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便是乱天魔功吗?”秦问天生出一种错觉,仿佛他正感受乱天魔功之力量,晴儿丫头,便是修行了此等霸道魔功,她吃了多少苦,经历了多少难?

一种种力量,皆在秦问天的身上体现,最终,在秦问天的眼前,漂浮着九片虚幻场景,每一片场景,好似记载着一套功法神通画卷,威力可怕,烙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终于,一股强大力量将他震退来,秦问天深吸口气,只感觉浑身湿透,云梦怡目光看向他,问道:“你在里面,看到了哪几种绝学?”

“九种。”秦问天回应道。

云梦怡美眸一滞,问道:“你和鉴天神碑拥有联系,自然能够感知到九种绝学,我是问在内空间,你亲眼看到几种?”

“九种。”秦问天依旧回应道:“有问题吗?”

“怪物。”云梦怡愣了下后,终于接受了一个事实,道:“九大绝学,你皆可修行,然而,这只是意味着你之天赋可驾驭之,但不一定适合你,比如说,你没有修行生死之力,就不可能修成生死印,神碑没有排斥你,是因为你若以后修行了生死之力,就可修行之。”

秦问天思忖片刻,随即明白云梦怡的意思,微微点头道:“你们都看看,自己擅长何种绝学,选择适合自己的修行之。”

“我先试试。”凡乐走上前,面向鉴天神碑,他和秦问天一样,被神碑带入虚幻空间。

没有过多久,凡乐睁开眼眸,有一缕缕锋芒,道:“我准备修行大日乾坤心法、斗转星移,比较适合我。”

“恩,你之火焰丝毫不必?王弱,若能修成大日乾坤心法,成就必然比他强。”秦问天点头道。

楚莽上前,以鉴天神碑检验,他适合的力量绝学很多,但他初步选择是:金龙战决、斗转星移、雷神斩。

斗转星移,任何人都会适合修炼,在关键时刻能够致胜,没有人会吝啬花些时间将之修成,只是花的时间多少,还有天赋,决定他们斗转星移有多纯熟。

欧阳狂生,他初步的选择和楚莽相似:雷神斩、斗转星移,他擅长雷电,会更适合雷神斩。

云梦怡,她心中有数。

墓风,他选择了斗转星移、血之咒印,在这些人中,墓风无疑是最适合修行血之咒印的人,他擅长血之意志、毒之意志。

诸人,都有自己的选择,甚至连莫伤老师还有若欢师姐,秦问天也让他们选择有没有适合自己的绝学,虽然莫伤老师天赋有限,然而修行绝学力量,也可以变强几分。

结束之后,秦问天抬头,望向虚空,只见他漫步而出,再次降临天穹之上,来到那庞大朱雀阵灵身前,看着那张面孔。

“炼狱,它回不来了吗?”秦问天心中怅然,他很想念,那为自己而牺牲的伙伴,它本已成就生命之灵,却为召唤阵灵而献祭,如今,似乎它已成为阵灵体的一部分。

“回不来了,它本就因阵灵而生,召唤阵灵之后,大夏皇宫,化作了炼狱大阵,它为了你,守护于此,如今,各大霸主级势力早已非昔日九大公族,陈家这等势力,恐怕请动最强者前来,也不敢轻易踏入炼狱阵中。”

云梦怡开口说道,秦问天眼中流露出一抹伤感之意,化身阵灵,回不来了么。

它将,永远守护这片皇宫大地,同样,也是守护着自己。

此刻,只见那朱雀阵灵仰头,发出一声可怕嘶鸣,炼狱之火焚烧于大阵中的每个角落,它的硕大眼眸之中,流露出深深的情感,即便只是阵灵的一部分,它也能影响阵灵,可见对他秦问天有着多深的感情。

这让秦问天感觉自己更加愧疚,愧对伙伴。

“我们现在,应该是被困在这里了吧?”秦问天对着云梦怡道。

“应该是吧,这次,你彻底激怒了好几大霸主级势力。”云梦怡点头。

“我不激怒他们,他们一样不会让我活,既如此,我要生,他们,便要灭。”秦问天平静说道,随即只见他一步踏出,朝着这片皇宫空间走去。

炼狱之火杀死了不少强大人物,这片空间,留下了许多神纹戒指。

秦问天如今掌控大夏绝学,虽不指望有厉害神通功法,但他需要星陨石,需要修行,这里的所有人,都需要星陨石。

如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等着冲击天罡境。

秦问天如今的心性比起以前越来越果断,知道被困,他什么都不想,首先,便是要修行,希望能早日入天罡。

唯有强大势力,才是根本。

找到了一些神纹戒指,秦问天果然发现这些神纹戒指中有大量星陨石存在,他直接将之分给了诸人一起修行,便在这朱雀阵灵守护的阵法之中,开始了修行。

大夏皇宫之外,依旧有着茫茫人海,他们眺望着这化作炼狱的古皇宫,心中不知是何感觉。

秦问天,他获得了天命榜第一,却成了众矢之的,许多人欲置他于死地,他的朱雀,竟然召唤出了可怕阵灵,毁灭一切。

此刻诸人才明白,第一个踏入阵法的秦问天得到炼狱朱雀之后,朱雀一直吞噬古运是为了什么,恐怕,便是为了成就强大灵体,召唤阵灵吧。

天机老人身体悬浮于空,他没有对秦问天出手,阵灵并未针对他,他轻易便走了出来,此刻望向那被炼狱朱雀大阵包裹的皇宫,天机老人目光中闪烁锋芒,没想到,会是如此。

天碑聚,大夏鉴天神碑重现,如今,镇守皇宫的大阵,竟被唤出,那些还留在了阵中的人,便将改变大夏吗?

“期待,有那么一天。”天机老人心中暗道,随即转身,漫步而去。

没有过多久,许多强者降临此地,自然陈家等和秦问天结怨的势力,他们,直接守护于皇宫四周,将浩瀚无比的大夏皇宫,包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