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还是考虑清楚得好。”司穹目光闪过一道锋锐之意,扫过云梦怡以及莫倾城,眼眸中隐隐有几分威胁之意。

秦问天皱着眉头,淡淡的道:“我?需考虑。”

他的话音落下,司穹眼瞳寒芒闪烁,扫向秦问天,还真是一点面子不给他啊。

“天命榜之争还没结束呢。”司穹声音寒冷。

“我也要考虑。”墓风淡淡说道,后面五人,皆都说考虑,使得酒宴的气氛,一时间变得紧张了起来,隐隐有一股压抑之感。

“不知天高地厚。”一道冷漠之音从中年身后的青年嘴中吐出,只见那是一名青年女子,她的气质寒冷,扫了诸人一眼,带着高傲之意:“以大夏古皇朝绝学与你们交换,已经给你们莫大机缘。”

“你情我愿之事,莫非考虑都不成,这可不是平等交换的态度?”秦政淡淡的说了声,笑着道:“此宴非好宴,看来,我们还是告辞吧。”

“还是,继续天命榜之争吧。”秦问天平静开口,随即他们皆都缓缓站起身来,只见司穹敲打着身前的桌椅,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等等。”

秦问天等人转过身,目光望向司穹,随即只见司穹抬头,看向他们,露出一抹笑容:“天命榜之争若是开始,我不会对你们客气的。”

“不需要。”墓风声音透着几分阴冷之气,随即漫步而出,司穹嘴角的笑容渐渐冰凉,他的嘴唇如同刀锋般锐利:“那么,天命榜见。”

酒宴不欢而散,秦问天等人离开,陈王、石破天等答应下来的人却依旧还在。

“陈家后人、石家之后,尔等皆都不错,回去后问问你们家族,是否让你们加入我们,也许有朝一日,你们能有先祖之风采。”中年看向陈王等人,含笑说道:“天命榜之争暂且搁下,你们,可以先修行大夏绝学。”

陈王等人疯狂闪烁,如若再修行一门大夏绝学,他们的实力将更加强盛,那时天命榜上,足以横扫其他人。

如今,最让陈王等人忌惮的存在,反而是司穹,原来他竟是这里的人。

斩尘和王苍也都留下了,他们也是交换之人,中年笑看着这二人,平静道:“此番天命榜之争,你们四人,再加上司穹五人,便争夺前五之席吧。”

说罢,中年站起身来,道:“跟我来。”

陈王等人皆都随他而去,至于秦问天他们,则回到了已经不似当初阵法的朱雀残阵之中,端坐在各自方位。

“陈王、石破天他们没有回来,发生了什么?”诸人内心疑惑,天机老人他们似隐隐明白一些事情,然而,即便是他们,也不好干涉此事。

“此次天命榜,注定将是大夏命数变化之始了。”

天机老人看到这样的情形,心中暗叹,大夏星运,大势所趋,根本无法改变,一如当年大夏覆灭之时一样,大夏古皇朝无力回天。

只是天机老人无法揣度,妖星生、星运变,最终,会导致怎样的大夏格局,诸势力的命运又会如何?

此次天命榜之争,会有几人将主导大夏命数?成为未来举足轻重的人物。

没有人知道,即便他天机老人,他能窥星运,但却并非先知,如今,所谓妖星,最符合条件之人,竟是那端坐在那的妖异青年,曾经默默无名之人,在此次天命榜之争,方崭露头角。

时间缓缓过去,陈王等五人依旧未曾出现,使得诸人疑惑之意越来越浓,然而天机老人他们皆都淡然无比,显得很平静,这让诸人只好耐心等待。

秦问天他们同样平静,都盘膝而坐,认真修行着,他们没有办法改变他人的想法,只能遵循本心,便不悔此生。

陈王等人还未归来,很可能是在修行大夏绝学,这让秦问天等人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

陈王、石破天、司穹、斩尘、王苍五人,本就是实力比较强大的五人,如今又得绝学,恐怕将更加可怕。

又过了一些天,终于远处有风声呼啸,中年身影再度出现,在他身后,陈王他们含笑漫步,站在虚空石台之上,目光扫视诸人,!中透着不可一世的狂傲之气。

司穹目光转过,望向天机老人方向,开口说道:“大夏天命,今夕一战决断,既是天命之争,此地诸人,志在凌云,何惧生死,一战,定天命。”

“你意,今夕决战,生死由命?”天机老人看向司穹,平静问道。

“正是如此,败者,不配天命。”司穹目光扫视秦问天等五人,目光锋锐无比。

“大夏天命,定在今夕,当如此。”陈王凝望虚空,身上有不可一世之气,他的目光扫向秦问天等人,傲气凌云:“弱者,不配天命。”

“你们,意如何?”天机老人望向其他人。

以往之时,天命榜之战,若是战败,可认输,这样,能保大夏优秀之人不死。

然而今夕,陈王司穹等人,狂言生死不论。

在场诸人,目视朱雀战台周围,内心震撼无以复加,他们皆能清晰的感受到陈王身上的强大自信,如若天机老人点头,今夕一战,将成为天命榜之战有史以来,最为激烈、最为残酷的战斗!

此次天命榜之争,超出所有人的预料,然而,这更令人期待。

今夕,谁是大夏天命之人?

秦问天妖异之眸落在陈王身上,妖眸璀璨。

“希望你们,能记住此刻之豪言,弱者,不配天命,我不信天命,又何惧战。”秦问天声音寒冷,妖异无比,天命之争,不信天命!

无数目光,皆落在朱雀战台周围之地,三十六尊身影,或站或坐于石台之上,他们身后皆有朱雀之影悬浮,透着凶戾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