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日来,秦问天白日沉浸于神纹参悟、夜间则冥想以及修行千锤百炼法,对于外界之一切不闻不问,如今的他也改变不了什么,既然秦昊让他不必管,他便不管,只是专注于提升自己。

此刻秦问天所在的修炼场地上有许多铁片,上面有着许多复杂的纹路,都是这几日来他练习参悟神纹刻上去的,那些神纹像是拥有生命般,浮动在铁片之上,交织成神纹图画。

“如今,我的准确度越来越高了。”秦问天站在那,体内星脉之中,一个个神纹如同符号般闪耀,那些奇特的神纹排列组合成一柄锋锐无比的利剑,拥有强大的穿透力,而在秦问天的手上,则有一巨大的锤头,如同星魂般的锤头。

秦问天脚步微颤,顿时体内那神纹利剑顺着星脉涌动了起来,朝着他手臂扑去,随即流动到那天锤之上,而在同时,秦问天的手臂举起,随即狠狠的朝着下方的铁片落去。

“哐当!”

一声脆响,天锤落在了铁片之上,顿时只见那铁片上,一柄利剑神纹闪耀星辰光泽,吞吐锋锐气息,根本看不出具体神纹轨迹,使得秦问天露出一抹喜色。

“炼器最重要的神纹都不是问题,炼器便会轻而易举了,果然是天生的炼器师。”

秦问天低声笑道,虽然对自己的刻制神纹颇为满意,但秦问天依旧不知道自己相比于其它炼器师有多恐怖的优势。

秦府议事大殿,秦府之人齐聚一堂,不过神色并不那么好看。

“天雍城现在怎么样了?”秦川目光扫视周围,开口问道。

“家主,如今已至年末,许多在外修行之人也都回来了,但天雍城依旧是只许进不许出,虽然老太爷的武卫给予了那边很大压力,制衡住银羽骑士团以及楚龙卫,不过我秦家外出之人,时常受到欺凌,天雍城的人都传言,我们秦府怕是度不过这次危机了。”

“皇城那边呢,可有消息传来,还有帝星学院那里,是否有消息?”秦川再问道,秦府在皇城中自然也有自己的情报网。

“皇城那边……”下面之人神色闪烁,开口道:“皇城那边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天雍城发生之事,消息被封锁了,而叶家叶无缺,前几日踏入了轮脉境第九重,加快了冲击元府境的步伐,被‘上面’的人看重,帝星学院,都感觉到了压力,再加上皇室施压,他们对少爷之事,没有那么积极。”

“咔嚓!”秦川双拳紧握,发出脆响,眼中闪过一道锋芒。

“问天展露如此天赋依旧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叶无缺的天赋以及皇室的重压,压制住了他的光芒。”秦川心中低语:“问天,希望你能快点成长起来,证明给那些人看看。”

“通知下去,秦府之人减少外出,另外,将秦府储存的几颗星陨石,送去问天那里。”秦川神色闪烁,使得人群内心颤了下,看来秦川是要不惜一切,将秦问天先培养起来,即便秦府真有不测,也要留下一个希望。

秦问天很快拿到了秦川命人送来的星陨石,这一次是三颗,这让秦问天感觉到心中不是滋味,秦府这些年都是入不敷出,资源不断被消耗,可以说很穷。

然而,这也更坚定了秦问天前进的步伐。

这一日秦问天走出了秦府,从侧门出去的,银羽骑士团已经在秦府正门驻军,和秦府的人对峙,却也一时不敢下达杀令,虽表面平静,然而秦问天却知道暗中必然有汹涌的暗流,这是一场博弈。

不过他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独自来到了天雍城中央区域的星河公会。

星河公会遍布楚国百城,总部位于楚都,天雍城的星河公会也只是分会,虽星河公会从来不干涉外界之事,但依旧有着极强的话语权,其能量无法估量,甚至秦问天听说,楚都的星河公会都并非是总部。

正因为星河公会地位的特殊,秦问天才会来到这里,一是为了学习炼器、二则是为了在星河公会中取得一定地位,将来到了皇城也不容易遭到暗算。

“星河公会又有炼器分会、炼丹分会、武命分会以及天河分会,义父都说星河公会是最神秘的势力,深不可测。”秦问天看向前方的恢弘大殿,心中暗道。

“秦问天。”就在此刻,一道声音传来,秦问天转过身,随即看到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身前,乃是天雍城四大美女之一的林月,她在几日前的考核中被神风学院招收为弟子。

林月在年祭结束之后便要前往皇城,因此想要为此行多做一些准备,来到星河公会找封平大师为自己炼制一柄神兵,封平大师可是能够炼制出一阶上品神兵。

“秦府都要灭亡了,你竟还有心思炼制神兵准备前往楚都?”林月看到秦问天感觉有些怪异,不由得笑了下。

秦问天眉头微皱,冷漠的道:“你林家毁灭,秦家都会依旧存在。”

这林月开口便扬言秦府要灭亡,让秦问天生厌。

“放肆。”林月神色微变,扫向秦问天,她平日里受到宠溺,何曾被人顶嘴过,不由得很自然的呵斥了一声,不过随即她便又抿嘴浅笑,道:“差点忘了,你秦问天如今已是天才,不是当初的秦问天了,难怪这么嘴贱。”

“嘴贱?”秦问天有些无言,这女人是习惯了大小姐的姿态了吧,厌恶的看了一眼林月,秦问天便转身而去。

“你……”林月感觉到秦问天眼神中的厌恶和蔑视,不由得脸色阴沉着跟了上去。

林月乃是天雍城四大美女之一,又是天才人物,在天雍城极为耀眼,每次出门朋友都奉承着,然而在白秋雪觉醒星魂之后,所有人都觉得她不如白秋雪,楚都之人亲自为白秋雪而来,让她很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