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飞回,将秦问天的身体截住,苏沐雨和莫倾城也各自退回,看到黑影已经没入到密林之中。

秦问天的嘴角有一抹鲜血溢出,眼眸冰冷,却又妖异无比。

“回去吧。”苏沐雨低声说道,莫倾城点了点头天,她知道即便他们继续前行也有危机,看了身旁的秦问天一眼,莫倾城发现此刻的秦问天彻底的变了,妖俊而冷漠,黑发飞扬。

“叶无缺,你会付出代价。”秦问天吐出一道声音,白鹤倒转飞回,秦问天冰冷的声音回荡在空。

叶无缺的眉头微微皱了下,秦问天那冷漠的眼眸,依旧在脑海中回荡,那一刻的秦问天,太妖。

帝星学院考核弟子撤离黑暗森林、大山死亡的消息很快在皇城传开?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大山虽在帝星学院认识他的人不少,但放眼皇城,却并不怎么出名,之所以能够引起极大关注,自然是因为如今皇室和帝星学院如今的微妙关系,他在这时候被人杀死在黑暗森林,便有些蹊跷了。

各种流言蜚语在皇城中蔓延,最终的矛头,皆都指向皇室以及帝星学院的矛盾。

在楚国,帝星学院的地位一直超然,对于这庞然大物,楚国的皇室也一直是容忍态度,只是扶持皇家学院以及神将武府尽量削弱帝星学院的势力,这样的平衡持续了太多年,但如今,皇家学院和神将武府合并,皇室,终于不愿继续容忍帝星学院的存在了吗?

楚国的人当然不会知道为何皇室会选择在这种艰难的时机出手,毕竟,如今楚国可是四处燃烧着战火,反叛的叛军攻城掠地,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不断朝着皇城方向逼近,这是大围剿,从边境开始,要将整个楚国控制,这无疑是皇室最为艰难的时刻。

据说,如今皇室的军队早已经开始收缩,准备好了将半壁江山都让给叛军,所谓合则强、散则弱,皇室只能有所放弃,方能将自己的力量凝聚起来。

此时,在楚国的皇宫之中,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有着不少身影分列两旁,然而主位之上,竟然并非是楚天骄,而是萧嵐。

萧嵐斜躺在座椅之上,手指敲击着扶手,似乎有着特殊的节奏。

“准备如何了?”萧嵐平静的问道。

“楚家这边没有问题,只是九玄宫那边的强者何时能到?”楚天骄对着萧嵐回应道。

“这两天吧。”萧嵐目光又看向楚天骄对面的萧律,问了声:“雪云国这边呢?”

“快了,三天之内能到达。”萧律回应一声。

萧嵐这才微微点头,闭目养神,沉默了片刻,才又开口道:“萧律,这次辛苦你了,若是事情成功,我会向九玄宫反应,你那一脉,或许能回去。”

“多谢兄长。”萧律面含笑容,恐怕外人很少有人知晓,雪云国的皇室一族,其实,只是九玄宫萧氏一脉的分支。

“时间差不多了,这几****会让人暗中挑衅帝星学院,压迫他们主动出手。”楚天骄含笑说了声,之所以会选择在这种时机对帝星学院下手,当然是因为这乃是千载难逢的契机,因为向来不问下辖国度事情的九玄宫,想要动一动帝星学院。

楚天骄不知道具体的原因,萧嵐身为九玄宫三大派系之一萧氏一脉的后人,既然他来了肯定有他的理由,楚天骄不会去问,他知道这不是他该问的。

萧嵐眼睛虽然闭着,但其实也有着心事,想要拿下帝星学院,可不容易啊。

曾经洛天涯就想做了,可惜没有成功,帝星学院的背后,多少有些苍王宫的影子在,当天罡境的人物出手的时候,那幕后的影子,就会出现。

以前萧嵐根本没有关注过,但如今,他却隐隐感觉,这一缕联系,或许就是因为苍王帝苍那可能隐藏在帝星学院的秘密。

帝星学院有三大奇地,天星阁、天河殿、天梦林,那秘密会隐藏在这三大奇地,还是其它的地方?

秦问天已经能够踏入天星阁第七层了,他有想过找人直接对秦问天下手逼问他,然而想到公羊弘他便算了,这时候不适合节外生枝惹上天罡境的人物,要动秦问天的话,自己最好不要有牵扯,毕竟他弄不清楚公羊弘和秦问天的关系到底如何。

虽然他萧氏一脉不会在乎一个公羊弘,但一位天罡境的强者发疯的话,对于他这种后辈,就很惨了。

至于太山的死,他们,根本没有在乎。

然而他们不在乎,帝星学院,却很在乎。

这一天,帝星学院刻意为太山以及子俊刻了一块碑石,这块碑石,位于帝星碑这里,子俊虽然还未正式入帝星学院,但在碑石之上,对于子俊的介绍同样为帝星学院天才学员。

这对于帝星学院都是开创先河的,帝星碑见证着帝星学院的历史以及荣耀,从来没有学员的死亡,能够刻在这里。

但这一次,帝星学院破例这么做了。

寒风吹拂而过,仿佛透着一股萧瑟之意,在帝星碑前站着许多身影,甚至有诸多学院的长老,他们一个个神色肃穆,注视前方。

刻碑是任千行的意思,他要帝星学院名记这历史性的事件,这不是简单的刺杀,而可能是宣战。

若干年后,如若帝星学院还存在,这段历史,会被后人所提及,如若帝星学院消失,那么一切也都无所谓了。

所以当任千行提出刻碑的意见之时,罕见的,帝星学院的许多长老意见惊人的一致。

他们,都同意了。

在这些学院长老的身后,聚集了许多帝星学院的弟子,他们开始都很诧异为何会因为太山以及还未正式进入学院的少年刻碑,但随着一些传言,他们似乎懂了,这可能将是帝星学院历史性的一次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