僖嫔便叹了口气,说道:"没想到她跟了我一辈子,居然还会犯这种错?还好皇上没事,不然整个储秀宫都要陪葬。现下她已经去辛者库做苦力了,这乾西四所不能没人管,以后晴川就顶替她的位子。"

众人听得都是一惊,谁也没想到僖嫔竟然会指了晴川出来做储秀宫的大宫女。平日里和晴川交好的人自然高兴,可像心莲、挽月那样平素对晴川不好的,便又惊又嫉,只怕她掌权后会趁机公报私仇。

其实晴川自己也很是意外,她一个被掳来做小宫女的,内务府里查一查都还是黑户口呢,竟然成了储秀宫的总管大宫女,这可真是打死她都没想到的事情。

僖嫔宣布完了,叫了众人出去,又特意留下了晴川交代了几句,无非就是"本宫信任你,你千万不可辜负了本宫的信任"之类的话。晴川不敢说别的,只一一应下了,又恰如其分地表了表忠心,这才退出了正殿。

待回到乾西四所,早已有一群宫女在等着奉承晴川,心莲与挽月几个更是陪着十分的小心,上来就先向晴川请罪。晴川心里明白新官上任虽忌讳的就是倒后账,她现在虽然是大宫女了,可若是这些人一个劲地在她背后使坏捅刀子,她也受不住。

晴川一句话硬话也没说,只是笑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公报私仇的,我们天南地北好难得才能聚在一起,也算有缘,以后应该有赏赐一起分,有活一起干,像一家人一样才对。"

心莲几个顿时心安,连连赞了晴川几句,这才一一散去了。晴川回了房,关上了房门,这才长舒了口气,叫道:"官也不好当啊!"

素言忍不住笑她道:"看看你,这才到哪啊,以后你要是能成了这宫里的主子,岂不是还要愁出病来?"

晴川吓得连摆手,说道:"快拉倒吧,我连个宫女都不愿意当的,如果有机会,还是能出宫的好。"

素言淡淡地笑了笑,没说话。她为了良心不杀晴川,可四阿哥那里怎么办?朝中立八阿哥为太子的呼声越来越高,一旦八阿哥真的登上了太子之位,那么四阿哥就再无翻身之机了。

不过朝中拥立八阿哥为太子的呼声虽然很高,可康熙那里却是没什么反应,德妃入宫早,对康熙的脾气多少知道了些,便猜出康熙心中还是舍不了废太子胤礽的。四阿哥入宫给德妃请安的时候,德妃便与他说道:"太子虽然愚鲁,毕竟是皇后嫡出,他跟皇上之间的父子之情是怎么也抹不去的。老四,你若真有孝心,不如来永和宫,帮本宫把太子照顾好就行了。"

四阿哥一时有些惊愕,想了想,问道:"这……皇阿玛会不高兴吧?"

德妃却是笑了,说道:"人心是肉长的,不管他犯了多大的错,父子总是父子,你别看皇上眼下天天宠着八阿哥,可心里还是惦着太子的,前几日还问起太子的生辰呢。"

四阿哥听了更是意外:"皇阿玛问了太子的生辰?"

德妃若有所指地说道:"你皇阿玛嘴上虽硬,心却是极软的,现在不肯原谅太子,只不过是拉不下那个面子来。真不知道将来谁有这个本事,能让你皇阿玛跟太子重归旧好?那才真是帮了你皇阿玛的大忙。"

四阿哥伸手轻轻地敲动着桌面,沉默了片刻,说道:"额娘放心吧,儿臣知道了。"

没过几日,四阿哥便在朝会之上奏释放废太子。

四阿哥一身朝服,立在御前慷慨而谈:"儿臣听闻宗人府的管事对废太子诸多苛刻,令废太子有轻生的妄念,儿臣听闻实在心痛难当,他犯的错再多,毕竟是皇阿玛的儿子,赫舍里皇后唯一的骨肉,老四从小一起长大的兄长,所以……"四阿哥一撩袍角,跪了下来,求道:"儿臣想替废太子求个情,请皇阿玛恩准他搬出宗人府,另迁别院居住。"

康熙沉默良久,下旨道:"让废太子迁出宗人府,搬去毓庆宫住吧。"

朝臣们顿时议论纷纷,四阿哥却是充耳不闻,下朝之后亲自去宗人府接了废太子胤礽出来。胤礽已是知道自己能出来全靠了四阿哥出力,感激道:"老四,多亏了你替我向皇阿玛求情,这份情二哥一直记着!"

四阿哥忙笑了笑,说道:"皇阿玛以仁孝治天下,二哥是我的兄长,你有难,我出手搭救,天经地义。二哥快别说谢不谢的了。"

一行人往毓庆宫走着,路上却正好遇到了僖嫔乘了步辇从对面过来,胤礽现在虽然已被放出了宗人府,可却还是废太子的身份,只得与四阿哥避让到了路旁,两队人相错而过时,胤礽却一眼瞥到了紧跟在僖嫔步辇旁的晴川,忍不住失声叫道:"仙姑!"

晴川哪里敢惹他,忙低了头贴紧了僖嫔的步辇,只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僖嫔却是察觉出来,回头扫了废太子一眼,低声问晴川道:"晴川,你认识废太子?"

晴川在太子别苑中住了不短的日子,不敢撒谎说不认识,只好含糊道:"奴婢进宫之前在太子别苑上当过差。"

僖嫔冷声说道:"如今你可是储秀宫的人了,过去的一切都应该忘掉才好。"说着又鄙夷地瞥了一眼废太子,不屑道:"什么仙姑不仙姑?我看他的脑子都在宗人府里给关坏了。咱们还是别招惹他,赶紧走。"

僖嫔一行人匆匆走了,胤礽想追上去,却被四阿哥一把拽住了,低声劝道:"二哥,你刚从宗人府出来,千万别再惹得皇阿玛生气了!"

胤礽这才不甘地转回身来,叫道:"像!太像了!可是仙姑怎么又会在宫里呢?一定是我看错了!"

四阿哥看了看晴川远去的背影,问胤礽道:"二哥,你说僖嫔娘娘身边那个宫女长得像仙姑是吗?"

胤礽忙点头道:"简直像极了。老四,你都不知道那位仙姑有多灵?自从她在我身边之后,我什么都顺了,可是她一跑,我又立马被关了,你说邪不邪?"

四阿哥想了想,又问道:"你说的那位仙姑叫什么?"

胤礽答道:"晴川,仙姑说她叫晴川。"

四阿哥没说话,只微微垂下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