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秦问天决然说道,青魅仙子道:“好。”

“两位,我们去对付陈家老祖。”青魅仙子开口道,顿时三尊天象强者爆发星象,朝着陈家老者漫步而去。

“嗯?”看到这一幕,陈家老祖冷笑一声,天象境,高一层次,实力强大很多,就算三人联手,他也绝不会弱于下风。

“你不要参与我的战斗,拿回圣皇令。”陈家老祖对着陈家家主传音道。

“好。”陈家家主点头,他的目光凝视虚空中的大鹏,这一次,没有青魅仙子帮忙,他还有什么手段。

青魅仙子三尊天象瞬间降临陈家老祖身前,恐怕大战一触即发,同时且战且退,似乎有意拉开距离,很快便直冲虚空之上大战去了,笼罩于璀璨的星光之中。

这片虚空,秦问天所化的大鹏悬浮于空,他下面,有四尊天象人物,还有不少丹王殿的强者在,不过他们并不需要插手,这种级别的战斗,他们也无法插手进去。

“嗡。”大鹏仰头,冲天而起,君御等人冷哼一声,身体冲天,如同一道道闪电般。

然而就在此刻,他们却见大鹏的庞大身躯燃烧了起来,浑身仿佛皆都沐浴在一股无尽的白色净火之中。

“嗡!”

一股恐怖力量在疯狂燃烧,那是秦问天化身大鹏之时所借来的力量,竟然,全部燃烧了起来,仿佛,是在献祭。

一柄剑,从秦问天的身体中冲出,那是武命天罡。

这一刹那,这片天地,仿佛有一股奇妙伟力,天地在动,刮起了一阵可怕的剑风。

每一缕空气,仿佛都化作剑意,空中风起云动,仿佛亿万之剑,在涌动。

人群抬头,看向虚空,他们看不到云空,仿佛看到亿万的剑,那股剑威的中心,是大鹏的身体,燃烧的身体。

陈家家主以及君御等人的神色也变得格外的精彩了起来,露出震惊之色,尤其是君御,他看到大鹏身躯惊呼道:“这是以身为祭,燃烧身体力量,不惜耗损生命为祭,借天之力。”

君御抬手,仿佛有一扇扇古门朝着大鹏轰去,要将那股力量封住。

然而亿万剑威流动着,竟穿透而过,大鹏的身体停了下来,他的身体潜能仿佛都燃尽来,秦问天的身影,若隐若现。

大鹏献祭,秦问天现。

“天命榜首,再现。”人群抬头,看着秦问天的身影,心中惊叹,谁说妖神祭,不可逆,他将妖神之力,都燃烧了。

秦问天的虚影越凝越实,他低头,看向下空,眼眸璀璨,手指往下空一按,冰冷开口:“灭仙剑,可灭仙,你们,想死吗!”

秦问天这一指按下,仿佛诸天剑气汇聚,天穹之上,仿佛出现剑之星象,下方的一切,仿佛皆被这股剑意笼罩。

仿佛只要秦问天一念之间,便能摧毁一切。

陈家家主以及君御等天象强者,身形都停滞于空,目光僵硬,盯着虚空秦问天。

远处诸人,皆都惊骇,化身大鹏的秦问天,逆化为人,一指落,剑灭仙,天象不敢动。

“如此力量,你如何驾驭得了,你若再坚持,恐怕必死无疑。”丹王殿君御神色冷漠,盯着秦问天:“此剑术,你既便借妖神之力燃烧,也驾驭不了。”

君御也是见多识广之人,他行走于外界辽阔地域,见过强者无尽,天象巅峰的战斗,他都亲眼目睹过。

秦问天此术,威力之强简直骇人,仿佛借了天威,他必是损耗自身为代价,引动此术,稍有不慎,恐怕就是死。

事实上君御也并未料错,灭仙剑术,的确非秦问天所能驾驭,此术,只是灭仙剑第一剑式,因此使用不难,但却依旧不是他能够驾驭的,他必须凝神聚力,只要出现丝毫差错,灭仙剑且不说灭仙,他恐怕先得自身陨落其中。

“杀你,绝无问题。”

秦问天的身影往下空漫步,刹那间,诸天剑威,仿佛随他而动,往下一步,秦问天手指依旧按在虚空,仿佛他的那一指,便承载了灭仙剑威,他将所有的心神,都凝于那一指之中。

此刻秦问天望向君御,使得君御面色难看,他竟被一小小的天罡人物威胁。

“杀我,你敢吗?”君御冷漠说道。

秦问天脚步再往下空一踏,此刻,他那背负的大鹏虚影仿佛都燃尽了,体内元府之力在疯狂被抽空,身上的血脉力量,也在往外渗去。

他的手指,再度往下一按,滔天剑威吞吐,仿佛有一柄诛仙之剑,落在了君御面前,那虚幻剑影,直指君御。

“你若敢动,或多说一句话,杀。”

秦问天一字落下,杀意爆发,使得君御嘴唇蠕动,盯着秦问天,杀意凌厉无比,却不敢开口。

若秦问天真能驾驭此剑,一剑落下,斩尽一切,真能诛他。

君御,何等身份,这大夏之人,谁敢对他不敬,陈家老祖、天机老人,在他面前,他都不在乎。

然而此刻,秦问天,让他闭嘴,不准再动分毫。

但秦问天,却未出手诛杀谁。

他似乎在等,他不惜耗损自身力量去驾驭这无上剑威,也要等。

远处,似有一股可怕力量弥漫而出,丹王殿和陈家之人目光转过,便看到那片虚空仿佛有星辰天象在移动,只见七尊铠甲身躯,急速飞来,透着恐怖气息。

“这是傀儡?”诸人凝视那七尊身影,眨眼之间,便来到此地。

七尊傀儡,以七杀方位而立,正中那一尊傀儡,主杀。

此刻,其上空,有璀璨星光,仿佛要引动天象,那是一片冰雪天象。

“嘭!”

一股恐怖大冻结之力量绽放,以七尊铠甲战士为中心,周围的天地全部冰封,仿佛出现了一尊巨大的冰体,凛冽的寒意,让远处的人都感到了彻骨的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