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小兄弟,想问你借一样东西。”白鹿峒目光灼灼,盯着秦问天道。

秦问天客气道:“前辈想借何物?”

“金刑天尊的神纹古卷。”

白鹿峒的话音落下,秦问天的眼眸微凝了下,目光不由得望向了白鹿怡,试炼之地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吗?

之前,他听白鹿怡说,似乎那些霸主级势力的人都三缄其口,外界的人,并不知道试炼之地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刻白鹿怡也是愣了下,没有想到白鹿峒会问秦问天要这个。

金刑天尊的神纹古卷珍贵无比,秦问天给她看,是因为和她的关系非同一般,是对她的信赖,然而白鹿峒和秦问天并不交集,开口便要这等珍贵之物,任谁都会不高兴,秦问天自然也不会例外。

白鹿峒看到两人的表现,顿时明白,恐怕金刑天尊的神纹古卷,真的在秦问天身上了。

“我听闻秦小兄弟在试炼之地有些机遇,得到了天尊留下的神纹古卷,我在神纹上略有涉猎,还请秦小兄弟借我一观。”白鹿峒继续开口说道,秦问天的眼中,却有一缕金色的一闪而逝。

白鹿峒是什么身份,金刑天尊的神纹古卷又是何等珍贵之物,对方拦路说是借阅,却实则已是变相的劫掠了。

“前辈说笑了,晚辈修为低下,如何能够在试炼之地拿到神纹古卷。”秦问天盯着白鹿峒的眼睛,随意笑道。

即便对方知道,他也是不会承认的。

天尊神纹古卷,可是牵涉极大,可能引来祸事,无论别人知不知道,他自己,是如何都不能承认。

“是吗,可我得到的消息,应该不会错才对。”白鹿峒同样盯着秦问天,笑道。

重宝祸人心,天尊传承神纹古卷,若非秦问天和白鹿怡关系颇好,又是白鹿书院客人,白鹿峒,恐怕就不会和他废话这么多,直接出手抢夺了。

抢宝这样的事情,在武道世界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

“前辈一定是弄错了。”秦问天依旧笑着道,此时白鹿怡和白鹿景绝不至于透露出去,他们透露,第一个得到消息的,也不会是白鹿峒。

那么,便只能是那些霸主级势力的青年,有人故意放出消息了。

“既如此,秦小兄弟可否将你的神纹戒指,给我检查一番。”白鹿峒盯着秦问天手指上的神纹戒指道。

这样的话语,已经是非常的放肆了。

谁人身上没有一些秘密,神纹戒指是武修的根本,怎么可能给他人检查。

“峒爷爷,你过分了。”白鹿怡顶撞说道,虽然白鹿峒是长辈,但如此咄咄逼人,确实过分。

“小怡,此事与你无关。”白鹿峒开口说道,若非是考虑到白鹿怡,他绝不会对秦问天这么客气了。

“你竟然会认为这与我无关?”白鹿怡的声音有些讽刺,她的手,还拉着秦问天的胳膊呢。

“你应该明白,天尊神纹古卷的重要性,如今就出现在眼前,峒爷爷是必须要得到的。”白鹿峒看着白鹿怡的眼睛,斩钉截铁的说道。

“白鹿峒,够了。”

这时,不远处有一道身影走来,乃是秦问天见过的大眼长老。

白鹿峒见到大眼长老,神色却依旧不变,身为神纹大师,天尊神纹古卷近在咫尺,这种诱惑力,根本无法抵抗。

“大长老。”

“我说够了。”大眼长老呵斥一声:“你别忘了,不久前,秦问天还在为我白鹿书院争夺试炼之地排名。”

“哼。”白鹿峒拂袖而去,显然,此事他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多谢大长老。”秦问天对着大眼长老微微拱手。

“你是白鹿书院客人,此乃应该之事,若有得罪,还望莫要介怀。”大眼长老回应一声,随即看向白鹿怡:“小怡,你好生招待秦小兄弟。”

“恩。”白鹿怡点头应了声,随后带着秦问天离开了这边。

秦问天又回到了后山草地上,这里安静祥和,清风拂面,令人生出宁静之感。

秦问天坐在地上,见到小家伙雪白的身体不断忘自己怀中拱着,秦问天露出一抹笑意。

只见他伸出右手,左手却出现一道锋利剑芒,往手中划过,顿时鲜血滴落而下。

“小家伙,张开嘴。”秦问天对着小混蛋说道。

“咿咿呀。”小家伙摇着脑袋,可爱的眼睛似乎露出非常不情愿的表情,好似生气的瞪着秦问天。

“你当初跟着我大概是偶遇我的时候嗅到了我身上的气息吧,我知道我的血液对你有用,少一点血对我没有任何副作用,很快就会?回来,你就放心吧。”秦问天知道自己其中一股血脉力量似乎是恐怖妖血,对妖兽有大用。

小家伙听到秦问天的话努力努嘴,随即张开了小嘴巴。

“乖。”秦问天将鲜血滴落到小家伙嘴中,果然片刻之后,它的眼中又几道金色的光芒一闪而逝,随即跑到一旁懒洋洋的睡觉去了。

“可能有人故意将消息放出去,你就一点不担心吗。”白鹿怡看着轻松的秦问天,白鹿峒拦截秦问天,让她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

白鹿书院长老尚且如此,更何况外人。

“宝物祸人心,皆为利来,担心又有何用,唯有自身强。”秦问天喃喃低语,白鹿怡点了点头:“说的也是,一切困境看似复杂,但由繁入简,终究还是你太年轻,实力不够强大之缘故。”

“你说什么?”秦问天的眼睛陡然间一亮,盯着秦问天。

白鹿怡看到秦问天的神色,露出疑惑之色,秦问天不像会生气的人啊?

“你终究年轻,实力不够强大,否则若能震慑他们,哪有如今之事。”白鹿怡重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