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光听那声音,他就已经知道出声的是苏秦。

和张仪是如何通过考核进入仙符宗一样,苏秦如何进入仙符宗,对于仙符宗之中的大多数人而言也是个迷。

只是不像张仪一样令人厌恶的是,苏秦的修行进境很快,快得甚至令人妒忌的那种快。

只是用了数月的时间,他便将那些比他入门早上大半年的同窗甩在了身后,在仙符宗师长的安排下,他已经直接和前两年入门的仙符宗学生一起学习。

在仙符宗里,他显然也并不合群。

即便站在人群中,他也有些孤零零的感觉,周围都没有并肩站立的朋友。

他的双手都垂在袖子里,令人无法看得到他左手的残疾,他的头发很黑,显得他的面容便显得有些过分的白皙。

苏秦的面容原本就很英俊,此时他过分白皙的脸上有些悄然浮现的红晕,令人觉得有种妖异的美。

只是这在那名黄天道门的少年眼睛里,却是都可以被忽略的。

“好。”

他只是看着站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石阶上的苏秦,异常简单的点了点头,道:“那你出手吧。”

苏秦笑了笑,颔首为礼。

在接下来的一瞬间,他身前道路上的浮尘便被他体内涌出的力量吹起,往外席卷而出。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袖子里飞出了一道火红的真符。

这道真符在飞扬的尘土里如同一片落叶般燃烧,瞬间消失,连灰烬都没有留下。

凝立在场间的黄天道门的少年左侧的空气里,悄然透出一条红色的真火。

看着这样的一道红色真火透出,四周的人群里发出了很多不能理解的声音。

苏秦虽然已经将这一年中大多数学生远远抛在了身后,但是他毕竟入门时间不长,在很多人看来他不可能有方瞬意强,根本不能代表仙符宗出战。

尤其此时此时这道红色真火,只是仙符宗所有真符中最为寻常的一道真火符。

连方瞬意那样的万符齐飞都不是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的对手,这样的一道真火符能有何用?

黄天道门的这名少年也不能理解。

所以他连看这一道真火的兴趣都没有。

他左手只是微微的一动,上方黄色的天空里就有一道黄光落了下来,随即变成了一块黄色的石头,砸向了那道真火。

以石破火,这在仙符宗的符道里也是很常见的手段。

然而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颗黄石准确无误的砸在这道真火上的一刹那,这道红色的真火骤然如有生命般扭曲,其中又出现了数道笔直的符意。

真火骤然凝聚,而且是分成五个不同的方向凝聚。

在一片不可置信惊呼声中,这团红色的真火凝成了五道薄薄的小剑。

嗤嗤数声裂响,这五道真火凝成的如红玉般晶莹的小剑洞穿了砸落的黄石,分刺黄天道门少年的身上五处。

张仪也是一声骇然惊呼。

他并非是因为见到苏秦这样不可思议的手段,而是担心这名黄天道门少年的生死。

这距离已然太近。

只有一丈不到的距离,这样的五剑,和五柄飞剑刺杀没有任何的区别。

那黄天道门的少年也完全未料到会有这样的变化,一声厉啸之中,他的袖袍里有一片黄色的纸符飞了出来,同时整个身体往后翻飞了出去。

轰轰数声炸响。

一片黄沙里涌出数十道流散的真火。

其中数道流火溅射在那名少年的身上,所有在场的仙符中人只见那少年的身上顿时出现了几个焦黑的伤口。

少年一声厉喝,强行稳住了踉跄的身影。

然而在此之前,苏秦体内的真元已经疯狂的由他的左手狂涌而出。

五六道真火符从他的左手中飞出。

他的左手五指难看的扭曲着,令人一见就觉得有些恶心,但是从他指尖冲出的真气,也是以一种扭曲的线路紊乱的飞出,冲击在那些真火符上。

这些真火符接二连三的消失。

黄天道门少年的身前,接二连三的出现一道道真火,接着又流散成一道道红色的真火剑。

这些剑飞行的速度都很快,很凌厉,而且先后间又有着不同的顺序,出现在四周不同的方向。

所以这些真火剑完全形成了一场剑雨。

慕容小意美丽的双目瞪大到了极致。

她开始明白这名来自秦地的年轻人竟然是用自己的废手创出了与众不同的符意,将这寻常的真火符都变成了强大的剑符。

再联想到和自己同窗,刚刚还引起所有人憎恶的张仪,她在心中对苏秦油然而生强烈的钦佩感的同时,她心中对张仪便更加憎厌。

很多人的反应比她还快,所以在苏秦第一道真火符产生异变时,张仪身周有些人看着张仪的目光就已经又变得不同。

但是此时,张仪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脸色和目光。

黄天道门的少年受伤,动作明显迟缓。

此时苏秦明显追求的是纯粹的速度,他就是要追求快,让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难以应付,从而瞬间解决战斗。

然而他直觉没有这么简单。

直觉这名黄天道门的少年不会就这样轻易的失败。

他只是觉得,黄天道门隔了两代,沉寂了上百年才来到仙符宗的弟子,不会轻易的被这样一道产生异变的真符就打败。

也就在这时,一片惊呼声响起。

他的瞳孔剧烈的收缩了起来。

黄天道门的少年张开了双臂。

他的身上,出现了很多道晶亮的光丝。

这些晶亮的光丝从他的身体里透出,往上蔓延,连在了上方的黄色天空上。

黄色的天空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风筝,被他用无数发光的丝线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