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更奇的是,那睡着之人身旁,还有着一非常漂亮的雪白小狗,安静的躺在他的身边,时而起来活动活动,非常惹人喜欢。

“小家伙,过来。”这时,只见一相貌清纯可人的少女对着那雪白小狗喊了声。

雪白小狗身体一晃,瞬间蹦入了少女的怀中,使得少女咯咯的笑了起来,搂在怀中,小手温柔的抚摸着小家伙的身体。

小家伙倒是非常享受般,使得不少人投去羡慕嫉妒的神色。

“你的主人可真够懒的,也不管你会不会饿?”少女看了秦问天那边一眼,这些日来她倒是和小家伙混熟了,时常会来抱抱小家伙,不过它的主人倒是每天都在那睡觉。

“叶汐,你来了。”不远处一体型微胖的身影走了过来,少女看了他一眼,笑道:“你又来做什么?”

“我是那家伙主人的兄弟。”凡乐含笑说道,不过少女却哼了一声,对着小家伙问道:“他是吗?”

“小混蛋,过来。”胖子对着小家伙喊道,只见小家伙的脑袋探了出来,眼睛看了凡乐一眼,随即仿佛不认识般,又钻入了叶汐的怀中。

“看到没。”叶汐瞪了凡乐一眼,胖子两眼一翻,这白眼狼啊。

凡乐无趣的坐下,看了一眼入睡的秦问天以及持斧的楚莽,他们来到齐云国已经有不少时间了,这次的目的地自然是苍州城,只是秦问天打算在踏入苍州城之前再提升些实力,修行了一段时日,之后又得知这里有望龙山壁。

就在这时,睡在那的秦问天坐起了身子,小家伙雪白的身体瞬间化作了一道白光,冲入了秦问天的怀中,小爪子不断的在秦问天身上抓着,显得格外的亲昵。

“老大,你可总算醒了。”凡乐眼睛一亮,对着秦问天道:“老大,这是叶汐,我朋友,倒和小混蛋混得挺熟,不过这小混蛋竟然不认我,太可恶了。”

“你和谁说话呢?”秦问天完全不认识胖子了……看了叶汐一眼,心中暗暗鄙视这家伙。

胖子,果然博爱啊。

“你赢了。”凡乐彻底无语。

“难得啊,这睡神竟然醒了。”有人惊讶的说道。

“这家伙,真能睡。”

“睡神,你是来修行的,还是来睡觉的。”

“睡神?”秦问天听到一道道声音,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有些无语,他这段时日来可是一日没有停下修行。

上次大战之后,三座元府几乎掏空来,而且受到重伤,恢复伤势之后,他重纳星辰元力,使得元府池满,他发现,元府池竟扩大了些,便又苦修了一段时日,但依旧没有能够突破。

直到他来到望龙山壁,观悟这奇异山壁,竟在一日夜间,迈入了元府五重之境,倒是奇妙无穷。

“胖子,这望龙山壁非常奇妙,内藏功法神通,如同繁星般数之不尽,能够让人有所感悟。”秦问天对着凡乐说道,想要劝这胖子多修行。

“放心,这山壁我还是看得懂的。”胖子咧嘴笑道:“你看,莽哥都能看懂,何况我这样的天才。”

秦问天目光移向楚莽,看到楚莽的斧法,初看平淡无奇,然则仔细观悟,却发现似蕴藏一股奇妙轨迹。

“是那套斧法。”秦问天眼眸一亮,望龙山壁中有一套斧法非常奇妙,看似杂乱,却又蕴藏一股大气,甚至能够让体内轮脉随同斧法一起运转,功法神通一体。

“他也是你们朋友?”叶汐美眸一愣,秦问天点了点头。

“一群怪人。”叶汐撇了撇嘴,然而旁边却也有人笑道:“大言不惭的家伙,竟口出狂言,莫非这睡神睡觉都能看懂望龙山壁?”

秦问天目光扫了人群一眼,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元府修为,而且元府上三重的人都不多,偶尔还会有几名轮脉人物。

随意一笑,秦问天倒也没有争辩什么,安心修行。

转眼间已至冬日,雨雪便也平凡了起来,偶尔有寒风呼啸,望龙山壁的武修渐渐少了些,没有当日那么多。

雪花在虚空伸出手,一片雪花落在掌心,随即融化掉来,他抬起头朝着空中望去,漫天的雪花中,仿佛又出现了那道靓丽的身影。

又一年了,倾城在丹王殿还好吗。

楚国,父亲、秦瑶姐、莫伤老师、若欢师姐,?们都过得还好吗。

快到楚国的年祭日了,楚国应该很热闹吧,而如今的他,已十九岁了,这三年来,仿佛过了很久般,像是经历了很多很多。

“天气凉,吃点热点心。”不远处一位少女拿着竹篮走来,里面有热气腾腾的小吃,看到秦问天眼中的淡淡思念之意,她笑着道:“问天哥,你是不是想念喜欢的女孩子了。”

秦问天看着少女淳朴的笑容,伸出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这些日来他和叶汐倒是熟了。

“又有好吃的咯。”胖子走了过来,咧嘴一笑,虽然武修无需进食,然而偶尔满足下自己的胃口,也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情。

三人坐在石台上,气氛倒是非常融洽。

就在此时,好似有一道白光闪过,秦问天目光转过,随即见楚莽挥动着大斧,刹那间,虚空中飘落的雪花竟汇聚层雪龙,在雪中飞舞着。

“好漂亮。”叶汐美眸闪烁了下。

秦问天的眼睛也亮了起来,面含一缕微笑,楚莽,突破了!

“这雪,下的真好。”秦问天浅浅一笑,如今他们的实力,都精进了!

楚莽斩出一斧之后,终于停止了大斧的舞动,只见他仰天吼道:“痛快,哈哈。⊙,”

此时的楚莽,只感觉浑身无比顺畅,周身的雪花仿佛都围绕在他身边飞舞着。

“莽哥,这一修炼便这么久,来吃点东西。”秦问天喊了声,楚莽目光这才望向了秦问天以及凡乐这边,咧嘴笑道:“好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