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没两日,管理内务府的裕亲王告老,内务府总管的位子便空了出来。康熙已回到宫中,朝会上便有大臣提出这事来,因是之前一直是四阿哥胤禛帮着裕亲王管理内务府,所以隆科多便带头举荐了四阿哥胤禛,谁知却被康熙否定了,把内务府交给了八阿哥胤禩管理。

此事一出如水落油锅,顿时激得朝中一阵热闹,很多人见风使舵,立刻倒向了八阿哥一方。可不管众人如何对八阿哥拍马奉承,八阿哥都是面带微笑淡然处之,读书习武全不耽误,与平日里更无两样,只除了与储秀宫的来往稍稍多了一些。

很快,宫中便有流言传了出来,说是八阿哥看上了储秀宫里的一个小宫女。

隆科多听了冷笑不止,说道:"什么样的小宫女,能叫一向隐忍的八阿哥如此失了分寸?不过是故意放出来遮人耳目的,明显着是和储秀宫那位联合了!"

四阿哥沉默不语,随意地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隆科多瞥了他一眼,便又劝道:"你别再怪四福晋了,她也是因为太在乎你了,也是怨我,在南苑的时候我是碰见了她的,只想着她是舍不下你才偷偷跟着的,谁知道会惹出这样的事情来!"

四阿哥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她都给我负荆请罪了,我如何还能怪她,再说了她本就是个内宅妇人,哪里懂得朝堂上的争斗,我不怪她。也许真像额娘说的那样,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隆科多又安慰他道:"你放心,舅舅一定会竭尽全力,改变皇上的看法。"

四阿哥谢道:"那就有劳舅舅了。"他想了想,又说道,"老八和储秀宫的事情,我已叫了金枝进宫一趟,具体是怎么回事等她回来再说吧。"

隆科多便点了点头,"也好!"

四阿哥回到府中,金枝已是从宫里回来了,正在房中等着他,见他回来一边小心地伺候着,一边说道:"四爷,你猜我进宫看到谁了?"

四阿哥只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却没说话。

金枝不敢卖关子,忙又接着说道:"就是那次我们在宫中遇到的,被人追打的那个宫女,叫做晴川的,四爷还记得她么?那次四爷还因为她和老八起了争执的。"

四阿哥微微一怔,问道:"怎么了?"

金枝神秘地一笑,说道:"原来啊,老八对付她是假的,老八喜欢她。我带着礼品去了储秀宫,想借着给僖嫔娘娘赔罪的机会打探一下她的反应。结过去的时候正好碰到晴川在院子里和别的宫女踢毽子,僖嫔娘娘和老八都在一旁看着呢,看着很是融洽的样子。"

金枝瞥了四阿哥一眼,又继续说道:"四阿哥不知道,那个素言已经被放出来了,据说还是晴川向僖嫔娘娘求的情,听储秀宫里的人说,她们两个关系好得很,晴川很是护着素言呢!根据我看戏这么多年的经验,我觉得事情是这样的。僖嫔娘娘没儿子,所以就培养了几个宫女,晴川是一个,那个叫素言的也是一个,然后让她们去勾引各个不同的阿哥,素言勾引你失败了,晴川勾引八阿哥就成功了,所以她就开始全力地帮八阿哥。"

四阿哥默然不语,过了片刻才说道:"虽然你猜得未必都对,不过老八对晴川的确是与别人不同。"

金枝不由问道:"那你想怎么做?"

四阿哥默默地站着,许久没有回答。老八既然借着晴川与储秀宫频频联系,他只要除掉了晴川,那这联系的借口就没了,这是最为简单有效的法子。可是,他现在为何却忽地犹豫了?就像是那天夜里,他等在永和宫外面,心中明明想去探望额娘的,可却没有勇气迈进永和宫的宫门。

后来,晴川提着灯笼从里面出来,她似乎看出了他的迟疑和懦弱,竟然鼓励他进去。在她的眼中,他第一次看到了怜悯与同情。她说,他的愿望一定能实现的。那一刻,他竟然觉得在这个世上,唯有眼前的这个小宫女才是能够懂得他的那个人……

四阿哥缓缓地收回了心神,淡淡说道:"以静制动吧,不过是个小宫女,老八也不敢做得太出格的。"

他是一时心软,这才不忍去害晴川的性命,谁知晴川自从穿越来了就一直走霉运,过了没两天竟是自己往刀口上撞了过来。

这日赵安正在宫门外等着四阿哥下朝,四阿哥还没出来,却看到了来送顾小春出宫的晴川。赵安看得一愣,不知晴川为何又会成了宫女,忙闪身躲到了一遍,暗中打量她。

晴川不知有人在暗中观察着自己,她将自己积攒的一些银钱交给顾小春,叫他带回去做家用。顾小春自是不肯要,晴川便将荷包塞进了他的怀里,笑道:"你和我客气什么,如果你现在花不到,那就替我攒起来,以后我用的时候再向你要便是。"

听她这样说,顾小春才将荷包收好了,说是替晴川积攒起来,等她出宫后用。

晴川看着顾小春走远了,这才转身往宫内走,不曾想没走几步却迎面看到了四阿哥。她心中不由一突,反应了一下才急忙避让到路旁,向他行礼请安道:"四阿哥吉祥。"

四阿哥只扫了晴川一眼,淡漠地点了点头,走出了宫门,等在外面的赵安忙迎了上来,小声说道:"爷,刚才和您打招呼的那个宫女就是奴才一直找的那个花魁!"

四阿哥听了微微一愣,回身看了一眼晴川的背影,问赵安道:"你没认错?"

赵安答道:"绝对没错,她怎么也会进了宫?万一看到了素言姑娘,那素言姑娘岂不是会有危险?"

四阿哥目光微敛,看不出喜怒来,只淡淡说道:"素言与她认识。"

赵安听了更是疑惑,不由说道:"她们认识?却不曾听素言姑娘说起过啊。"

四阿哥略一思量,说道:"是进了宫后才认识的吧。"

赵安想了一想,谨慎地问道:"可是素言有意瞒着爷?这丫头来历不明,还不知道背后是谁,她接近素言姑娘有什么目的?"

四阿哥默然不语,他最初只当晴川是个在宫中受人欺负的小宫女,想不到现在竟然又出了另外一个身份,她到底是什么人?又存着什么目的?素言又为何会和她交好……他的心一寸寸变硬,最后终冷声说道:"想法联系素言,叫她除了这个晴川吧。"

叫素言除了晴川,不但可以就此绝了晴川这个后患,还可以检验素言是否还听命于他。更重要的,从此以后,他那个坚硬如铁的心便再无一丝柔软……他闭了闭眼,转身坚定地向着宫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