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一时语结:"我……"

康熙见状冷哼一声,"目光闪烁,言辞不正,若无心虚何至于此?既然不肯说,那么就是来路不正。反常即为妖,来人哪!"康熙突然扬声吩咐道,"把她押出去,明日午时火刑伺候。"

晴川没想到康熙竟会不问青红皂白就这样判了她的死罪,顿时惊慌失措,连忙高声叫道:"奴婢冤枉,冤枉啊……"

这里却没人听她的呼喊,李德全更是训斥上来拖人的小太监道:"还不赶紧堵了她的嘴,还想叫她惊扰了圣驾不成!"

那两个小太监忙用布团塞了晴川的嘴,不顾她的挣扎,强行将她拖出殿去。

大殿里,众人都隐隐听到了晴川的喊声,不一会便有消息传了过来,说皇上已处了晴川火刑,明日午时行刑。八阿哥心脏一紧,顿时便要从席上起身,却被身旁的九阿哥与十阿哥死死地摁住了。

十阿哥低声劝道:"八哥!那不过是个奴婢,死了也就死了,你难道还要因为她再去惹皇阿玛生气不成?"

九阿哥也低声说道:"冷静,这定然又是老四的诡计,八哥,你千万不能上了他的当!"

太子那里也是坐不住了,他还指着晴川这个仙姑帮他坐稳太子之位,哪里愿意叫她就这样死了,他起身就向偏殿而去,只想着求康熙饶了晴川一条性命。人还未走出大殿,却被德妃拦住了,德妃劝道:"太子,你别冲动,你这样会害死晴川的。"

太子焦急说道:"德妃娘娘,我不能看着仙姑死的!"

德妃不愿康熙与太子之间再生矛盾,忙劝道:"你想你不过是区区一个人,大内侍卫有多少?你觉得凭你一个人的力量,能救得了晴川吗?到时候皇上看到你为了晴川连父子之情都不顾,你以为皇上还会留她吗?"

太子听了也迟疑下来,同时更觉苦恼,急道:"那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八阿哥也挣脱了九阿哥他们的压制,从旁边走了过来,到德妃面前郑重一礼,求道:"还请德妃娘娘出手救一救晴川,她确不是什么妖孽之人,只是个品行单纯、心地善良的小宫女而已。"

德妃听了温和地笑了笑,说道:"本宫和晴川见过几次,对于她的为人也了解一二,知道她是个好孩子。"

太子在一旁急道:"请德妃娘娘救救她吧!"

德妃看了看八阿哥,略一沉吟,对太子说道:"这样,你们都回去吧,这里交给本宫,能不能保住她本宫也不敢保证,但是总比你们这儿等在这里白惹皇上生气的好。

眼下看来也只有如此,八阿哥与太子两人顿了顿,齐声向德妃道了谢。

德妃笑了笑,冲他二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先离开,这才转身走向偏殿,走到门口时脚步又停了停,深吸了口气,这才迈入偏殿之中。

僖嫔仍在康熙面前跪着,康熙坐在座上,却没看她,只用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不知在想些什么。听见德妃的脚步声,康熙抬起头看了过来。

德妃温柔一笑,蹲身向康熙行了礼。

康熙面色依旧阴沉,口气不善地问道:"你是受了太子和老八所托,来替那个妖孽求情的?"

德妃听了缓缓地摇了摇头,柔声答道:"臣妾是担心皇上身子骨,特地来看看。"她说着,又瞥了一眼地上的僖嫔,上前轻轻地扶起了她,笑着冲康熙说道:"僖嫔妹妹也跪了好一会儿了,臣妾可不可以替她向皇上求个情,让她回宫去呢?"

康熙没说话,却是挥了挥手。

德妃便冲着僖嫔做了个眼色,示意她赶紧离开。僖嫔虽心有不甘,可也知康熙对她已是心生怀疑,此刻多说什么也是无用,不如就先退了下去,待康熙怒火消减之后再来弥补。这样想着,僖嫔便向康熙行了个礼,沉默地退了出去。

德妃看僖嫔走了,缓步走上前来,劝康熙道:"天色不早了,臣妾伺候皇上歇着吧。"

康熙神态疲惫,却是说道:"朕睡不着。"

德妃奇道:"事情都已经解决了,皇上为什么还睡不着呢?"

康熙却没答话,只沉默地坐着。

德妃想了想,轻声说道:"让臣妾猜猜看。第一,臣妾看得出那个宫女对太子殿下很重要,如果不顾太子殿下的感受,冒然将她处死了,皇上和太子好不容易修复的父子感情又将面临考验。第二,皇上宅心仁厚,从来不滥杀无辜,这次只凭着一张画就断定她是妖孽,皇上心里也觉得不安。第三,这小小的宫女居然能叫八阿哥也出面为她求情,可见也却是个讨人喜欢的,就这样杀了难免可惜。"

康熙听了沉默片刻,反问德妃道:"爱妃一向都喜欢把人心看得这么透彻吗?"

德妃听了却是笑了笑,从容答道:"若真要揣摩人心的话,能不让人发觉才是高手。臣妾只是关心皇上。"

康熙轻叹一声,说道:"可是胤礽一直叫她仙姑,老八又出面为她求情,这太不寻常了。万一真是妖孽,留在宫中后患无穷。"

德妃伸手轻轻地替康熙按摩着头皮,笑道:"若真是道行高深的妖孽,刚才早就施个法术跑了,要是道行不深,皇上是真龙天子,又岂会怕她?依臣妾看,不过是个机灵的小丫头而已,绝对没有皇上想得那么严重。"

康熙虽没说话,德妃却察觉到他的身体已是慢慢放松下来,她继续帮他按摩着,嘴角边上却是泛起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伺候康熙歇下了,德妃才从乾清宫里出来,她身边的大宫女翡翠一直等在外面,忙迎了过来,低声问道:"娘娘,皇上可改了主意?"

德妃轻轻地摇了摇头,一边向永和宫走着,一边低声说道:"没有,皇上什么也没说。"

翡翠惊惧道:"难道真的要把那个晴川烧死?"

德妃没有说话,若有所思地沉默了片刻,突然轻声问翡翠道:"你说是太子威胁大,还是八阿哥威胁大?"

翡翠被她问得一愣,想了想才答道:"十四阿哥一直领兵在外,不得回朝,这段时间太子爷一直稳稳当当的才好,这样才能把太子之位一直给咱们十四阿哥留着。"

"不错,"德妃听了便轻轻地笑了笑,又凝神思量了片刻,低声吩咐翡翠道:"你去阿哥所给八阿哥送个信,就说……本宫尽力了,可皇上不肯收回旨意,已决意要将晴川处死,若想要晴川活命,只能靠八阿哥自己了。"

翡翠应了一声便走,可随后又被德妃叫住了,德妃沉吟一下,又交代道:"告诉八阿哥,叫他千万别怨皇上,眼下还是想法尽量保住晴川的性命才是。皇上也是一时火大,待过了这两天,也就知道是错怪晴川了。"

翡翠不明白德妃这是何意,忍下了心中的疑惑,转身往阿哥所去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