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分好呢。”不远处白鹿怡走了过来,含笑看着几人。

“好了,又有人来找我吗?”秦问天对着白鹿怡笑道,这段时间,不少人前来拜访,都被他一一拒绝了。

他不仅是单纯的天才神纹大师,身上还有天尊古卷,对于那些陌生的势力,他不可能说加入就加入的,因为他根本不会知道别人脑海中的想法。

即便是白鹿书院,不也有白鹿峒这样的人吗,想要杀他夺取天尊古卷。

“恩,本不想打搅你,但有几股势力比较特殊,还是要告诉你一声。”白鹿怡取出一卷书籍,递给秦问天道:“这是大夏皇朝的诸势力简介,你可以了解下。”

“好。”秦问天接过书籍,他如今的确需要了解这些,来到望州城,除了四大霸主级的势力,他对其它势力都不怎么清楚。

“此刻有三股势力前来拜访,我需要和你说一声,第一股势力,为星河公会,你应该听说过。”白鹿怡的话语使得秦问天神色凝了下,星河公会,他当然知道,在楚国,便有星河公会的存在。

在他的印象中,星河公会神秘而强大,虽对外公开,但却不介入到外界纷争当中,然则星河公会的势力,却又似乎非常恐怖,没有任何势力愿意招惹。

“听说过,我家乡那边,也有星河公会。”秦问天道,不仅楚国皇城有,天雍城,也有星河分会。

“星河公会是一股特殊势力,遍布大夏,他们看似低调,极少参与外界之事,但实则底蕴却恐怖得吓人,而且,非常擅长笼络一些优秀的人物,无论是炼丹师、炼器师、或者武命修士,他们都秘密笼络。”

白鹿怡对着秦问天介绍道:“大夏不少人都猜测,星河公会这股势力,如同金字塔般,层层往下,管理极为严格,下面的人或许地位不高,但却有机会往上爬,越往上,权势越大,至于星河公会到底来自哪里,有传闻称,他们是来自大夏皇城以外的地域,即便是大夏皇朝各城池中的星河公会,都只是下属。”

“星河公会,竟如此之强。”秦问天有些心惊,昔日在楚国就听说过,星河公会遍布各大城池,如今,大夏皇朝,竟然也是同样的局面,这股渗透力,太可怕了,简直惊人。

或许楚国的星河公会不算什么,但它们却不断有上层,就像白鹿怡说的一样,如同金字塔般的势力,那至高点,会有多么恐怖?

“有传闻称,天罡榜以及天命榜上的许多强者,星河公会都会有接触过,甚至,有不少人在星河公会担任名誉客卿,虽是挂个名,但也和星河公会扯上了关系,如今他们来找你,恐怕是知道你这十九岁不到的四阶大师,想要召你进入星河公会。”

白鹿怡的话使得秦问暗惊,他对星河公会这股势力并没有什么好的印象,因为当初木青的卑鄙,险些害死了秦府许多人。

“第二股势力,同样非同小可,千绝盟。”白鹿怡介绍道:“千绝盟大夏最强的散修同盟势力,因为散修大多势单力孤,若和大势力有纷争往往吃亏,甚至可能被杀,于是在几千年前,千绝盟在大夏皇朝应运而生,由几位超级强大的散修创立,如今发展已经颇为完善,只要你对千绝盟有足够的贡献,就可以在千绝盟享有一定的权力。”

“这股势力是霸主级势力,只是不在望州城,但望州城,也有他们的人,如今,恐怕是为了拉拢你而来。”

白鹿怡继续说着:“至于第三股势力,则是冷家,冷矛,前来赔罪,想要和你化解恩怨!”

秦问天的眼眸中遽然间闪过一道寒芒,冷家,让冷矛前来赔罪?真是可笑!

不仅是秦问天露出了冷光,旁边的凡乐身上瞬间起了仇恨的火焰,整个人仿佛突然间炸了般,那一缕缕恐怖的烈焰直接在身上燃烧了起来。

凡乐,他当初亲眼目睹了冷凝的死,被冷家的人和阎铁一起逼死的场景,他永远不会忘记。

“老大,你跟我说过,这冷矛,正是当初下达命令的人对吧?”凡乐目光看向秦问天,秦问天点了点头。

“我要他死,他不死,我不甘心,还有冷坚、冷琳,他们都该死。”凡乐目光赤红,第一次秦问天看到他露出这般疯狂的神色。

“我听说冷家已经处置了冷坚和冷琳。”白鹿怡开口说了声:“冷家应该也知道冷矛是下达命令的人,因此让他来赔罪。”

“赔罪?”凡乐冰冷的笑着:“当初,他下达的命令,可不仅逼死了冷凝,他还想要杀你、杀我和楚莽,斩草除根,当时你不在冷家,所以才避过了,而冷凝提前将我送出冷家,才保住了一条命。”

“这还不够,冷家知道你是三阶神纹师,他们是不打算放过你的,是冷凝,冷凝她临死前撒谎告诉冷家的人,说你和白鹿怡互相爱慕,这样,冷家才有所顾忌,不敢对你下手,之后,冷凝自杀。”

凡乐声音沙哑,低吼道:“现在,道歉赔罪就有用?那这一切都算什么?冷凝的死,算什么?”

“呼……”秦问天深吸口气,又一次听凡乐说出冷凝死时的情节,记忆中,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可怜的少女,她不该这么死的,他或许没有资格管冷家之人冷血与否,但和冷凝相识一场,她的死,一定是需要有人负责的,一定。

况且,他、楚莽、凡乐,和冷家无冤无仇,冷矛只是为了讨好阎铁,就要杀死他们,如今来赔罪,就可以了结了吗?

“冷矛的实力如何?”秦问天对白鹿怡问道。

“冷矛是执事长老,刚迈入天罡境,冷家不希望你记恨,于是选择了处置在冷家不怎么重要的冷坚和冷琳,但对于一位天罡境的执事长老,他们舍不得,所以只是来赔罪。”白鹿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