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想金枝那里却是发了狠心,拼着事后被四阿哥埋怨也要治素言于死地,便接着哭道:"皇阿玛,四阿哥被这宫女迷了心窍,这个时候还要护着她,早在宫中的时候,这宫女就对四阿哥勾勾搭搭的了!"

四阿哥心中又愤又怒,他为了能向康熙身边安插个人,不知费了多少的心机,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她搅得一团糟,眼看着康熙已是对他起疑,她却又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他痛苦地闭了下眼,转头静静地看向金枝,眼中已是一片死寂之色。

金枝骇得一跳,顿时噤了声。

康熙是何等人物,此刻如何会想不透这其中的关节,糕点、宫女、老四,李德全……康熙最恨的便是有人往自己身边安插人手,不由得大怒,拍案道:"莫非你们想借着吃食在朕面前安插人手?你们好大的胆。"

天子之怒,雷霆万钧!

四阿哥忙磕头下去,大声叫道:"儿臣冤枉,儿臣万万不敢。"

一旁的李德全也慌得跪了下来,喊道:"老奴也不敢心存此念。"

康熙既觉恼怒又觉寒心,指着地上跪着的几人,回头对着身后的僖嫔气道:"瞧瞧,瞧瞧朕养的好儿子,好奴才,每时每刻都不忘计算朕,你说朕留着他们干什么?干什么?"

四阿哥把头抵在地上不敢出声,李德全也是吓得伏在地上连连磕头,倒是旁边的素言猛地反应来,四阿哥与李德全都已被康熙猜忌,事到如今也只能弃车保帅,唯有舍了她自己出去,才能保住了四阿哥,才能有希望!

素言用力咬了咬唇瓣,向前膝行几步,向着康熙重重地磕了个头,镇定说道:"皇上息怒,这件事跟四阿哥完全没有关系,都是奴婢惹的祸。"

便听得康熙冷冷地哼了一声,素言心中稍定,既然能容她说话,那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她又磕了一个头,接着说道:"奴婢自进宫以来,一心想攀龙附凤,第一次借故接近皇上,被僖嫔娘娘发现了。第二次又被四阿哥发现了,四阿哥宅心仁厚,不忍心看奴婢一错再错,所以才规劝奴婢,不想正好被四福晋看到了。刚刚奴婢借着糕点想接近皇上,再次被四阿哥发现。奴婢是僖嫔娘娘宫里的人,四阿哥说僖嫔娘娘正得宠,皇上身边好不容易有个知心的人,要是因为奴婢而受牵连,就不好了,所以才会让四福晋产生误会,望皇上明鉴。"

康熙沉默了片刻,冷声问僖嫔道:"是你宫里的人?"

僖嫔也想不到素言竟然会攀到她身上去,可素言确是储秀宫的人,这事没法不认,所以只能也在康熙面前跪下了,轻声答道:"确是储秀宫的宫女,臣妾教管不严,请皇上治罪。"

康熙面色阴沉,打量了素言片刻,问道:"既然你一心想攀龙附凤,为什么又替四阿哥说话呢?"

素言沉声答道:"回皇上话,人心都是肉长的,四阿哥一而再再而三地规劝奴婢,奴婢实在不忍心让好人受连累。"

康熙默然不语,帐中落针可闻,一片令人窒息的静寂,众人都不猜不透康熙的心思,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等着康熙的发落。过了半晌,康熙语带不耐地说道:"好了好了,朕听着也心烦,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老四,李德全不管你们心里有没有这么想,都最好打消这个念头,朕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听明白了吗?"

四阿哥与李德全两人早已是冷汗淋淋,闻言忙磕头应是。

康熙转而又训斥金枝道:"金枝,老四乃是皇子,纳妾也是祖制,你身为大家闺秀,这般撒泼,成何体统?下次再犯,朕就下旨休了你,命宗人府除籍,明白了吗?"

金枝也早已是吓怕了,连连磕头,颤声道:"是,金枝再不敢了。"

康熙神态疲惫,又看向僖嫔,交待道:"至于你这个宫女,你自己处置吧。朕累了,先去休息了。"

僖嫔知康熙心中不悦,也不想在此时凑上去受他迁怒,巴不得赶紧躲出去,闻言忙说道:"臣妾明白,回去定会好好约束宫中奴才。"

康熙颇显无力地挥了挥手,转身入了内帐。李德全飞快地瞥了一眼四阿哥,忙跟在后面进去了。素言低垂了头,跟在僖嫔身后出了大帐,一眼也没敢看向四阿哥。一时之间,帐中只剩下了四阿哥与金枝。

四阿哥跪在地上纹丝不动,心中一片冰凉。金枝偷偷地瞥了他一眼,见他如此情形也不觉有些害怕,可转念一想那狐狸精毕竟没能进了家门,也算是件好事。她起身走到四阿哥身边去扶他,陪着小心地说道:"四爷,起来吧。"

四阿哥没有起身,只转过了头静静地看她,眼神中满是陌生与冷漠。金枝一怔,顿时又觉得委屈起来,今日这事闹到了御前,纵然她有不对,可还不是因为他与那个宫女勾勾搭搭造成的?她不愿服了这个软,委屈道:"你看我干嘛?你管好自己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见她心思还放在男女之间的争风吃醋上,四阿哥苦涩地笑了笑,也不理会她,从地上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金枝一时傻了,在原地愣愣地站了半晌,这才魂不守舍地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