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诸妖齐齐看着眼前一幕,皆都震撼无比。

“我愿,臣服。”感受到那股越来越强的王者威压,赤翼地龙吐出一道声音,这声音落下,它的威压泄去,仿佛不再有王者气概,彻底的没了脾气。

诸妖内心砰然悸动着,看着虚空之上,流露出君主王道之意的大鹏依旧悬浮于那,那双锋锐的眼眸扫荡而过,无妖敢直视其锋。

至于那些大鹏领地的妖兽,心头都极为激动,妖血滚滚而动,这是他们的王,真正的王,对方领域的王前来,还未战斗,便已臣服于他们王的座下,何等气概。

“你既为一方领域妖王,踏入我之领地,未杀一妖,我封你为座下妖将,位居九大统领之上,我不在,你替我统辖诸妖,然而,你也必须遵守我之规则,从此,两域妖兽一统,不得残杀,需严格划分规则,你,可愿接受。”

大鹏声音冷漠,赤翼地龙颔首,道:“妖将遵王命。”

“我志不在此,此地妖域,早晚会交还于你们,现在,去吧。”大鹏声音威严而冷漠,令诸妖捉摸不透,但它们却隐隐认为,恐怕大鹏妖王,有更高的志向。

他的目标,是那片云空,天空君主。

赤翼地龙被封妖将,离开此地,去整顿它之领域诸妖,大鹏身影回到古峰之巅,站在那,仰望天穹,仿佛他永恒如此。

下方诸妖看着这一幕,永远不知它们王的孤寂。

他本为人,来到了妖之世界,为王。

时间流逝,秋叶将森林染成了红黄两色,森林山脉之中,不断有落叶飘零,显得孤单寂寥,妖兽山脉地域,两大地域如今共主,妖王大鹏。

然而它们的王,依旧终日矗立闪电,孤寂的身影好似永恒般,每当夜幕降龞之时,便能发现,天穹之上,星光洒落而下,落在大鹏妖王的身上,那些星光,竟是格外的明亮,黑夜中,将那孤寂的身影,烙印得更加的清晰。

青魅仙子没有再出现过,青儿也不知去了哪里,秦问天他如今能想的,便唯有让自己变得更强。

外界,对于秦问天的销声匿迹,更多的人认为他已然陨落,丹王殿也从未出面谈过此事,但他的那些朋友实力渐渐变得强大,坚信秦问天未死。

幽州城玄阴殿,古朴的城楼之上,一道黑袍身影之下,笼罩着一具娇媚的身躯,那玲珑的身段,被紧身的黑袍勾勒得极为完美,白晴正从一处密地历练归来,却得知,秦问天可能陨落于丹王殿的消息,听到此消息,她没有留下一滴眼泪,只是站在此地眺望远方,七天七夜,未曾移动一小步。

“晴丫头。”在白晴的身后,白秋雪目光微红,喊了一声,但白晴却恍若未闻,依旧凝视着远方。

风拂过,撩动着两位女子的衣衫。

天穹之上,有一股冰冷的风刮起,白晴的嘴唇动了动,终于,有一滴泪,顺着眼角滑落而下,唯有一滴。

“问天哥哥,你若陨,即便魔霸天下,又为何?”

白晴内心悲痛,她如此修行,不惜伤残己身,为何?

“你若陨,葬了整座丹王殿,又有何用。”白晴喃喃低语,随即,她的目光抬起,望向天穹,那双眼眸,不再美丽,而是无比漆黑、寒冷,好似来自九幽之眸。

恐怖的寒魔力量弥漫于周身,白秋雪只感觉浑身冰冷刺骨,打了个寒颤,她的身体急速往后退,竟无法站在白晴的身边。

那股魔威,缭绕于白晴的周身,仿佛蜕变出了更加可怕的魔意,她的身影一颤,冲天而起,朝着远方而去。

“晴儿。”白秋雪喊了一声,却听身后有一道声音传来:“随她去吧,她此生修魔,如此,魔念更深,是福是祸,看她造化。”

…………

妖山城外,苍茫森林山脉,迷雾之地,这一天,终于有一行身影漫步而出。

昔日踏入其中的老者以及青儿等人,尽皆从中走了出来。

迷雾之地,风平浪静,然而根本无人想到,在距离此地无尽疆域之遥的一片强者如云之地域,掀起了多大的风浪。

大涅仙法,被人所盗,引发了一恐怖级势力的滔天火焰,不知道陨落了多少强者,一个个如同大夏皇朝霸主级宗门世家般的大小势力,在这股风暴中眨眼间便灰飞烟灭。

没有人知道,这股风暴的始作俑者,却只是为了这无尽之遥的大夏皇朝之中的某人。

青儿脚步往前漫步,在她身后,那老者停下了步伐,喊道:“公主。”

青儿脚步微顿,停了下来。

“不要忘记公主答应之事,老奴这便率领族人离去了。”那老者微微欠身,青儿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继续抬起脚步,往前而行。

不多时,青儿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而在老者身旁,一位白衣女子恭敬的站在那,似乎在等候着命令。

“你所查探的,皆都属实吗?”老者淡淡问道。

“属实,公主既要此法,必是秦问天逃离丹王殿,只是不知被何人所救。”女子淡淡说道,使得老者眉头一挑,似有一抹锋芒:“姓秦吗……那名为秦远峰的男人,应该,不会有关系吧!”

妖山城外的迷雾之地消失了,仿佛在一夜之间,没有了踪迹,让路过的妖兽颇为奇怪。

然而这似乎只是极小的一件事情,大夏皇城,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这偏僻地域发生的这件小事,掀起过多大的风浪,同样的,也将改变大夏的历史。

妖域,山巅,大鹏依旧傲天而立,孤峰独影,这是属于王的寂寥。

然而在今日,一道身影从远处闪烁而来,有妖兽嘶吼,想要拦截,然而那身影擅长空间力量,能进行空间挪移,但即便如此,依旧被一尊尊妖兽截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