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座上的康熙更是勃然大怒,拍案斥道:"大胆胤礽,才出宗人府,就贪恋女色,你有没有把朕放在眼里?"

太子见康熙误会了自己,忙跪下了解释道:"回皇阿玛的话,儿臣要她不是为了女色,是想更好地帮助皇阿玛,她是个仙姑,能知过去未来,只要有她在儿臣身边,儿臣就再也不会犯错了。"

康熙听他说出这样鬼神怪力的话来,眼神却更是阴翳,转头看向晴川,"仙姑?"

僖嫔看得心中一惊,晴川是她储秀宫的大宫女,有个不好就要牵连到她身上,她忙强自提了胆气,笑道:"太子爷说笑了,她只是个寻常宫女,哪是什么仙姑?晴川,你下去。"

晴川巴不得有人来说这句话,闻言忙垂手躬身地向殿外退了下去。不曾想康熙却是突然喝道:"站住!"

晴川吓得一哆嗦,立刻跪了下来。康熙凌厉阴沉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默默地打量了片刻,这才冷声问道:"莫非你跟太子受巫蛊之术有关?"

此言一出,殿中众人心头上俱都一震,大阿哥是皇长子,康熙的亲生儿子,都因巫蛊之事被削爵、圈禁,旁人若是沾上了这个,定然只有一个死字了。众人齐齐噤声,晴川更是吓得脸色惨白如纸,急忙跪伏在地上,大声叫道:"皇上,冤枉!奴婢并不知什么巫蛊之术!"

康熙没有说话,只冷冷地打量着晴川。

八阿哥虽一直沉默,心思却转动地极快。上一次查巫蛊之术,一直支持自己的大阿哥被圈禁,这一次,又落到了晴川头上,明面上看着只是一个小宫女,两头却连着后宫最得宠的储秀宫僖嫔,与他这个最得圣宠的八阿哥。

一箭双雕!老四这一手玩得真是高明!

又见晴川神色惊惧地跪在那里,瘦弱的身子簌簌发抖,八阿哥心中某处忽地一软,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只是对这个宫女好奇,感兴趣,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的身影已经悄悄地占据了他心中的某处。

八阿哥抬眼,看向默默坐在对面的四阿哥。似是察觉到了八阿哥的目光,四阿哥也看了过来,目光相接之时,八阿哥忽挑着嘴角挑衅地笑了笑,然后从席上离座,走到康熙面前跪了下来,朗声禀道:"皇阿玛,儿臣和这个宫女很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宫女,儿臣敢担保,她跟二哥的事绝无关系。"

晴川怎么也想不到为自己挺身而出会是他,一时不觉有些愣怔,只呆呆地看着他,没了反应。

太子那里却已反应过来,忙也在一旁跪下了,说道:"儿臣也可担保,晴川与巫蛊之事全无关系。"

康熙听了目光反而复杂起来,从太子身上移到八阿哥处,最后又落到了晴川身上,冷声道:"一个小小的宫女,居然跟朕的两个阿哥有所牵连,这也太不简单了。李德全,把她带到偏殿去,朕要亲自审理此事。"

李德全应了一声"嗻",叫人押了晴川去偏殿。晴川已是吓得有些腿软,起身时踉跄了几步才站稳了。她不由转头看了一眼四阿哥,见他目光低垂,漠然地坐在席上,仿佛这殿内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干系。

晴川只觉得心中似被利刃猛地刺了一下,倏然一痛。她用力地抿了抿唇瓣,转过了视线,默默地跟着李德全出去。

四阿哥此刻才敢抬起头来,看向晴川背影。一切事情都再照着他设计的方向发展,可是他的心中却丝毫不觉喜悦,反而是慢慢漫出无穷无尽的苦涩来。

康熙看一眼僖嫔,又吩咐道:"你也一同过来。"

僖嫔不敢多说,只得小心翼翼地跟在康熙身后去了偏殿。好好的一个晚宴竟出了这样的事情,殿中众人一时议论纷纷,几个阿哥过去把太子与八阿哥扶了起来,九阿哥更是忍不住埋怨道:"八哥,你怎地如此莽撞,别人躲这事还躲不及,你怎么还偏偏自己凑了上去!"

八阿哥没有解释,只沉默地走回到了席上,看向对面的四阿哥,举了酒杯起来,含笑道:"四哥,老八敬你一杯。"

四阿哥没说话,只淡淡笑了笑,举杯一饮而尽,既然早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不管是苦是痛,狠心咽下了便是了。

偏殿里,僖嫔与晴川俱都跪在了康熙面前,康熙冷冷扫了她二人一眼,喝问道:"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僖嫔乖觉,知道此事多说了,一个不对便会引来杀身之祸,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听康熙问,便十分委屈地低下了头,说道:"臣妾也是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还是叫晴川说吧。"

晴川此时已冷静了许多,镇定答道:"回皇上的话,奴婢在入宫前在太子殿下的府上当过差,有幸帮太子处理了几件事,实在跟巫蛊之术无关。"

僖嫔这才在一旁帮腔道:"是啊,是啊,她如果真的有巫蛊之术,早就把自己变走了,怎么会留在这儿让皇上审问呢?"

康熙猜疑地看向晴川,问道:"真的只是这样?"

晴川忙重重地磕了个头,沉声答道:"奴婢不敢期满皇上。"

康熙心思极重,心中仍是有疑忌,又问道:"那八阿哥呢?他又怎么会站出来为你求情?"

晴川不敢把她和八阿哥之间的纠缠全盘托出,想了想,便答道:"在南苑的时候,八阿哥打了很多猎物,请奴婢帮忙烧烤,当时皇上在,皇上不记得了吗?"

康熙记得此事,不由点了点头,"朕记得。"

晴川便又说道:"也许是八阿哥觉得奴婢为人老实可靠,不忍心见奴婢被冤枉,所以才帮奴婢求情的。"

康熙缓缓地点了点头,冷声道:"说得到是的头头是道。"

正说着,派去了储秀宫的小太监回来了,将一张画交给了康熙,回禀道:"皇上,奴才查了整个储秀宫,什么都没找到,只找到这个——"

那画上只画了一片树林,当中一颗大树树干带孔,样子十分的古怪,正是晴川刚入宫时画给僖嫔的,与遗落在太子别苑的那张画一模一样。康熙只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这……这不是跟太子府里画的那个图是一样的吗?"

僖嫔心里一惊,闻言忙洗白自己道:"这是她画来交给臣妾的,说是她的家乡,托臣妾帮她找找这个地方,其他臣妾一概不知。"

康熙冷眼看向晴川,问道:"你家乡是哪里的?"

这话却一下子把晴川问住了,这要她怎么答才好?胡乱说个地方自然不行,康熙只需派人一查就知道真假,可若是告诉康熙她是从三百年后穿越过来的,那更是会被康熙当做妖孽直接烧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