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尘,他隐藏了实力吗?”秦问天心中突然想着,斩尘也是几年前便在天命榜排名十一的人物,而且又得到了金刑古卷,变得比以前更妖了起来,他的实力,会有多强呢?

秦问天发现,斩尘,仅仅是披上了黄色的战袍,堪堪过关,他的眼中始终泛着一缕缕金芒,一点不在意他人的看法。

“斩尘,他是在隐藏实力,还是真的只能做到如此?”许多人心中猜测。

绝大多数人,都是被淘汰,或者穿黄色铠甲,毕竟能战胜领悟武道意志第二境的同境界巅峰人物,极少。

这也越发显得陈王和石破天的紫金战袍有多么显赫、耀目。

不过接下来有一人吸引了诸人的注意,此人身穿黑袍,看不清他的面容,然而这时候他身上已经披上了虚幻的青色战袍了。

“他的修为是元府八重,因此那些铠甲战士也都是元府八重的,只是即便是元府八重,但前三战,他们的武道意志大圆满;第四战,武道意志第二境,在武道意志上,没有任何差距,唯一的差距,就是境界,和战斗之人境界保持着持平。”

“这黑袍人修行的是魔功,威力恐怖,因此,即便面对武道意志第二境的同境界强者,依旧能够战胜。”

人群发现,这黑袍人越战越强,魔威可怕,即便是虚空走廊上的诸强者也注意到了此人,那是,乱天魔功。

这失传的霸道魔功,竟然还有人胆敢修炼,真不怕爆体或入魔吗。

这黑袍人最终,披上蓝色战袍,除了陈王和石破天两人外,最耀眼的,便是蓝色战袍了。

“看来,我有很大的优势。”秦问天笑了下,他的境界是元府七重,那么他战斗的对象,也将是元府七重的铠甲战士。

身影一闪,秦问天漫步而出,降临在了一座无人的战斗台上,脚步刚落下,战台上光芒闪耀,似有一股奇妙之力量,随即一尊铠甲战士出现,修为,元府七重巅峰。

秦问天身形一闪,一拳轰出,轰的一声巨响,灭。

随即,两人出现,秦问天身体闪烁,这次,两拳,灭。

第三战,三尊铠甲战士,毫无例外,这次,是三拳。

“好快,又是这家伙!”有人注意到了秦问天,这鸣鼓之时破了今日记录,生死河上诛杀段青山的人物,他又开始展现他的实力了,他元府七重境界的实力,但战斗力却可怕,同境的人,就是秒杀。

战台上,已经出现身披绿铠战士了。

“武道意志第二境?”秦问天冷笑,只是元府七重而已,武道意志第二境,又能如何。

他的身影再次闪烁,瞬间降临对方身前,恐怖力量直接和对方暴击而来的长枪碰撞,一股可怕的震荡波出现,人群只见光芒闪耀,那绿铠战士,爆裂。

秦问天身上,披上绿袍!

“这……”人群神色凝固,看这局势,他绝对能披上蓝色战袍了!

绿铠战士,即便和秦问天同境界,但武道意志,也已经是第二境了。△,

但即便如此,和秦问天碰撞的瞬间便被秦问天强势抹杀掉,可见秦问天的攻击力之强横,同境界之人,即便加上意志第二境的增幅威力,依旧不是对手。

“此人能够杀死段青山,他的攻击力,绝对是元府巅峰级别的,元府七重的铠甲战士,意志即便比他强,依旧要被辗压,这很正常。”

“不知道他是何人,竟拥有这样的攻击能力,可惜是元府七重修为,如若他再强大一些,跨入元府九重再参加天命榜之战,那就真的是最顶尖,能够争夺天命榜前五的可怕存在了,即便现在,以他的实力都有可能步入天命榜三十六强。”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秦问天,他从鸣鼓为始,一步步吸引人的注意,鸣鼓第一,生死河杀段青山,如今,他元府七重境界反而让他在这一轮能够有出色的表现。

只见这时候,有两尊铠甲战士出现,这两尊铠甲战士,身披青色战铠,身上弥漫着恐怖气息。

“嗡!”狂风略过,两尊铠甲战士同时杀向秦问天,长枪暴击而出,一左一右,似乎要将秦问天的身体封死。

然而他们却见秦问天身体扭动,双掌同时轰杀而出,竟然用他的拳头,直接碰撞长枪,不过他的拳头上附着着可怕的妖之鳞,力之武道意志、妖之武道意志在刹那间爆发,在加上他自身的可怕力量。一股无形的震荡波顺着长枪轰在了青袍铠甲战士身上。

光芒闪耀而过,铠甲战士毁灭。

“这力量……”人群认真的审视着秦问天。这种攻击力,未免太可怕了些。

秦问天在他的攻击之中开始使用了力之第二境。虚无震波,再加上他自身的攻击力,青袍战士虽然强大,但毕竟和他同境界,武道意志也不占据优势,对于同境几乎无敌的秦问天而言,如何能不被摧毁。

力,他擅长的乃是力之武道意志,任你任何手段。他直接以最强的力量来破,当你意识到错误的时候,已经被他的力量毁灭了。

接下来,是三尊蓝色铠甲战士。

“蓝铠战士了,他若再胜,将身披蓝袍,那么除了陈王以及石破天外,他和其他蓝袍强者一样,属于最耀眼的了。而且,看这种趋势,根本没有太大的压力。”

莫伤、若欢还有白鹿怡他们没有参加天命榜,便挤在人群中观望天命榜之战。听到旁边之人的言语,他们的内心也颇为激动。

“若欢,你说我这当老师的是不是很没用。根本就没有教过问天什么,他却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变得这么厉害了。”莫伤心中感叹着,秦问天修行太快了。让他感到自己一大把年纪算是白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