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心里顿时十分复杂,八阿哥本就是因为救她才被关进了宗人府,现在又是为了她开赌局惹了康熙发怒,竟要赐死他,他这样对她,她如何能见死不救!可若要救他,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如何能救得了他?

僖嫔那里是指不上的了,她现在只怕牵扯上八阿哥,躲这事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会帮自己。可出了僖嫔,她还可以去求谁呢?晴川心急如焚,在原地转了几圈,脑子突然灵光一现,想出一个人来。德妃!德妃可是宫中有名的好人,对她自己也曾是多有指点,若去求了她,会不会让事情出现转机?

晴川不敢耽搁,忙向永和宫跑了去,到了那却得知德妃不在宫中。守门的宫女认出晴川是乾清宫的人,口气上也客气了几分,说道:"德妃娘娘陪着皇上去了钦安殿佛堂了。"

晴川想追去佛堂,可又怕被康熙看到,只得强自按捺住急躁,在永和宫外等着德妃。直到天色黑透了,德妃才由一群宫女簇拥着从外面回来。晴川见了,赶紧扑了过去,跪倒在德妃脚下。

还未曾开口,便听得德妃已是叹了口气,问她道:"可是为了八阿哥的事情来的?"

晴川向德妃磕下头去,央求道:"八阿哥是为了我才这样的,请德妃娘娘救救八阿哥。"

德妃面上现出为难之色,说道:"这……本宫刚刚在佛堂已经劝过皇上了,可是圣意已决,本宫实在无能为力。"

晴川听了心中更是惶恐,连连磕头道:"娘娘,求求您了,求您发发慈悲救救八阿哥吧。"

看她如此,德妃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之色,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这样吧,本宫也不想看着八阿哥枉死,你去承乾宫走一走,把八阿哥的事告诉里面的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晴川一怔,不由问道:"承乾宫里住的是什么人啊?"

德妃顿了一顿,这才答道:"是八阿哥的生母,良妃娘娘。"

"良妃娘娘?"晴川入宫已有段时日,却还从没听说过这个良妃娘娘的事情。

德妃便说道:"你不用打听,只管去做就好了。能不能成功,就看你自己的了。"

听她这样说,晴川也无别的选择,只得向着德妃重重地磕了个头,起身离开。待她走后,德妃身边的翡翠这才低声问德妃道:"娘娘,良妃娘娘不是跟皇上说过,她终生都不再踏出承乾宫一步吗?"

德妃说道:"事急从权,兴许她会为了她的儿子破例一次。"

翡翠却是有些担忧,"可是皇上那么恨她,会不会火上加油啊?"

德妃有片刻的失神,默了一下,这才答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命这东西谁都不好说,或许皇上明儿一醒来就念及父子之情放了八阿哥,或许皇上看到良妃姐姐不但不肯饶恕,反而杀念更重了,这都不是没有可能的,总之死马当作活马医,一切就看八阿哥的造化了。"说完便长叹了一口气,转身向永和宫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