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此刻,秦问天站在朱雀战台之上,发出狂言,要在十息之内,击败王苍,这是何等的狂妄自大。

王苍听到秦问天的话似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露出错愕之色。

十息,击败他?

依靠莫倾城认输,秦问天才暂时踏入了前六席,其他人都在疯狂大战争夺名额,他不费吹灰之力入了前六,如今,还敢这般对他说出,若非亲耳听见,王苍简直不敢相信。

王苍的眼眸之中闪过一道妖芒,却见秦问天的身后,狂霸羽翼浮现,缓缓的闪动了起来。

“一息!”

话音落下,秦问天的身形消失不见。

鹏闪,他的身体如同真正的大鹏鸟般,只是一闪,便降临到了王苍身前,朝着前方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落下,钟声响起,一座座金色古钟凭空浮现,发出咚咚的声响,透着一股奇妙之力。

这钟声,直接在王苍的心中敲响,无视一切,直接震颤在他的内心深处,而且,是连绵不绝的钟声,这一刻王苍只感觉一座座的巨大古钟直接轰击着他的心脏,那种感觉,绝非外人能够体会到的。

只是一刹那,王苍背后便湿透来,怒吼一声,星魂疯狂爆发,整个人仿佛化作了幻影,身体化妖,如同血色魔猿,一掌狂暴击出。

“咚!”

钟声不断,使得王苍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仿佛随时可能爆裂,他的面色惨白如纸。

一声狂啸,秦问天的掌印辗压而出,同样是恐怖的猿击掌印,和他的掌印碰撞在了一起,骇人的威力爆发而出,王苍感觉掌心传来的力量渗透入体,继续朝着他体内、他的心脏冲击过去。

左手抬起,一道魔印从王苍的掌中爆发而出,拍向秦问天的面门。

“力量对决么!”

秦问天的力之武道意志和妖之武道意志同时爆发于掌中,双掌碰撞双掌,朱雀战台震颤,恐怖气流席卷虚空。

“嘭……”

一股强大的星辰力量爆发而出,王苍的身影仿佛要消失,又像是斗转星移,人群只见他的身影直接出现在了秦问天的背后。

秦问天看都未看一眼,反手便是恐怖一指。

断天指,一指断天,这一指击出,虚空汇聚成一恐怖妖气黑洞,继续朝着王苍的心脏而去,同时,秦问天的眉心之处好似出现了第三只眼眸,直接扫过虚空,这一刹那,王苍感觉脑袋恍惚了下,有些错乱。

“死。”咆哮一声,王苍斩出璀璨一剑,以恐怖力量,附上倚天剑威,何等可怕,直接斩落而下,然而诸人却露出错愕和不解的神色。

为何,王苍的剑,斩在秦问天的身旁?

这一剑是那么的绚丽,那么的璀璨,然而,这一剑,竟然斩偏了?

断天一指击落而下,秦问天身后的炼狱朱雀嘶吼一声,竟冲向了王苍的朱雀,即便古运似乎没有什么用了,这炼狱朱雀,似乎依旧不想放过对方凝成的朱雀。

强大的力量似要将王苍的心脏都摧毁掉来,秦问天目光望向对方的朱雀,眉心眼眸扫过,随即身影一闪,他的身体冲到了王苍身前,直接扣住了对方的咽喉。

“十息,应该还未到吧。”秦问天平静说道,随即提着王苍的身体,朝着朱雀战台的边缘走去。

无数人抬起头,看着朱雀战台上震撼的一幕,心中已不知是何感想。

今日这些人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多。

秦问天,在十息内将王苍重伤,甚至出手便以最狂暴的力量辗压过去,根本没有让王苍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来。

若是单纯的以力量而言,秦问天,比王苍还要恐怖,但王苍他的手段多,他似乎精通很多大学古绝学,虽然根本发挥不出多少绝学威力,但也足以惊人了。

但可惜的是,无论他有多少手段,都因为刚才那令人不解的一击而毁灭了,那可怕的一剑,竟然,斩偏了?

即便是此刻,诸人都不明白,以王苍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斩偏,以至于直接被秦问天一指击中。

秦问天就那么提着王苍的身体,走到了朱雀战台的边缘。

他站在那,看着茫茫人影,看着虚空走廊上的霸主级势力诸人,他告诉帝氏一脉、告诉白鹿书院,他叫秦问天。

他,不配莫倾城?

既然他在朱雀战台上牵着莫倾城的手,那么今天,他便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你,不配。”秦问天将王苍的身体甩出了朱雀战台,王苍脸色苍白,他知道秦问天所谓的不配是何意。

他不配,苍王传承。

两人之战,是传人之战,王苍,或者说帝风,惨败。

帝氏一脉的人,当然混迹于人群之中,看得清清楚楚,秦问天曾在白鹿书院取出苍王令,天池宫的人也出现在那,他们,怎么会不知道秦问天的存在。

白鹿书院之人,看到这一战的结局也是感慨万千。

江山代有天骄,短短几年,便能乾坤扭转。

无数人凝视朱雀战台上的秦问天,他的炼狱朱雀吞噬掉了王苍的朱雀,悬浮于他的身后,一人一妖,站在朱雀战台之上,昨日,他牵着莫倾城的手,向世人宣告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他秦问天,不配吗?

脚步踏出,秦问天走下了朱雀战台,至此,前六席位,已经决断出来。

天命榜前六席,分别为:陈王、石破天、司穹、斩尘、黑袍人、秦问天。

天机老人让诸人休息了一段时间,随即开口道:“秦政,战王苍。”

这一战,将决定天命榜第七以及第八的位置。

王苍,他不允许自己战败,朱雀战台之上,他疯狂大战秦政,恐怕的战斗令人忍不住惊叹,都很强,他们都擅长诸多手段,威力无穷,战得轰轰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