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嵐,这从未出现过在皇城视野中的青年走上了战台,只见他抬头看着薛冷峰,那眼神,给人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比刀锋都要锐利。

“你不是我的对手,滚吧。”

萧嵐平静的吐出一道声音,使得薛冷峰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他乃是天煞盟的盟主,在帝星学院的地位非同一般,天煞盟,是帝星学院成立时间最早的学生盟,有着象征意义。

如今,却被人羞辱。

而且,楚天骄带来的五人,前面四人无论实力如何,但都表现得颇有礼数,然而这最后一人,却截然相反。

猖狂、自大,似乎有意羞辱帝星学院。

“那要战过才知道了。”薛冷峰声音冷漠,回击对方。

“嗡!”狂风掠过,萧嵐的身影突然间动了,整个人化作了一道虚幻的光芒,他的眼睛抬起盯着薛冷峰,这一刹那,薛冷峰只感觉自己置身于一股奇妙的意境之中,他想要抬手抵抗,都似乎有些艰难。

帝星学院战台方向,有人身体站了起来,露出震惊之色。

“轰!”一道声响传出,整片空间一片死寂,只见薛冷峰胸口仿佛裂开,血迹不断渗出。

“滚!”萧嵐手掌拍打而出,白闪耀,薛冷峰被轰下了战台,只见顾老身形一闪,将薛冷峰的身体接住,问道:“没事吧?”

“老师,让你失望了。”薛冷峰看着顾老,有些歉意的道。

原来,天煞盟的盟主薛冷峰,便是荣耀长老顾老的弟子。

“败了便败了,无妨。”顾老安慰说道,但他的眸子当中却蕴藏锋芒,刚才萧嵐出手给他的感觉,那是一种精神层次上的攻击压迫,这样的人,很可怕。

皇家学院,绝没有萧嵐这号人物。

“帝星学院,不过如此。”萧嵐冷冰冰的说了声,话音中透着一缕邪异语气,这样的局面,没有人能反驳他的话。

五战,四败。

今日楚天骄强势前来挑衅,果然是有备而来,若非苏沐雨战胜了一场,他们会更惨。

但即便是此刻的结局,依旧很难堪,帝星学院四大盟,其中三大学生盟的盟主,皆败!

这场惨败之局,将会对帝星学院的声誉造成极大的影响。

楚天骄的目的,显然将达到!

();

楚天骄站起身来,虽大胜,然而面上却无得意之色,相反,只见他对着帝星学院长老席躬身行礼,道:“诸位长辈可有话可说。”

顾老将薛冷峰放下,看向楚天骄,此人不骄不躁,天赋异禀,确实乃是罕见的人物。

可惜,野心很大,想要平定楚国,让楚国皇室一手遮天。

没有帝星学院,没有秦府势力,皇权为尊。

“胜败平常之事,今日之战,我帝星学院弟子当谨记,以后更需刻苦修行。”顾老无论心中如何想的,但至少表面上不能让楚天骄笑话,毕竟这楚天骄虽话说的漂亮,然而狼子野心,谁人不知。

“前辈胸襟,楚天骄佩服,只是,秦瑶一事,我依旧要再提,还望前辈海量,让秦瑶小姐随雪云国太子萧律回国。”楚天骄依旧客气,不卑不亢说道。

“此事你问秦瑶意见即可,我如何有权替人决断。”顾老有些不悦道。

“只要帝星学院诸位前辈不阻拦我们这些小辈便可。”楚天骄再言。

“这么说,你是要用强?”顾老眼中闪过寒芒。

“不敢,本就是小辈之间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自己来处理最好,当然,如若帝星学院以多欺少或者长辈阻挡小辈,那楚某也无话可说。”楚天骄将一定大帽子扣在帝星学院头上,这让诸人似都明白了他的用意。

刚才他挑战帝星学院战胜之后,此刻又刻意激将,这岂不是要让帝星学院不得阻止他们带走秦瑶,否则,就是弟子无能,却以老欺少了。

“三皇子殿下的逻辑,真是让人哭笑不得。”顾老讽刺一声:“按照你的意思,你们前来挑战,赢了,就能随便抢人了?帝星学院不准干涉,否则就是以大欺小?你当我帝星学院是什么地方了?”

“前辈如此理解,楚天骄无话可说,若是帝星学院一味坚持,我只好离去,但帝星学院的名声,恐怕不太好听。”楚天骄微笑了下。

“不过是赢了几场蓄意安排好的战斗,怎么感觉皇家学院仿佛真的站在帝星学院头上了?”秦问天有些看不惯,这楚天骄虽看似谦逊,但实则咄咄逼人,强势的很。

“帝星学院准备不足,而你们,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几名未听说过的强者,这就叫胜了今日皇家学院登门拜访,礼尚往来,帝星学院也会回访,对于楚国皇城学院弟子而言,元府境的弟子大多都已毕业离去,这一层次的战斗根本没什么说服力。”

秦问天缓缓的说着,使得诸人神色凝了下,听秦问天的意思,似乎准备找回场子了,就连顾老的眼眸都微微亮了下。

“相反,皇城诸武府学院教导弟子,大多皆为引导修行,在轮脉境这一境界教的最多,而且人数也多,轮脉境的比拼才更合适一些,五天后,帝星学院可带五人拜访皇家学院,轮脉境不限具体修为,皇家学院可现在便去挑选弟子,而我帝星学院可保证,这五人绝不会是外面请来的,皇家学院一定认识。”

秦问天无疑是在暗示,我帝星学院不会和你们一样,去请不认识的强者来战斗。

顾老看了秦问天一眼,随即笑了起来,今日皇家学院拜访,实则为了打脸、造势,秦问天的提议无疑非常不错,但重点是,要保证胜利。

毕竟,皇家学院和神将武府合并之后可是有很多优秀弟子,不过他们的优势,便是秦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