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除非能够在秦问天开口之前将秦问天斩杀,否则,他是不愿冒险的,况且,还有一个白鹿怡也听到了。

气息收敛,斩尘微笑道:“忘了你已经成为了望州城最年轻的四阶神纹大师,态度果然不同了,不过神纹终究是神纹,我要杀你,绝不需要五息时间。以后,还是注意点。”

即便是威胁的话语。他依旧含笑说出。

惊羽和燕七内心则微微颤了下,秦问天。他是望州城最年轻的四阶神纹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昔日楚国的小人物,怎么突然就连斩尘师兄都略有忌惮。

“听说从元府到天罡境是一道巨大的坎,希望你早点跨越这道坎。”秦问天对着斩尘平静的道:“停在这一境太久的话,我怕到时你遇到我,恐怕都要避一避了。”

说完,秦问天缓缓的转身,就那么背对着斩尘离去。

一股恐怖的剑意陡然间弥漫而出,然而秦问天依旧平静的往前走着。将背留给了斩尘,无惧、或者说,无视。

斩尘眼中闪过一道可怕的冷芒,随即他身上的剑意,终究渐渐消散,而那身影,也渐渐远去,直至消失。

一旁的惊羽和燕七错愕的看着这一切,只感觉脑袋不够用了。秦问天,已经敢这么对斩尘师兄对话了?

那来自小国的青年,似乎,都没有正眼看他们。

“你们。认识他?”斩尘淡淡的问道。

“认识,此人来自楚国,和倾城师妹。曾经关系非常不错,如今。恐怕是为了倾城师妹而来。”惊羽没有说他们是恋人关系,但斩尘却依旧听明白了。眼中的光芒更加锐利。

“不要告诉倾城。”斩尘平静的道,莫倾城一直在丹王殿修行,对外界之事不怎么关心,斩尘希望她永远不知道秦问天的存在,直到他死。

秦问天离开丹王殿后,他来到了千绝盟在望州城的分盟,当看到秦问天的千绝令后,立即有人禀报,那风韵犹存的女子很快便亲自出来接待。

“秦大师这么快就来了。”见到秦问天,她的眼中立即露出温和的微笑。

“我想找千绝盟帮点忙。”秦问天微笑道,对方点了点头:“你是五绝客卿,只要符合权限,千绝盟无条件帮忙。”

秦问天点头,随即取出一份清单来,递给对方道:“我需要这上面的东西,需要多少星陨石,我会支付。”

“好的,交给我去办,事成之后,我命人送去白鹿书院,你再给他星陨石。”女子看了一眼上面之物,便收了起来。

“好,另外,我还需要打探一人的消息。”秦问天说着,将嘴附到对方的耳边,低声道:“华霄云。”

对方眼中闪过一抹异色,随即点了点头:“放心吧,千绝盟客卿的要求,是绝对保密的,此事,我亲自去办。”

“如此的话多谢了,若是从中需要花费,我自己承担。”秦问天笑道,求人帮忙办事,中间消耗的人力物力,还是自己来承担吧。

“不必,提供消息,千绝盟自行承担一切。”对方笑着道,秦问天便也没有坚持,告辞一声,便离开了这里。

而在同时,秦问天打探的华霄云,出现在了望州城神秘的暗影楼。

暗影楼中,只见华霄云对面之人正翻看着许多情报,秦问天是从外地而来,因此查探起来有些麻烦,不过华霄云为他们提供了一条线索,楚国。

“大人,这里。”只见旁边有人送来几卷卷宗,顿时华霄云对面的人翻看了起来,眼眸渐渐的亮了起来。

“秦问天,来自楚国,他最近一次展露修为,还是在神纹试炼之地时,那时他是元府三重境,如今可能是元府三重,也可能更进一步跨入了元府四重;四阶神纹大师,拥有一天罡境女子守护,同时,得到了两尊四阶傀儡,不久前在白鹿书院,击杀了不少四阶神纹大师,另外,凭借神纹以及傀儡,杀死了冷家冷矛。”

华霄云对面的阴冷中年缓缓说着,使得华霄云面色一沉,神色难看。

来自楚国,有天罡境女子守护,绝对错不了,如今,他竟成为了四阶神纹大师,而且,拥有四阶傀儡。

“我要他死。”华霄云冰冷道。

阴冷中年笑了笑道:“稍等。”

说着,他离开了片刻,不久后回来之时,将一张纸递给了华霄云:“任务可接,这是所需酬劳,先付一成,不退,事成之后,再来支付另外九成。”

华霄云扫了一眼,神色一僵,脸色难看道:“杀一个元府之人需要这么大代价?”

“华少爷可以自己去杀。”阴冷中年只是笑了笑,顿时华霄云面色难看,如今他在家族地位大打折扣,他如若直接调人去杀秦问天,家族绝对不会同意,毕竟秦问天,怎么也算是莫倾城的恋人,谁知道莫倾城会是什么态度?

除非,是他哥哥华太虚想要秦问天死。

“我同意。”华霄云咬了咬牙,随即在神纹戒中取出许多星陨石来,有些心痛,杀秦问天,恐怕要耗费掉他这些年的全部家当了。

华霄云离去之后,阴冷中年闪过一道冷芒,淡淡的笑道:“据说这秦问天不久前拒绝了炼器殿殿主的好意,否则的话,我们也不能动他,还真是自寻死路啊!”

(未完待续……)u

暗影楼有任务殿,分九层,想要踏入上层,需要相?的权限。

因为暗影楼的杀手,除了自身势力之外,还有许多杀手是外聘,也就是说,任何人,都能够成为暗影楼的杀手,他们和暗影楼之间,只是单纯的合作关系。

这也是暗影楼势力庞大的原因,因为很多人需要财富,他们就会去做杀手赚取,不过这样做也有一个缺点,那边是有时候任务会泄露出去,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还是免不了的,不过暗影楼似乎不在乎,既然敢做杀手行业,那么,便注定不怕被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