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问天深吸口气,随即盘膝而坐,时间,很紧啊。

他必须要在白鹿书院完全认可帝风之前,将苍王令祭出,让整个局面逆转,否则,一旦帝风所代表的那一脉取得白鹿书院的支持,那一切都将晚了。

…………

安静的后山,绿草如茵,阳光、雨露、轻风润泽着这一方土壤,一位青年安静的坐在那,仿佛与世隔绝,任何事,都打搅不了他的心。

在青年的身旁,一只雪白的小狗竟也学着青年盘膝而坐,极为的可爱,然而,更令人惊讶的是,每当夜幕降临之时,那雪狗便会安静的趴在那里,从天穹之上,竟有星光洒落而下,落入它的体内,使得它的身体泛着一缕缕金色的光芒。

白天,雪狗便会起身,四处飞奔着,时而伸出舌头,舔着青年的裤脚,神态亲昵,仿佛那是它的亲人般。

楚莽和凡乐,他们则一直活跃在望州城各地,地狱台,被他们当做了试炼之地,有时候会遇到一些狠人,让他们遇到生死危机,然则不断的磨练,让楚莽和凡乐在同级的层次战斗力越来越强。

楚莽的修为,早已踏入了元府六重之境,而凡乐,如今也迈入了元府四重境界。

楚莽和凡乐两人本身也会经常切磋,虽然凡乐的境界不如楚莽,但他的血脉力量越发的强大了,勉强也能和楚莽战斗一番,再加上两人都擅长箭术,时常交流切磋,日子过得极为的充实。

这望州城,的确要比楚国这样的小国精彩太多。

望州城中,这段时间也发生不少的事情,有消息传出,一名为秦问天的人,他随同摘星府踏入神纹试炼之地,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天尊神纹古卷,这消息一经传出,瞬间引发了不小的波澜,很多厉害的四阶神纹大师纷纷生出了一些想法。

金刑天尊,传说中的一位强者,他还是一位恐怖的五阶神纹大师,他所传承的神纹古卷,可想而知对那些四阶的神纹大师有着多么恐怖的吸引力。

之后他们查到,秦问天在白鹿书院中,顿时有不少人失望了。

白鹿书院本身也是属于非常擅长神纹的大势力,既然秦问天在那里,恐怕天尊传承的神纹古卷,已经落入白鹿书院手中了吧,他们之后调查,果然发现,秦问天这段时间从未踏出过白鹿书院,恐怕遭遇了白鹿书院的软禁。

就在望州城许多人盯着秦问天的时候,他却依旧还在白鹿书院的后山中。

今日,白鹿书院,白鹿游带着两名青年走向后山方向,不过在山脚之下,便遭遇了白鹿怡的阻拦。

“小怡,你这是什么意思?”白鹿游对着白鹿怡说道,神色似乎有些不悦。

“游叔,我知道你去做什么,他现在正在闭关,不适合打扰。”白鹿怡看着眼前的白鹿游,白鹿游是白鹿峒的长子,在神纹上有一些造诣,但不是很强,他去后山,目的可想而知。

“什么时候我白鹿书院的后山,被一个外人占据,反而我不能去了。”白鹿游冷笑了下:“况且,今日不是我来找他,而是不少客人,想要见一见秦问天,你应该知道,那些客人是什么人吧?”

“他不会见的。”白鹿怡肯定的回复道,她当然知道那是些什么人,最近,不少四阶的神纹大师,来到了白鹿书院,想要见秦问天。

白鹿书院没有拒绝他们的来访,四阶神纹大师地位本就非同一般,再加上某些人想要利用这种外界的压力,威胁秦问天,她如何会看不明白。

如此多重要人物降临,只要白鹿书院舍弃秦问天,他在外面,将处于非常危险的地步,而和白鹿书院合作,将东西交给白鹿书院,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是吗?小怡,你的朋友,就这么狂妄,四阶的神纹大师,见都不见?”白鹿游冷笑道:“即便不见,也该他亲自回答我。”

说罢,白鹿游继续往前迈步,白鹿怡美眸凝了下,身形一闪,继续挡着对方的去路。

“放肆。”白鹿游冷喝一声,身上隐有气势绽放,似已不准备再顾及情面,即便出手,都要去见一见后山上的那人了。

白鹿怡美眸铁青,非常不好看。

“前辈既然想见,便请自来吧。”后山之上,一道缥缈之音远远传来,使得白鹿怡的美眸凝了下,这声音的主人,她太熟悉不过!

(未完待续……)

白鹿游对着白鹿怡笑了笑,随即漫步而出,白鹿怡自然让开了道路,跟随在白鹿游的身后,一起来到了后山之上。

山坡,草地,秦问天盘膝而坐,见到白鹿游前来,不由得含笑道:“前辈有何吩咐?”

“秦大师,想见你一面,可真难呢。”白鹿游大声说道,这一句秦大师,却颇带几分讽刺的意味,显然是暗指秦问天不够格。

“前辈说笑了,只是晚辈这些日来闭关修行,小怡也是担心我受到打搅,这才阻止前辈,若有得罪,还望见谅。”秦问天依旧含笑,对白鹿游的讽刺仿佛视而不见。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然而白鹿游却有些不依不饶的道:“秦大师闭关修行?莫非是突破到四阶层次不成,竟还见都见不到了。”

秦问天却依旧笑笑,也不答话。

白鹿游见秦问天只是看着他,不言不语,暗骂这年轻人倒是沉得住气,不由得道:“如今,我白鹿书院,可是来了不少客人,其中,不乏四阶神界大师级人物,秦大师能否赏脸见一见。”

“秦某在望州城并无熟识之人,为何会有人想要拜访?”秦问天好奇问道。

他的话音落下,白鹿游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有趣的神色,暗笑秦问天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拜访两个字,他都敢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