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问天和凡乐没有回头就知道谁在,一脸同情的看着欧阳狂生。

“你们……”欧阳狂生心知上当,这些家伙,似乎都知道啊,太不义气了吧。

自从仙池宫一别,秦问天就没有见过姜婷,如今的她成熟了几分,亭亭玉立,更有女人味,那美眸流转,看着欧阳狂生,使得欧阳狂生爽朗的笑道:“婷儿你来了啊,怎么不找说,这臭丫头也不告诉我。”

“哼。”姜婷让欧阳狂生抱了个空,从他旁边走过,欧阳狂生颤颤的跟上去,笑着道:“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看到这样的一幕,秦问天等人都笑了起来,随即一起步入了醉仙居中,在二楼找了个靠窗的好位置坐下,畅饮聊天。

酒楼中高朋满座,谈天论地,然而此刻恐怕没有人会知道,那毫不起眼的一桌人,将来会在大夏皇朝掀起怎样的狂风暴雨。

醉仙楼外,不断有人踏入,此时有一行人步入其中,这些人中有男有女,都是青年,三男三女。

三名女子,其中一女子略显矮小,相貌平平,似乎有着淡淡的自卑之意,跟在后面也不说话,话最多的女子,有着几分娇媚之意,眼观八方,像是格外的精明,而且她身材饱满,尤其是那丰满之地,酥峰半露,有一片雪白,隐隐欲出,令人垂涎三尺。

然而最耀眼的一人,却是那最后一名女子,性感天生,一双美眸顾盼生姿,朱唇浅闭,也不多话,但绝对惊艳,仿佛有着天生媚骨,让女人都嫉妒。

“杨霞,你自放心吧,稍后会有人前来,是我一族中兄弟,我们请他吃喝一顿,让他美言几句,前往丹王殿修行,绝对不是问题。”只见其中一名青年看向那酥峰半露的女子,眼睛忍不住朝着那雪白沟壑望去,似乎想要一窥里面的风景。

秦问天离开楚国之时,楚国局势已大定,楚无为治理楚国,化解各方恩怨,辅助重建帝星学院,楚国迎来了战争之后的恢复期。+,

各大家族势力格局虽有变化,但也不过是兴衰更替,历史之必然。

若欢自知留在楚国已无必要,便独自游历大陆,一路西行,她去过许多国家,还去过九州城之青州城,知道楚国格局太小,自身实力太弱。

再加上她天生媚骨,有着与生俱来的媚意,容易遭人觊觎,垂涎她的美貌,好些次都面临险境,还好她自身本为非常聪明之人,周旋于各色人物之间,总算能够保住自身,但也知道强大实力以及背景的重要性。

她想要加入大宗门势力,因为这几年来,她经历了许多,她天赋虽然不弱,但却也没有强到很耀眼的地步,只有加入大势力,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来到钦州城后,又认识了一些人,便结伴而行,虽然这些人语气明显吹嘘成分居多,然而她依旧随他们在一起,虚与委蛇,如此,同样是照顾自己的一种手段,比之独行,至少要安全许多,对于对方所说的认识丹王殿的人,她也只是听听而已,虽想要加入大势力,但她也没想过加入丹王殿。

然而若欢或许不会想到,对方的话却还真是半真半假,所认识的惊羽,的确是丹王殿洛河弟子,曾经还随同洛河前往过楚国,接莫倾城离去。

当然,最令若欢惊喜的是。她竟然在酒楼中,遇到了秦问天。这小家伙的气质,如今已大不同相同了呢。若欢可是依稀记得,当初随同老师莫伤前往天雍城之时第一次遇到秦问天逃亡时的情形。

此刻,四目相对,两人皆都流露出温馨的笑容,他乡遇故知尚且美丽,更何况,两人的关系早已如同姐弟般亲密,久别重逢,心中。有温馨、有感动。

再见面,真的,很美妙。

凡乐也注意到了秦问天的异常,目光望去,随即他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竟然,在这里看到了若欢师姐。

“惊羽,你来了。”此时,若欢那桌的青年站起身来。看向楼梯处,只见一青年漫步上来,将含笑的若欢惊醒,若欢美眸闪烁。露出一抹狡黠之色,这些家伙还真找人来冒充丹王殿的人不成?

想到这,她对着秦问天和凡乐做出了一噤声的手势。随即眨了眨眼,一颦一笑间令人赏心悦目。

秦问天眼睛扫了一眼楼梯处。他也看到了惊羽,不由得露出一抹异样的神采。既然惊羽到了,那么想必丹王殿的人,不会距离此地太远。

倾城,很可能就在附近!

想到这秦问天配合若欢的动作,默不作声,回头饮酒,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般。

惊羽随同一青年之人一起而来,这青年身披华服,俊朗不凡,英气逼人,若欢见到这两人的刹那,不由得露出一抹异色,这两人气质非凡,并不像骗子之流,似乎,真有底蕴,那种浑然天成般流露在外的气质,是伪装不出来的。

这惊羽身穿白衣,气质还略逊一些,眉宇间带着愁容,似乎有着心事,而他旁边之青年,则是龙虎精神,神采奕奕。

这青年,乃是陈家之人。

钦州城,陈家,乃是大夏皇朝最为古老的世家,与昔日大夏皇朝同在。

甚至有传闻,当初,覆灭大夏皇朝的九大公族,便有一族,乃是陈族,昔日大夏皇朝最依仗的九大族之一。

大夏皇朝覆灭之后,陈家之主在钦州城,开辟了新的陈家。

大夏皇朝九州城,三**霸主级势力,若要排名,陈家,前三绝无问题。

陈家修行的功法,有借大日之力,扭转乾坤之能。

大日乾坤心法,传闻乃是大夏古皇朝绝学,威力无穷,修行之人诞生大日乾坤劲,拥有焚天煮海之能,自生大日血脉,功法绽放之时,靠近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