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青魅仙子对着秦问天和青儿开口说了声,随即转身而去!

青魅仙子带着秦问天以及青儿来到了一片园林之,秦问天如今化身大鹏,身体太过庞大了,根本踏入不了任何的大殿房屋。

“这应该是妖神祭吧。”走在前方的青魅仙子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目光凝视大鹏身影。

大鹏微微点头:“我在古皇朝朱雀阵中所得神通,大夏古皇朝之秘法,妖神祭,此术,能借八方妖神之力,化身古妖,力量暴增,如今我的躯体、血脉、力量,都堪称完美,唯独,不可逆。”

“我曾经听说过这秘术,的确太过霸道了,没想到你会独闯丹王殿,身化古妖。”青魅仙子叹息一声:“大夏古皇朝,昔日的实力堪比整个九州霸主级势力加起来,甚至更强,因为巅峰的存在,就足以傲视群雄,他们既说此术不可逆,便不可逆,我实力有限,也没有办法。”

青儿听到青魅仙子的话眉头微微皱了下,秦问天倒是神色不动,只是平静的道:“为无上古妖,又有何妨。”

青魅仙子仰头看向虚空,似陷入了回忆之中,喃喃低语:“你和帝苍当年,真的很想,曾经的他,一样没有强大的依仗,却又生性桀骜,不喜他人管束,天高我自翱翔,谁都不能管,因此,被人所嫉,也得罪了很多人,虽然他后来知道自身势单力孤,独创苍王宫,想要和其它势力争锋,可惜,一代天骄,最终还是免不了身死。”

“虽你和帝苍又有不同经历,但却都是如此桀骜出众,我不想,你再重蹈他之覆辙。”青魅仙子缓缓开口,帝苍的陨落,是她的痛。

秦问天默然,他早已知道青魅仙子和帝苍必也是极为相爱,否则,三千年,多少恩怨情仇都将灰飞烟灭,她却依旧难忘帝苍。

“我虽实力非凡,但也清楚,到了我这境界,想要继续提升,已经不是靠吸纳外界力量能够破境的了,天象之境,一步一阶,我已到瓶颈,难以前行,只能寄希望于后人,而你,是帝苍选择的传承之人。”

“既然,他选择了你,我也不希望,你永远化妖,毕竟我希望未来的大夏,苍王宫能重新傲立,或许这是我的私心吧。”青魅仙子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转过身,直接迈步而去。

青儿神色闪烁,看了秦问天一眼,低声道:“我去看看。”

说着,她便也漫步而出,跟随着青魅仙子而去。

秦问天抬头,目光看向虚空之中,巨大的瞳孔之中,流露出迷茫之意,但唯独了复仇的执念,却依旧如同火焰般燃烧着。

“嗡!”狂风大作,他之身影冲天而起,大鹏展翅,刹那间便消失无影,踏入云空。

青魅仙子和青儿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望着冲向天穹的大鹏,心中也唯有叹息。

“此子天赋之强,执念之可怕,皆都超过当年的帝苍,他为人,当做人杰,为妖,亦为妖中君王。”青魅仙子低声叹道:“可惜,我青魅活了几年前,想要帮他,却发现,竟无能为力。”

“我试试。”

青儿淡淡的开口,使得青魅仙子目光一闪,目光望向青儿,眼中闪过一缕锋芒:“你要去找他们?”

青儿没有看青魅仙子,也没有说话。

“你知道为何我没能走开的原因,便是因为此事,如今你去主动找他们,他们,又岂会答应。”

“会的。”

青儿的话很少,依旧只是简单的两个字,似惜字如金,从她嘴中说出的话,似乎,就一定可以做到。

“不行,我不同意。”青魅仙子断然拒绝:“就算他们有办法,也必将从我身边将你带走,我决不允许。”

“不会的。”青儿轻轻的摇头,目光望向虚空之上,在那里,似有一尊大鹏在云中呼啸。

“我还要看着他,君临大夏。”青儿冷冷的声音中,却似乎透着一股执着之意,青魅仙子看着她这弟子,内心有着剧烈波动。

她太了解青儿了,她很少说话,对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的珍惜。

妖山城外的荒芜森林山脉地域辽阔无边,危机四伏,强大的妖兽随时可能从中出没,即便是妖山城内,也是强者与妖兽共居的城池。

妖兽,踏入天罡之境后,便能化行为人,有妖愿意行走于人世间,却依旧有妖依旧喜好妖的世界。

秦问天,他是使用了妖神祭,以身祭妖神,化身完美古妖之躯,不可逆,不可化形为人,此刻,他也在妖的世界,苍茫森林之中。

巨石之上,大鹏矗立于那,目光锐利,盯着前方围剿而来的一群强大妖兽。

“滚!”

大鹏目光盯着那为首的一尊大地魔熊,在大鹏的眼眸中,透着一股无上的威严,如同君王般俯瞰众生。

这尊大地魔熊乃是一尊熊王,方圆几千里地的霸主级妖兽,见到一尊大鹏鸟出现在自己的领地,那漆黑的瞳孔中透着狂虐的冷意,似有嗜血的气息。

只是,此大鹏体型庞大,目光锐利,像是古妖云鹏,能御九天之天空妖王,令得它不敢妄动。

但见大鹏那轻蔑的眼神依旧居高临下的话音,魔熊发出了一道吼声,刹那间,大地震荡,周围的妖兽咆哮着朝着大鹏冲出。

“嗡!”狂风大作,恐怖的妖气肆虐而生,大鹏羽翼一张,狂暴煽出,刹那间,周围妖兽身体全部被拍打飞了出去,那魔熊瞳孔收缩,感受到大鹏之威,身体猛然间往后退去,却见大鹏身影一闪,刹那消失。

鹏闪之术,如今以真正的大鹏鸟使用而出,何等恐怖,刹那间,利爪直接抓裂了魔熊背上的血肉,插入其身体值中,将那庞大无比的身躯直接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