胤礽那里又央求他道:"老四,你赶紧帮我去办两件事。一是帮我去查找一下仙姑的下落,二是再帮我找个地方,我一会儿给你画出图来,那是仙姑一直想找的地方,上次就是因为没有找到,仙姑才跑掉的,这次我一定要设法把她留在我身边。"

四阿哥听了淡淡地笑了笑,应道:"好。"

废太子被释,引得朝中形势变化颇大,原来一些拥护八阿哥的朝臣立刻动摇起来,只想着先看看情况再说。九阿哥见原本大好的形势突然变成这样,恼怒异常,气得骂道:"老四心怀鬼胎,我才不信他是因为什么兄弟情义才求皇阿玛释放废太子的!那些朝臣也是混蛋,先前一个个表忠心,眼前一见风头要变,立刻都缩了回去!"

八阿哥反应倒是平静,劝九阿哥道:"老九,你冷静些,不管怎样,废太子总是咱们的二哥,皇阿玛能放他出来,就说明是顾念着父子之情,这不是坏事。"

十阿哥也是劝道:"八哥说的是,再说了,皇阿玛虽然放了废太子,可现在还是最宠信八哥啊,九哥你担心太多了。"

九阿哥阴沉着脸不说话,八阿哥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别想这些了,要怎样做皇阿玛自有打算,我们这些做儿子的,只要尽心就好了。走吧,好些日子没去打布库了,一同去吧!"

十阿哥听了忙上前拉了九阿哥,几人往布库房而去。到了那,不曾想却在布库房里遇到了康熙。

康熙也正在练武,见他们几个进来,便笑着招呼八阿哥道:"老八过来,他们说你布库打的最好,露上两手给朕看看!"

八阿哥却不敢和康熙动手,连忙推辞道:"皇阿玛,您怎么……"

康熙却是说道:"少废话,布库房里只有对手,没有皇阿玛,拿出你真本事好好给朕看看。"

说着便出手招呼了过来,八阿哥只能出招抵挡,两人顿时打在了一起。康熙自幼习武,如今虽然上了些年岁,可身体却很是硬朗,出手十分迅疾,呼呼带风。八阿哥本就武艺不俗,便也被他激起了好胜之心,使出全身功夫,只见的两人你来我往,拳来脚往,打得精彩无比。

四阿哥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副场景,他心中不禁有些迟疑,要不要把手中的证据交给康熙,若交了,晴川自然跑不了,老八也会失宠,可是废太子却可凭此重新坐上太子的宝座……

那边八阿哥已是占了上风,一拳打出,眼看就要落到康熙身上,他忙飞快地收回拳来,跪倒在地上,告罪道:"皇阿玛恕罪!"

康熙却是哈哈大笑起来,笑道:"好好好,老八的功夫果然大有长进,身手敏捷比起朕当年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哈哈哈……"

见到此景,四阿哥暗道皇阿玛宠信老八,传位之举呼之欲出,倘若再不连消带打,灭了他的气焰,他就真没戏唱了,废太子即使复位,也不过是个蠢钝之人,两害取其轻……四阿哥终于做了选择,端着手中的锦盘走上前来。

康熙刚擦过了汗,顺手把汗巾丢给了一旁侍立的李德全,回头看到四阿哥过来,问道:"老四,你怎么来了?"

四阿哥恭声禀道:"皇阿玛,儿臣有事启奏。"

康熙微微一怔,问道:"什么事不在朝堂上说,非要来这里打扰。"

四阿哥小心答道:"是有关废太子的。"

康熙听了面色一沉,"那逆子又做了什么?"

四阿哥将事先准备好的木偶与在太子别苑搜出的晴川画给太子的树林图递了上去,沉声答道:"回皇阿玛话,前些日子废太子搬去毓庆宫,要儿臣给他收拾些东西,结果儿臣在废太子的别苑里发现了很多巫蛊之术,儿臣怀疑他这些时日之所以会大逆不道,放浪形骸主要是巫术所致,还请皇阿玛明察。"

李德全将这些东西俱都端在了康熙面前,康熙拿起那写了废太子生辰的木偶看了看,沉默下来。李德全瞥了一眼康熙的面色,小心地说道:"皇上,太子爷是您一手带大的,他的性子您还不知道?要是没有巫蛊之术,怎么会忽然之间性情大变呢?"

康熙面色更加阴沉,冷声喝道:"马上去查!"

四阿哥等得便是此话,闻声应诺道:"嗻。"

康熙看了那些东西,再无心思打布库,起驾回了乾清宫,只剩下八阿哥几个留在布库房里。九阿哥愤愤道:"老四早不为废太子出头,晚不为废太子出头,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出来说话,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十阿哥也附和道:"我也算是看出来了,四哥是有心扶持废太子上位,废太子为人老实厚道,哪有八哥对他的威胁力大?柿子当然拣软的捏了。"

八阿哥却是沉默不语,老四这个时候突然弄出了巫蛊之事来,心思的确歹毒,自古以来皇帝最为忌讳的便是巫蛊之术,谁沾了都将会是杀身之祸。这次,老四的目标会是谁呢?

事情很快便有了结果,经查,发现大阿哥用巫术镇魇胤礽,阴谋暗害亲兄弟,并搜出镇魇物,康熙大怒,命拘执大阿哥,革爵,幽禁其府。朝中顿时一片哗然,因八阿哥少时为大阿哥生母惠妃所抚养,所以两人关系一直较为亲密,而大阿哥自从自己夺储无望之后,便转到了八阿哥一方。大阿哥被幽禁,这是对八阿哥势力的沉重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