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话音落下,持戟青年身形落地,干净利落,方天画戟托在地面之上,他的神色,没有半点波澜。

这一战,是最快结束之战,使得不少人多看了他几眼,心中暗惊,此人天罡一重境,一击便能让韩青吐血,必是非凡人物,他们竟不认得。

大夏皇朝九州之地,没有听说过哪里出现过手持方天画戟的青年天才人物。

除非,此人并非九州之人,之前,也未曾到九州城中走动,才没有引人注意,这样的奇人,也是有一些的,如今,他为丹王殿招婿而来,是要一战成名吗?

不多时,第一战结束,广场之上,余下二十四人。

“此二十四人,竟大多皆为霸主级势力的天才人物。”

丹王殿阶梯之外的身影,凝视这些人,莫倾城未来的夫婿,便将从这些人中择出吗?

最终,会是何人?

“继续,找到各自的对手,击败之。”洛河声音平静,仿佛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她的话音落下的刹那,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其他人都动了,他们要寻找最容易击败的对手,这样,便能够继续往下走。

持戟青年虽击败了韩青,但他毕竟修为是天罡一重,比起这上面的一些人物,相对而言,许多人都认为还是比较好对付的,因此,同时有三人闪向他,不过却被距离持戟青年最近的一人捷足先登。

他没有给另外两人任何的机会,直接便想持戟青年出手了。

当他出手的刹那,便意味着他已经挑选好了对手,其他人没有插足的余地。

但在他动的刹那,持戟青年的身体也动了,就像是一道闪电般,快、持戟青年的速度,绝不比韩青的风影要慢,就像是一闪,他的方天画戟便暴击而出,这一击没有任何的虚招,乃是最直接、最霸道的一戟。

甚至,它都不能称之为神通,只是一戟。

就是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戟,轰出的刹那,却让人感觉整片空间,都只剩下这一戟。

击向持戟青年的人也是天罡二重境之人,当他聚力反击之时,猛兽咆哮,宛若一头恐怖无比的蛟龙,朝着前方辗压,威势恐怖,他的身体,都宛若蛟龙之躯,巨大无比的掌印拍向方天画戟。

“嗷……”一声痛苦的嚎叫声传出,他的手掌直接被震碎来,鲜血淋漓。方天画戟穿透了那庞大的手掌,直接落在了他的眉心前。

与上一战对付韩青一样。依旧只是一招,便结束的战斗。仍然是最快的一人。

虽然这持戟青年修为比较弱,在场的剩余之人大多都是天罡境三重的强者,但连续两场的强势,依旧使得他吸引了足够多的眼球。

不过,接下来的胜者,将都会是天罡境三重的存在,恐怕,持戟青年,将止步于此了。

果然。这场对决结束之后,剩下的十二人,除了持戟青年外,另外十一人,毫无例外,全部都是天罡三重境界的存在。

而且,任何一人,都是颇负盛名的人物,持戟青年站在上面。似乎略显不协调。

陈烈、王一飞、华晟、石狂、萧禹……等等,哪一个不是成名人物。

洛河看向剩下十二人,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这些人中。有不少非凡之人,然而,若说配莫倾城。洛河对任何一人,都不满意。毕竟,这些人并非那些霸主级势力最出众的那位。

但如今。她要的,已经不是真正为莫倾城择一良婿了。

目光微抬,洛河看向了远处那矗立的妖剑。

他,还未出现。

她倒要看看,他携妖剑入望州,又能忍耐到何时。

“继续。”

洛河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情感,冷漠的开口,她甚至没有制定任何的规则,而是,让战斗,继续下去。

最后能留下的,将会是三个人,至于选择谁,她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定数,已经无关紧要,因为这本身就不是她最重要的目的。

“这洛河,竟然只是制定如此简单的规则,让他们一路淘汰下去。”诸人有些心惊,不过这样的战斗,也可能出现比较残酷的情况,强者,被更强的人淘汰掉。

这一次,那些人的动作反而慢了下来,扫向其他人,随即,有人纷纷漫步,走向自己对手。

“萧禹选择了持戟青年,看来,战斗结局,已经注定了,萧禹是何等人物,在摘星府天罡境的青年一代,重要性可以排入三甲,摘星掌修炼得威力无比强大。”

持戟青年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他永远都是如此。

“嘭!”萧禹踏步而出,手掌摘星,恐怖摘星掌印湮灭虚空,有可怕星辰光芒闪耀,仿佛要一击将持戟青年当场抹杀。

持戟青年一戟出,一往无前,仿佛他只会这样的戟法,然而当方天画戟轰在可怕的摘星掌印之上时,竟同时破碎。

萧禹冷哼一声,区区天罡一重之人,如何抗衡他摘星掌印。

袍袖挥动,他的手掌猛然间暴涨,又是一掌轰杀而出,这一次,持戟青年仿佛被星辰光芒笼罩,那像是一囚牢,这一掌,要摘下星辰,摘下他的命。

“嘭!”持戟青年所在之地,可怕的星辰力量爆发,摘星掌印辗灭一切,然而就在此刻,一声呼啸,摘星府之人猛然间站起身来,神色凝固,盯着前方的一幕。

方天画戟,直接插入了萧禹的咽喉。

萧禹以为那一击本该结束战斗,但就在那一刹那,对方竟然直接到了萧禹的身后,一戟杀出,直接倒插萧禹心脏。

持戟青年背对着萧禹,方天画戟的另一端在滴着鲜血,那声音,令人感觉一股可怕的寒意。

持戟青年,杀死了摘星府萧禹,而且,是强势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