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秀宫中,素言心中早已是乱成一团。

今天她在小厨房做点心的时候,有个宫女十分不小心地撞到了她的身上,混乱之中,她的手中已是被人塞了一张纸条和一个小小的纸包。纸条上只写着三个字"杀晴川",简短明确,下面落着四阿哥与她事先商定好的暗号。

这是四阿哥向她传递的消息,只是,四阿哥为什么要杀晴川?

素言心中又是疑惑又是慌乱,心神不定地回了房间。她被僖嫔在小厨房里关了许多日子,因为是试图接近皇上而受了罚,落入众人眼中便成是要攀高枝的人,对她十分地瞧不起,也只有晴川待她和善,相信她的解释,还特意向僖嫔求了情,把她从小厨房里放了出来,还怕她被别的宫女欺负,特意把她的床铺调到了自己的房中。

可是,她现在却接到了命令要去杀了晴川。

素言从未觉得自己如此为难过,理智告诉她要听从四阿哥的命令,用这包毒药杀了晴川,可是良心却叫她不能如此。一方是四阿哥,一方是晴川,理智与良心两下了撕扯,一时间,她只觉得心中矛盾异常!

素言咬了咬牙,她入宫来不就是为了帮四阿哥么?她不能叫他失望的!她拿起桌上放着的水壶,打开盖子,将那包药粉小心地撒了进去,然后默默地坐在了凳子上,等着晴川回来。

外面天色渐黑,晴川才从储秀宫里当值回来。她见素言一直呆愣愣地坐着,奇道:"怎么了?素言,你发什么呆呢?"

素言猛地回过神来,急忙摆手道:"没事,没事。"

晴川想了一想,又问道:"是不是又有人欺负你了?素言,你别怕,我去帮你!"

她这样一说,素言心中更觉愧疚起来,呐呐地说不出话来。晴川见状只当她又是被心莲、挽月等人欺负了,便安慰她道:"你别理会心莲她们,她们以前也没少欺负我过,只要不怕她们,她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了,再说还有僖嫔娘娘那里呢,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她那里告状去!"

晴川一边说着,一边在桌边坐下了,提了茶壶正要喝时,却被素言猛地一把夺了过去。晴川一惊,好奇地看向素言,问道:"素言,你怎么了?"

素言却是掩饰地说道:"茶凉了,我再给你沏一壶吧。"

说完也不理会晴川,拿了茶壶就飞快地跑了出去,待到了茶房无人处,素言却是忍不住哭了,自从她入宫以来,唯有晴川这样真心待她,可如今她却要杀晴川,这叫她如何下的去手!

素言独自在外面哭了片刻,重新换上了干净的茶水,这才回了房间。晴川见她眼圈微红,知她是在外面哭过了,却不知她又是怎么了,便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你哭过了?"

素言忙摇了摇头,勉强笑道:"没有,刚才在外面被风迷了眼,揉红了。"她不愿再提这些,便又岔开话题问道:"今天皇上可去了储秀宫?"

晴川摇了摇头,答道:"皇上没有来,不过那个八阿哥却是又来了,僖嫔娘娘偏生叫我伺候他。"她说着便忍不住用手捶了捶腰背,愤愤道:"那八阿哥也是使唤人不闲累,一会叫我端茶,一会叫我倒水的,要累死我了。"

素言被僖嫔一直拘在小厨房里,所以倒没听说过八阿哥喜欢上晴川的传言,闻言还当是八阿哥还因为之前的事情故意欺负晴川,心中颇觉得对不住晴川,劝道:"你忍一忍吧,他是个阿哥,只要别在顶撞他,过几日许就能不和你计较了。"

晴川点了点头,说道:"我懂你的意思,只是我不明白僖嫔娘娘为何要把我往八阿哥身边推,一听说八阿哥过来找我,非但不生气,还要给我放假,说叫我好好地陪着八阿哥。"

素言虽然聪慧,可一时也想不明白,不过心中却突然隐隐有些担忧起来,如果八阿哥与僖嫔娘娘真的交好起来,倒是对四阿哥的大业极为不利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便歇下了。晴川累了一天,倒下很快便睡着了,可素言却一夜无眠,睁眼着眼睛直到天亮。

晴川今日还要当值,简单地梳洗了一番便匆匆忙忙地走了,素言因现在只有小厨房里的工作,反而是比较轻松一些,将两人的屋子都收拾利索了,这才带上门出去。

路上,便听得在一起当值的几个宫女私下里议论道:"难怪这几日都在宫里见不到四阿哥呢,原来是是失宠了啊。"

素言心中一紧,又听另一人说道:"那是啊,眼下八阿哥正得宠呢,皇上连内务府总管的职务都给了他。不过八阿哥也的确有本事,这宫里谁不说他一句好啊,就连咱们僖嫔娘娘也是对他称赞有加呢。"

素言怔了一怔,心中顿时明白过来,眼下僖嫔娘娘跟八阿哥走得那么近,晴川是他们唯一的联系,难怪四阿哥会想杀她了。

这样想着,人已是进了储秀宫,有个宫女端着盘点心从小厨房里出来,看到素言过来神色顿时一松,赶紧把盘子塞进了她的手里,说道:"皇上在呢,主子要了点心,这是刚做出来的,你赶紧给主子送过去吧。"

素言听了不禁有些奇怪,平日里这往主子面前送点心都是大伙抢着做的活,轮不到她身上的,今天为何要让她送去了?素言心中狐疑着,端着点心盘子向正殿走,刚到了门口正好迎面碰到了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