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之上的身影缓缓开口,语气竟是无比轻狂,他竟想要,创造第三十七股霸主级势力,野心极大。

白鹿书院之人见大鹏只是平静的看着一切发生,他们心中顿时明白,青魅仙子之前送来大夏九大绝学,如今,终于要开始行动了,白鹿书院,将从大夏皇朝历史的长河中消失,这一势力,从未掀起过太大的波澜,便要随风而逝。

“挑选三位最强者,上来,随我走一趟。”帝天再度开口,语气依旧张狂霸道,只见白鹿书院的族长点了点头,很快,选出了三位老者,踏上了大鹏的背上。

“其余诸人,前往妖山城,青魅仙子所在的仙池宫,记住,化整为零前去,到那里等我,那股全新的势力,将在仙池宫整合而成。”帝天再度留下一道声音,顿时大鹏羽翼闪动,刹那间腾空而去,瞬息冲入云端消失不见。

诸人皆都震撼的看着这一幕,白鹿怡的美眸之中,竟流露出一抹深深的伤感之意,以往种种的记忆,似又回想在脑海之中,然而,他化身大鹏,似乎心性也在了变化,还能回到过去吗!

大夏皇朝,大鹏鸟飞翔于云空之上,几日之间,横跨了不知多少地域。

云中大鹏,欲天空称王,他之速度何等可怕,即便是九天应龙都无法与大鹏比拼速度,在见到了白鹿书院之人后,帝天,又跨入了宗家驻扎之地,将宗义等三位强者带上了大鹏。

帝天,自然便是秦问天,只是大鹏和秦问天不能同时出现,因此他以从帝风身上得到的秘法改变容颜,之所以取名帝天,因为苍王姓氏为帝,象征着帝苍传承者,天之一字,取秦问天中尾字,又有帝临九天之气概,欲大夏称王。

至于如今的帝天,他和昔日的秦问天,完全一样,不是身外化身,而是真正的真身。

这便是大涅仙法的强横之术,以大鹏涅槃,幻化出真我之身,真正的本尊,无论是星魂、境界、血脉,甚至性格心性,完完全全的就是本尊,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区别。

涅槃而出的帝天,便是身化大鹏之前的秦问天,但他的修为,已经提升到了天罡境第二重。

修行大涅仙法之后,秦问天也深知此功法的可怕,塑造出真我真身、非身外化身之术,这是何等的逆天,难怪青儿告诉他不能暴露。

此刻他在想,青儿,她到底付出了什么,才得到如此逆天的仙法?

可惜大涅仙法之涅槃只能涅一次,否则再想要幻化,便是真正的涅亡了。

站在大鹏身上,秦问天俯瞰下空,见前方有座高耸入云的古山,他看了一眼掌中的地图,顿时心念微动,大鹏从天穹往下而去,帝天和大鹏,皆为真身,虽可朝着不同方向修行发展,但心念相通,即是两人,又是一人。

狂风啸,刹那间大鹏降临古山之下,秦问天抬头看向前方,开口道:“你们在此等待,大鹏随我上去。”

秦问天开口说道,顿时和大鹏朝着古山上走去,没有御空飞行,一步步走向古山之上。

山路崎岖,然而对于武命修士而言,却没有任何困难,秦问天虽是漫步往上,但速度依旧不慢,一人一妖,没多久便来到了古山之巅,在那里,有着一间简陋的房舍,房舍外,一位穿着褴褛衣衫的老者安静的坐在地上,面朝下空。

秦问天和大鹏站在老人身旁,没有说话,老人也安静的坐在那,依旧闭着眼睛,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般。

良久,只见老人嘴唇微动,开口道:“既来,为何不语。”

“我名帝天。”秦问天取出苍王令,缓缓开口,老人顿时又沉默,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眸,深深的看着秦问天以及大鹏,又凝视苍王令,随即他站起身来,步入了房间之中,没多久又走了出来,背上却似乎多了一个包裹。

“听闻刑罚一脉,在千年来历经大变,只剩一人,却依旧于此等待,帝天钦佩之,故而步行上古山。”秦问天缓缓开口,步行上山,乃是尊重。

“虽一人,也为一脉,代代相传,直到,雷罚之杖,我执掌于手中,如今,愿追随帝氏少主。”老者对着秦问天微微欠身,顿时秦问天轻轻的点头,转过,踏上了大鹏之背,道:“走吧。”

老者依旧穿着粗布麻衣,漫步到大鹏之上,大鹏展翅而起,朝着下空飞行,刹那间,降临古山之下。

白鹿书院以及宗家诸人目光看到了老者,他们相互间并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此刻不由得认真打量了起来,见到老者身后背着的包袱乃是长形,听闻过长辈们提及过历代相传的苍王宫之事的他们神色都微微变了变。

宗义更是开口道:“可是刑罚一脉?”

老人扫了宗义一眼,浑浊的眼眸中似有一道锋锐之色一闪而逝,只见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剑门一脉,看来传承依旧。”

“走吧。”秦问天声音依旧显得平静,诸人踏上大鹏之背,随即再度腾空而起,背上的诸人虽表现得平静,但心中却颇为心惊,秦问天将权力交付帝天之后,看来帝天准备代秦问天执掌苍王宫,要在最短的时间,将曾经的苍王宫各大隐脉整合一起。

大鹏再度翱翔云空,秦问天之前已让青魅仙子调查清楚了各大隐脉的情形,否则他也不会知道刑罚一脉遭遇大变。

如今的他,只需手持苍王令,前去接掌便行。

幽州城,地处大夏偏僻一角,此地地势复杂、环境恶劣,环绕着幽州城,有着诸多险地,因此幽州城内外之人,武风彪悍,艰难的环境之下,他们更容易成长。

在幽州城外北境之地,有着一片冰天雪地,这片冰天雪地辽阔无比,称为北极冰域,里面有诸多险境,然而,喜好修行冰雪力量之人,却将此处视为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