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一把拉住了素言,低声说道:"素言,你别进去。"

素言奇道:"怎么了?"

晴川把素言拉到了一边,与她说道:"刚刚皇上不知怎的,觉得胃胀,你也知道人在病中,难免火气就比较大,娘娘都快应付不了了,何况你我呢?"

素言听了却是心中一动,暗道自己既然不能亲手杀晴川,不如利用这件事,让皇上把晴川从僖嫔娘娘身边带走,这样晴川顶多是受些惩罚,失了僖嫔的宠信,倒不会有性命之忧。

晴川见素言半天没有反应,不由得有些着急,低声道:"你在想什么?还不快走。"

素言想了想,却是说道:"晴川,我有办法治好皇上的胃胀。"

晴川听了一愣,惊讶地看着素言。

素言解释道:"是真的,我们家乡有一个办法,说拿菱角和猪肉泡在一起煮一夜,一口喝下去,就会让腹胀平息。"

晴川听了一喜,说道:"那太好了,你马上去做,我去回禀僖嫔娘娘。有了这份功劳,僖嫔娘娘也能放你一马,不会总是苛责你了。"

她说着就要转身回殿里,素言忙一把拉住了她,骗她道:"你先别着急,你听我把话说完啊,我今天做糕点的时候砸到手了,连拿铲子的力气都没有,你叫我怎么去做啊?"

晴川不疑有他,当下只紧张地问道:"你的手伤到了?严重么?"

素言忙把左手向袖中抽了抽,掩饰道:"只是和面的时候闪了一下,没事,歇一歇就好了,我看不如你去做吧。"

晴川想了想,说道:"也好,你先回去歇着吧,我去做,等有了赏赐咱们两人一起去领。"说完便叫素言快走,又交代道:"你回去吧,金嬷嬷那里我去帮你请假,我晚上得当值,不用给我留门了,你早点睡。"

见晴川对自己毫无戒备,素言心中百味掺杂,一时说不出是苦是甜,她怕再被晴川看出破绽来,不敢多说,急忙转身回了乾西四所,只等着听到晴川被罚的消息。就这样煎熬地等到第二天早上,便听得有人来拍她的房门。素言惊得立刻从床边跳了起来,强压下心中的慌乱去开门,却见是心莲站在门外。

心莲见素言脸色苍白,神色慌乱,奇道:"喂,你怎么了?满头大汗的。"

素言没答话,只是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心莲没好气地将一个小瓷瓶扔到素言怀里,答道:"哪,给你的,你不是跟晴川说你的手闪到了,连铲子都拿不起来吗?她一大早就去太医院拿了这瓶药,叫我来交给你。"

素言看着那小小的瓶子,眼泪再也忍不住了,猛地抬头看向心莲,问道:"晴川人呢?"

心莲不知素言情绪为何会变得如此激动,心中十分惊讶,答道:"好像给皇上拿药去了吧。"

素言再顾不上许多,只撒腿就向储秀宫跑去,不曾想刚出了乾西四所却撞到了晴川身上。

晴川一把扶住了她,奇道:"素言,你怎么了?"

素言却急道:"晴川,那方子我记错了!我刚刚查了医书,菱角炖猪肉会吃坏肚子的。"

晴川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你怕我被皇上责怪啊。放心吧,没事的。"她又见素言急得满头是汗,不由笑道:"刚刚我去帮你拿药,回来的时候灶台上的锅子不见了,不知道是哪个宫女偷嘴拿去吃了。"

素言闻言便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双手合十地念道:"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晴川笑了笑,正欲说话,远处却跑了个小宫女过来,急匆匆地说道:"晴川,僖嫔娘娘叫你快些过去。"

晴川与素言两个俱都是一愣,两人不由对视了一眼,素言便塞了一个荷包到那小宫女手中,问她道:"可知道是什么事?"

小宫女一脸的急色,答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刚才有侍卫把金嬷嬷押走了,说是皇上喝了她进献的肉汤之后便引发了腹痛,已是传了太医了,僖嫔娘娘叫晴川赶紧过去伺候。"

晴川忍不住咋舌,难怪她回去找不到那锅子了,想不到竟然是金嬷嬷偷拿了去领功去了。她回头看了一眼素言,低声问道:"怎么办?"

素言先打发走了那小宫女,这才交代晴川道:"我查过医书了,那方子虽然会引发腹痛,却不会有生命危险,皇上既然传了太医,估计很快就能痊愈,只是事到如今咱们千万不能承认这事了,就咬定了什么也不知道好了。"

晴川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储秀宫。太医已给康熙熬了药,康熙喝下去后便止住了腹痛,太医看过了那肉汤,也说这里面并没下什么毒药,只是有些食材食性相克,不能放在一起煮罢了。

僖嫔忙向康熙请罪,康熙到也没责罚她,反而好言宽慰了她两句,起身去了乾清宫。

僖嫔没想到金嬷嬷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心中十分的气恼,可看在她忠心伺候自己多年的份上,还是出力保下了她一条命,只叫人把她贬进了辛者库。过了两日,事态平息了,僖嫔又把储秀宫里的人都召集到了一起,问道:"金嬷嬷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吧?"

众人哪里敢出声,只垂手侍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