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也纷纷看着秦问天,有许多人带着讽刺意外,看到这一幕,秦问天微微摇头,继续往前漫步。

“如此懦夫,也配为我宗家剑子,不如,你将剑子之剑交出。由我执掌?”宗洪口气越发狂妄,不断挑衅,只见他身旁站着几道身影,都冷笑着盯着秦问天。

“你们,在此等我。”

秦问天淡淡说道,随即和宗乾一道呼啸而去,宗洪等人神色一愣,随即盯着秦问天背影冷笑道:“好,我便在此等你。”

诸人纷纷露出饶有兴致的神色。消息传开,宗家青年子弟纷纷汇聚而来,有人是不屑秦问天剑子身份,也有人纯粹是想要看看家主钦点的剑子。有何过人之处。

秦问天和宗乾找到家主宗义,只见宗义看向两人,面含笑容。

“宗叔。”秦问天喊了声。宗义微微点头,道:“这些日听闻你不在宗家。今日怎么有空来此?”

“不瞒宗叔,我需要一些星陨石。只是最近身上略显拮据,需要问宗叔来借了。”秦问天苦笑道,虽说他是苍王传人,然而还未为宗家做过什么事,便讨要星陨石,秦问天有些不适,他并非那种喜好索取之人。

“你需要的话大可与我说便是,何谈借之一字。”宗义手掌挥动,顿时地面之上出现许多星陨石,皆微四重天上星陨石,蕴藏恐怖能量,使得宗乾露出震惊之色。

家主对秦问天,可是真好。

“不够。”秦问天苦笑,他凝聚武命天罡和他人不同,需要的数量非常庞大。

宗义一愣,看着秦问天随即明白了什么,笑道:“好、好。”

说着,他再度挥手,这次,星陨石仿佛堆积在那,比人都高,使得宗乾倒吸一口凉气。

秦问天手掌挥动,将星陨石卷入神纹戒指中,他的目光看向宗义,道:“宗叔,剑脉之争,我会前往。”

宗义轻轻点头,笑道:“你去的话,我便放心了,十年剑脉开采权,也该归我宗家。”

“我先去了。”秦问天告辞一声,宗乾自然随他一起,看着秦问天的目光一阵无言,这家伙,到底那天和家主谈了什么,家主待他,根本不像是对待晚辈的态度。

秦问天身体回到了演武场,站在虚空,目光看向下方宗洪等人,神色陡然间变得锋锐起来,这一刻的秦问天,让人不敢直视,气质豁然间变了。

“谁人不服剑子身份,皆可站出。”秦问天冷道,他的话音落下,有好几人露出冷哼之音,和宗洪站在一块,他们,都是这一代的剑子。

“一起出剑。”秦问天淡漠吐出一道声音,长发如剑般飞扬,语气狂妄无比。

宗洪等人冷哼一声,一股可怕锋锐之气直冲天穹,杀向秦问天。

剑吟,出鞘,寒光笼罩这片天地,一时间,寂静无声。

“好好感受。”秦问天脚步往前一迈,刹那间,他背后背负着的古剑,往上拔出半尺,却未全部出鞘,一声剑吟,下空之人只感觉他们的锋锐之气被封堵住了,割裂于无形之中。

“嗡!”秦问天再度往前一脉,剑,再度拔出半尺。

剑,再度轻吟,寒光如血,一声惊呼声传出,只见下空宗洪等人,只感觉脸上一凉,鲜血从脸颊绽放。

一时间,他们皆都露出惊骇之色,看着虚空迈步而下的秦问天,锋锐寒冷至极的剑意,笼罩了天地,好似剑中之王。

“你们,也配修剑。”

秦问天话音落下,脚步再度一迈,天地轻吟,剑有厉啸,嗤嗤的声响传出,宗洪等人,直接坐倒在的地上,衣衫撕裂,脖子上,有鲜血渗透而出,好似表皮破裂,只要剑再深入一丝,他们便死。

演武场中,寂静无声,所有人皆都望向那虚空迈步之人,神色惊骇欲绝。

“哼!”一声冷哼,直颤入众人心头,秦问天一挥衣袖,随即漫步而去,刹那间,那股滔天剑威,无影无踪!

(未完待续……)

();

热门推荐:、、、、、、、

宗乾也被如此一幕给惊呆来,他呆立在那,还没反应过来发了什么,便见秦问天已然离去。

“好强!”

宗乾深深的震撼着,不仅是他,此地演武场宗家诸青年人物,皆都震撼无以复加。

太强了,从始至终,秦问天之剑,甚至没有出鞘,只是从虚空迈步,几步踏出,宗洪等人,衣衫撕裂,鲜血绽放,仿佛木讷的站在那,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只要秦问天一个念头,就能诛杀他们,只要秦问天再往下走一步,剑再往上拔一尺之距,他们就死。

此战,根本不在同一层次。

秦问天的剑,太可怕,他真的,只是三月悟剑?

宗乾终于明白,为何宗主对秦问天如此重视,直接钦点他为剑子了。

“呼……”

深吸口气,宗乾目光望向宗洪,淡漠说道:“如今,你该明白,为何秦兄一直不肯应战了吧,不是怯战,只是,不在同一层次。”

话音落下,宗乾脚步踏出,离开这边。

此时他也在苦笑,想到当时李念对秦问天挑衅之时,他挡在前方的一幕,不由得感觉好笑。

他甚至在想,如若当时李然降临之时,秦问天和李家天罡境的剑子一战,结果会如何?

秦问天,他应该领悟了剑道意志第二境了吧,否则,断然不可能有刚才之剑威,只是,秦问天的境界,似乎还在元府层次。

“星陨石。”豁然间,宗乾想起了刚才秦问天去见家主讨要星陨石,说出不够二字之时家主的眼睛明显亮了,莫非……

想到此,宗乾心头砰然悸动着,看来,是要凝聚武命天罡啊!

宗家,对于秦问天之议论声不减反增,诸人都在谈论那一战,甚至不能称之为战,纯粹是秦问天教训了一番宗洪等人,告诉他们何谓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