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可悲,他司穹,从未遭此羞辱过。

没有人再看向他,即便他违背规则,本该受到惩罚,但如今没有人在乎了。

这个战台,从来都是成王败寇。

无论你表现得多么耀眼,但那无数之人最后能够铭记之人,只有一个,排名第一的那一个。

左右望去,司穹看不到多少目光在他身上,即便有,也只是淡淡的怜悯,他这一战,败得太惨、太屈辱。

他甚至想要仰天怒吼一声,再战一场,但他能做的,只有默默的降落在地,看着那身影,向陈王发起了最终的挑战。

陈王抬起头,看向朱雀战台上的身影,看到秦问天对司穹爆发的绝对一击,陈王终于感受到了威胁。

那朱雀战台上的身影?拥有和他对战的能力。

他的三颗星魂,皆都是那般耀眼,即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整个大夏,他没有见到过第二人,有秦问天这样的星魂,从来没有过。

三尊,第五重天上的星魂,秦问天,几乎是颠覆了诸人的认知。

那些虚空走廊上的身影虽然表现得平静,但心中,又何尝不是震惊万分。

从天命榜开始之时,那毫不起眼的青年,如今,几乎已经成为最为耀眼的存在,若论天赋,他已毫无疑问,超越了陈王。

即便他战败,诸人也不得不承认,陈王的天赋,和秦问天有差距,而且,这差距,还不小。

“你认识了一个什么怪物啊。”

白鹿景深吸口气,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秦问天,或许,只能用怪物来形容了。

白鹿怡苦笑连连,她又何尝知道,秦问天能够有这样的表现,他还如此年轻,才二十岁的他,就已经站在了天命榜巅峰的位置上。

谁又何曾想到过呢,白鹿书院也不敢想,更震撼的是,秦问天在神纹上的造诣,也是四阶神纹大师啊,而且还是在他十九岁之前。

欧阳世家诸人,也都被震撼到了,但却见欧阳狂生露出兴奋的神色,这混蛋,还真是令人无语啊,给了诸人这么强的一个惊喜,不过,这还真够刺激的,简直是玩心跳,欧阳婷则已经彻底傻眼了,根本不敢相信她看到的是真的。

和欧阳婷有同样感觉的还有丹王殿的白菲,白菲是一直暗恋斩尘的,对于那丹王殿的天骄人物,她默默暗恋着对方,然而,他死在了秦问天的手中,这曾经被她侮辱,不屑一顾的少年,他的光辉,早已不是斩尘能够比拟的。

看到那三尊星魂以及他向陈王发起挑战,不知为何,白菲甚至恨不起来了,或许是她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她和秦问天,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不属于同一层次,她,只是寒鸦而已?秦问天和莫倾城,才是鸾凤。

这不得让她感叹,世间之事,变化太快,五年不到,天翻地覆,小国的少年少女,已出现在大夏世人的面前,在天命榜中,翻云覆雨,而曾经骄傲的她,在对方面前,却显得那般的暗淡渺小。

舒阮玉也看着虚空中的秦问天,一阵失神,她突然间生出了一缕荒谬的感觉,如若当初秦问天掳走她的时候,两人发生了些什么,会如何?

这念头一闪而逝,舒阮玉暗骂自己,但她却知道,这青年带给她的震撼,恐怕将永远烙印在那里了,因为曾经的她,被这男人虏走过,正因为这段曾经看来不是那么好的记忆,反而让她此刻更能感受到那股冲击力。

陈王的身影,终于踏上了朱雀战台,走到了秦问天的对面。

浩瀚的空间,没有半点的声音。

这一战,将是最终的对决,将决定,天命榜第一,是何人。

谁,能站在巅峰?

他们曾以为,陈王,稳坐第一,但如今,他们开始怀疑,秦问天带给他们的冲击太强,这同境几乎无敌的存在,当他暴露元府九重的实力之后,众望所归的陈王,能够阻挡得了他的步伐吗?

这一战,将揭晓。

陈王没有说任何的话语,身上的火焰瞬间爆发,耀眼的星光闪耀着,他竟有两尊火焰类的星魂,第一尊是火焰、第二尊是岩浆巨人,都充满狂暴的火焰力量,还有一尊星魂,则是一尊迷幻之影,这尊身影,乃是化身星魂,能够让他召唤和自己一样强的化身战斗。

这三尊星魂的搭配,再加上陈王的大日乾坤心法,可以让他的战斗力强大到一个极点,元府境的极点,甚至击败一般初入天罡的人。

陈王之前,一直是攻击最强之人,但如今,站在他对面的人,却有了挑战他的资格,秦问天的力量,同样强大到让人心颤。

“咚、咚!”

两尊陈王所化的岩浆火焰巨人从陈王身上分离而出,三尊身影,气息可怕到令人心颤。

然而也在同时,秦问天遥望天穹,似有一道璀璨的星辰光束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身上,虚空之上,一道庞然大物从天而降。

嘭……

狂风扫荡着天地,黄金古猿降落震得朱雀战台都疯狂的颤抖着,那好似来自天穹的黄金大妖,令人感到心惊胆颤。

嘭、嘭、嘭……

一尊尊恐怖的古妖降临朱雀战台,皆都是秦问天召唤而来,昔日秦问天在试炼之地得到了不少妖灵,从而能够感知到它们在天穹上对应的星辰,因此,秦问天能将它们召唤而来。

而且,如今秦问天的修为是元府九重境,这些召唤而来的妖兽,几乎是到了元府的极致了,就差破开元府了,他之前,可一直都是跨境召唤,但这次因为他已经到了境界的临界点,才无法跨过去。

但召唤而下的妖兽,皆都是元府的极致,每一尊妖兽,都可怕到令人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