现在才终于满足。”

这是阴暗的地底。

在这个胡亥不断发疯般惨叫的暗室上方,是一口井。

井的上方,是正常的街巷。

此刻就在这口井的附近,一名宫中的修行者正迷茫而不安的站立着,他放眼四顾,只觉得长陵的阳光很晃眼。

明明现在的长陵还到处都是杀生,有很多敌人的存在,有很多惊人的大人物正在逃遁。

但是没有了监天司,好像整个长陵都变成了瞎子。

那些敌人都好像变成了隐形的存在。

……

百里素雪就是这隐形的敌人之一。

但是他终于开始疲惫。

连他扶着的潘若叶也开始感知到了他体内许多重要的经络像烧尽了的竹片一样化烬,轻薄的断裂。

“青曜吟应该快到了阴山。”

这个时候,百里素雪停了下来。

他就停在一条普通的街巷里,甚至有许多寻常的百姓在门缝里能够直接看到他。

“青曜吟不来,那是耿刃来么?”

潘若叶忍不住问道。

百里素雪摇了摇头。

“那是谁?”

潘若叶心中有些不可置信,在她的意识里,似乎也只有那两个人才有可能将他们带出长陵。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团柔和的水雾飘了过来,悄然的将他们包裹住。

潘若叶瞬间反应了过来,转头看着百里素雪,“你早知道夜策冷会来救你?”

“她留在长陵不走,不等着救我还能救谁?”百里素雪的真元已经燃尽,但是他还是很自然自信的道。

剑王朝第七卷心伐第七十二章来援

作者:无罪 回目录下一页“也不知道长陵现在怎么样了。”

在阴山之外的千重尘山里,澹台观剑看着长陵的方向,忍不住说道。

“要是再没有什么人来,长陵再怎么样,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黑袍少年千墓回了他一句。

时间的流逝在这夜枭以生命为代价布下的法阵里都有种扭曲之感,光线在千座尘山的元气干扰下时而阴暗时而光明,分不清昼夜。

他们的周围有很多巨大的腾蛇和其它异兽的尸体。&nb小说sp;腾蛇是真正的蛟龙,即便不如百里素雪的幽龙强大,然而即便是被剑气割裂的某一部分残肢,都是如肉山般砸落在地,给人分外不真实之感。

不只是疲惫。

东胡老僧和千墓已经无法再战斗。

此时状况最佳的应该是澹台观剑,但是感受着自己气海里稀薄的真元,听着千墓的话而苦笑着的澹台观剑,心里却连再应付一名七境宗师的信心都没有。

他平时并不是多话的人,但正是因为没有信心,所以才会忍不住说一些废话。

丁宁很了解这种情绪。

在他经历的许多场大战里,有些军队的将领虽然并不畏惧死亡,但是当战局极为不利,感觉死亡就要来临时,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会想到很多平时不会去想的事情,都会说一些废话。

甚至有些人会想到幼年时的一些事情,甚至会在精神恍惚间出现一些幻觉。

“胶东郡几百年积累的基业,就被她这样轻松的砸在了这里。”

这千座尘山里,云雾都被扭曲成很古怪的形状,一些妖兽的血水被元气力量承托在空中,偶尔大滴的坠落下来,绽放成血花。

长孙浅雪是个很喜欢洁净的人,这种环境便更让她觉得不适。

她斜靠在丁宁的身上,脸色异样的苍白,没有再设法调息补充元气。连番的大战下,她身体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就像贫瘠到了极点的土地,再也难以生出粮食。

“只要杀死了我们这些人,整个天下都恐怕是她的,只是若是我们这些人都不死,那她这番就亏得大了。”她看着丁宁,说道。

她也比平时话多。

只是她的心情很平静。

同生共死这种代表着坚贞,却是世上绝大多数人都很难做到的事情,她却很轻易的做到了。

光影错乱的天空里再次响起腾蛇和一些异兽的啸吟声。

又一波的攻击即将来临。

那名远处的胶东郡御使者很明显是出于她的授意,已经完全不在意这些腾蛇能够剩余多少,他很精心的将这些腾蛇和异兽分成很多批次,既不让他们一次性用强大的剑招杀死很多,又不让他们有休憩的机会。

那名胶东郡御使者所在的远处山林间已经有数次强烈的天地元气波动,很显然是有七境之间的战斗,有来援的宗师想要先行杀死这名御使着很多腾蛇的胶东郡强者,然而显然都没有成功。

“你还记得苏夜庙么?”

就在这时,丁宁看着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