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于其他人很难想象的事情,但在秦问天身上,其实非常的简单。

甚至,他根本就没有去想刚才那道剑光,此刻的他正平静的看着江秀,一如登上这座战台那样平静、淡然,仿佛他只是做了一件简单而微不足道的事情般。

他很清楚自己参加此次君临宴的目标,击败江秀,的确并不是那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况且,他还不是击败最强状态下的江秀。

“还需要战吗?”秦问天平静的说了声,他没有去以言语羞辱江秀,刚才的那一道剑光,远比任何的言语更有力。

江秀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唯独手臂上不断有血滴落而下。

他是江秀,京城十秀之一,今日君临宴他本期待绽放耀眼光芒。

然而可悲的是,他在此次君临宴的舞台,只有一战机会,一战,断臂。

因为他手中的剑有着杀意,所以秦问天斩断了他执剑之手,何其强烈的羞辱,此时的他身体都微微颤抖着,尤其是看到秦问天那平静淡然的眼眸,他还能说什么?他还有脸说什么?

转过身,江秀走下了战台,来时何等义气风发,他对这场君临宴有多少期待。

但是,只有一战。

秦问天看着江秀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微微仰头,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天穹的太阳,随即缓缓的移过,落在了楚王台青玉龙椅王座之上。

人群看到这一幕神色愣了下,秦问天,似乎,想要说什么。

“我叫秦问天,天雍城,秦府、秦川之子,秦问天!”

脸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意,秦问天缓缓的吐出一道声音,也不知道对谁而说,为何而说。

他叫秦问天,秦府、秦问天秦川,之子。

这似乎,是无言的宣告。

楚天骄看到秦问天的眼眸似落在他的身上,神色平静如水,这是在向他宣告么?

秦问天想要通过君临宴证明自己,从而让他不敢轻易动秦昊以及秦川。

弱小和隐忍根本不会让他人注意到你的存在,唯有强大的实力与天赋,方能让他人忌惮,况且,实力与天赋,能为他带来强有力的支持,譬如帝星学院、神兵阁。

当然,这也就是一柄双刃剑,当你绽放光芒之时,那些阴暗中的刀剑,随时可能会加诸在你的身上。

秦问天转过身,走下了战台,虽然只有一战,然而在这君临宴的战台上,他仿佛让人重新认识了他般。

那曾站在风雪中的少年,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执着与坚韧。

“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剑术神通?”若欢笑看着走回来的秦问天,眼眸中有着异彩。

“天生就会。”秦问天耸了耸肩,玩笑似的说道。

“脸皮变厚了。”若欢笑得格外的美丽,她这师弟,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创造了她所不敢想象的奇迹。

当初她前往天雍城接秦问天的时候,可没有想过一年后的他,会有如此风采。

“问天,你的身法虽然厉害,但距离剑太近,以后还是谨慎点战斗。”秦瑶对着秦问天嘱咐道,虽说秦问天的身法极为厉害,但她依旧忍不住担心,毕竟那漫天剑雨,任何一道剑光都有着可怕的杀伤力。

如若江秀实力更强一些,能够施展秦问天无法避开之剑,那样的近身战斗太危险。

“知道啦,姐。”秦问天捧着秦瑶的脸颊笑着说道,使得秦瑶瞪了他一眼,然而心中却有着一股股暖流,刚才秦问天在战台上的话音,让她心中温暖。

“凡乐那家伙呢?”秦问天见到凡乐不见了,不由得问道。

“去醉妙楼下注了。”若欢听到秦问天问起凡乐不由眨了眨眼睛,那家伙,可是个奇葩啊,看到秦问天战胜江秀,立即溜去不远处的天妙坊分部醉妙楼。

“人才。”秦问天翻了翻白眼,这胖子,真会想办法啊。

九座战台上的战斗依旧在持续,而且会持续许久,因为秦问天已经战了一场,因此有许多休息时间,要等到第九战台所有人战斗完毕,才可能再次轮到他出场。

裁判虽然有权随意点将战斗,但也必须顾及到出场次数,不可能因为针对某个人而让他持续出场战斗,那显然有失公允。

雪云国的司空明月、第二剑、第三剑、七夜中的五夜纷纷绽放了自己的实力,然而都还未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想必现在都隐藏着一些实力,看不出他们的真正战力有多强。

毕竟和秦问天这样的黑马,可是极少,第一战就将京城十秀斩落马下。

一轮过后,人群对九座战台的战斗都有了初步的认识,那看似实力最弱的第九战台,反而爆发出最为激烈的争夺,涌现出了不少优秀的人物,是战斗最惨烈的一个战台。

即便是最后出线的人也迷雾重重,击败了江秀的秦问天极有可能占据一个席位。

第九夜虽是女子,但实力也非常厉害,轻易击败了一位不弱的对手。

罗成他只用了一招斩了对手一条手臂下来,让人暗叹帝星学院修罗盟成员的狠辣。

除他们之外,第九战台还涌现了一些厉害的人物,神风学院的落开阳的实力便也非常不错,他第一轮击败的对手本也是被人看好的人物,但他却很轻易的淘汰了对方,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但第九战台最后的晋级名额只有两个,意味着这些人迟早会碰撞,淘汰其中的弱者。

落开阳此刻在一处人群之中,只见他身旁有着一漂亮的少女,依偎在他身旁,笑着道:“开阳,以你的实力,绝对会有机会的。”

“放心吧小月,只要不遇到秦问天、第七夜以及罗成他们几个人,到最后再与他们碰撞,我会努力争取晋级下一轮。”落开阳点了点头,他最忌惮的人就是秦问天和第七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