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家之人面色陡然间巨变,阎铁,死了?

死亡,这意味着此次交流会,他阎家,没有能够获得前三的席位,将没有名额。

阎家之人,也听说过秦问天和阎铁间的仇恨,不过他们也未在意,相信阎铁会对付秦问天,但现在,秦问天,杀死了阎铁。

他们看向秦问天的目光,透着一股强大恨意。

阎空,同样恨,但恨的同时,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怎么会这样,秦问天,杀死了阎铁,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冷家之人,同样震得无言。

阎铁,死了,那么,他们冷家的名额,直接化为了泡影,就算他们有人交换,也没机会了,他们冷家,一个名额,都别想拿到。

然而,还不止如此,亲手破灭他们希望,杀死阎铁的人,是他们,曾经放弃的人,秦问天!

曾经,秦问天距离冷家,是那么的近,但为了阎铁,他们送出冷凝,逼死了冷凝,亲手,让一个本可以成为朋友的人,成为了敌人!

热门推荐:、、、、、、、

冷家执事长老冷矛面色铁青,只见他双手紧握,发出咔嚓声响。

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给予了阎铁那么多的好处,结果他们冷家得到了什么?

阎铁,死了。

为了几个名额,他们牺牲了冷凝,背负了骂名,往死里得罪了秦问天,现在,秦问天用神纹,击败、并且杀死了阎铁。

这算什么?冷家,就像是一个笑话一样。

“杀的好。”此刻,在冷家方向,一道喝声传出,是冷凝的父亲,看到秦问天杀死阎铁,他只感觉心中痛快,盯着冷家的一个个人,在冷凝死后,他也知道,他这当父亲的,对不起冷凝,对冷家的这些人,他有了仇视。

冷矛冰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冷坚也是喝道:“你闭嘴。”

“我闭嘴?”冷凝父亲冷笑道:“当初谁下令杀死我女儿冷凝,放弃秦问天的,然后想尽办法去讨好阎铁,现在怎么样,现在阎铁死了,秦问天将拿到名额,这件事,谁来负责?”

冷坚面色铁青,感受到上面几位长老锋利的目光射来,他的内心哆嗦了下,出了这样的丑事,付出了这么大代价,这件事,谁承担责任?

冷矛是长老,他肯定不会有什么事,他冷坚呢?

诸人的目光,都望向秦问天。

只见这时候秦问天的气息,依旧冰冷,杀意弥漫,他的目光凝视阎家方向,一缕缕狂暴的气息疯狂的绽放,那双眼眸扫过,诸人皆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寒冷。

“下一人,是你。”秦问天手指指向阎空,刹那间,阎空之感觉浑身入坠冰窖,秦问天的话,仿佛是宣布了他的死亡,他的目光,像是利剑穿透了他的心脏。

想起前两次秦问天对他造成的心理阴影,他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恐惧之意,极强。

他真的害怕秦问天,此人就像是一片黑幕,将他阎空裹在里面,看不见光。

“他杀了叔父、杀死他、杀死他。”阎空身体颤抖着指向秦问天道,目光望向阎家之人,然而却见阎家诸人目光皆都冷漠的盯着他,使得阎空的内心猛的一颤。

“是你惹出的事?”只见一老者目光仿佛要将阎空撕裂,他听说,最先,就是因为阎空和秦问天有矛盾,随后,他又带了阎铁的儿子去杀秦问天,才导致阎铁儿子之死,之后,阎铁暴怒,逼死了秦问天喜欢的一个女人,导致结仇。

原本他们没在意,但现在,阎铁死了,这次试炼,将和阎家无缘。

这一切,是阎空,惹下的祸,还让一位天才神纹师仇视他阎家,这天才神纹师的背后,是白鹿书院。

“今日起,将阎空逐出阎家,他之生死,与阎家无关。”只见那老者冷漠说道,刹那间,阎空只感觉脑袋一懵,目光空洞,六神无主。

阎家,将他逐出家族?

这是,为何?

没有阎家,他会死,秦问天,绝不会放过于他。

“父亲。”阎空的眼眸看向他父亲,然而,却听老者继续冷喝道:“如若你要帮他,那么,就随他一起去。”

阎空父亲面色苍白,目光扫了一眼虚空中的秦问天,他明白,阎家长老考虑事情,只从利益出发。

如今,阎铁已死,报仇没有任何意义,杀了秦问天又能如何,还将彻底得罪白鹿书院,他们,却没有任何好处。

这样的局面,怎么做?

放弃阎空,和他撇清关系,这样,秦问天再怎么恨,也不可能将这股仇恨放到他阎家身上,秦问天只要聪明一些,就知道这是他们阎家有意化解此事,牺牲阎空。

“父亲。”阎空见他父亲不说话,目光赤红。

昔日,他们逼迫冷家牺牲冷凝,如今,阎家,要牺牲他阎空吗?

“阎空。”就在此刻,一道寒冷之音响起,阎空回过头,见秦问天站在虚空,杀意滚滚呼啸而出,阎空的脸色,瞬间苍白。

“报应不爽,今日,你也死。”秦问天手指一颤,刹那间,剑意翻滚,阎空只感觉被一股滔天杀伐剑意锁定身体,他腾空逃窜,却见剑光穿透而过,噗嗤的声响传出,他的身体朝着下空坠去。

阎空,死。

“走。”阎家长老袍袖挥动,离开这边。

阎空的父亲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走到阎空身边,将尸体报了起来,抬起头,冰冷的扫了秦问天一眼,随即,他也跟着阎家之人离去。

秦问天明白,阎家,恨他,但却不愿和他结仇;阎空父亲,更恨他,但阎家,不会允许他复仇。

这是他展露出来的天赋与实力,带来的。

阎家的行为,对冷家的触动是极大的,他们在想,该如何处置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