僖嫔刚才一听到素言的名字,心中便是一惊,现在又看到康熙瞅着那些点心出神,不由得更是懊恼起来,只怕素言再真入了康熙的眼。她看了看那些糕点,又看了看康熙,妩媚地一笑,说道:"不过是些糕点而已,皇上要是爱吃,臣妾也去学一学。"

不曾想康熙说道:"这个你学不会。"

僖嫔一怔,下意识地问道:"为什么?"

康熙却是轻轻地笑了,只是说道:"这个你永远也学不会的。"

僖嫔脸上温柔一笑,不再说话,心中却是恨得素言要死,只想着必须得找个什么法子除去了那素言才好。

再说素言这里,也早已是等得十分焦急,自从做完点心之后,她便一直候在御帐后面等着康熙传唤,可一直等到现在也没等到消息。她在原地来回地走了几圈,忍不住问默立在一旁的四阿哥道:"四阿哥,怎地到现在还没有回信?"

四阿哥面色冷静,只是问道:"你可有把握皇上能够看上你的糕点?"

素言点头道:"我仔细想过,皇上之所以这么多年都怀念那些糕点,不仅仅是因为糕点美味,而是那里面有他童年的回忆,我在来南苑之前接触了很多跟苏嬷嬷生前有过交往的宫女,她们说苏嬷嬷喜欢在身上带着艾草的香味,所以她做的东西一定也会有这个味道。我就根据她们说的,在点心里加了艾草,希望能够唤起皇上对过去的记忆。"

四阿哥想了想,赞道:"你做事一向谨慎,你的判断一定是错不了。"

听他如此说,素言心神稍定,抬眼看了看他,见他眉宇之间依旧一片冷漠之色,忍不住轻声问道:"四阿哥,您,您最近过得可好?"

四阿哥微怔,还未开口,便见李德全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低声叫道:"四阿哥!"

四阿哥忙迎了上去,问道:"怎么样了?"

李德全笑了笑,答道:"一切都打点好了,皇上要立刻召见素言姑娘。"

四阿哥神色一松,转头与素言说道:"你快去准备一下,多听李谙达的话,万事要谨慎小心。"

素言用力地点了点头,急忙向前走去,谁知走了还没两步,旁边暗影处却突然闪出一个小太监来,拦到了她身前。几人俱都是一愣,待看清了那人的模样,四阿哥愕然道:"金枝?你怎么来了?"

一身小太监打扮的四福晋那拉氏金枝苦涩地笑了笑,嘲讽道:"金枝不放心四爷,生怕那些下人奴才照顾不周,这才偷偷地跟了来,没想到四爷身边早已有个如此美貌伶俐的姑娘跟着了。"她说着,转脸去打量素言,口中啧啧有声,"果真是个美人!难怪四爷放不下,连出来狩猎都带着。"

四阿哥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到后面冷声低喝道:"闭嘴!我这里有事要办,你先回去!"

金枝本来一直就怀疑四阿哥在宫中有相好的宫女,刚才躲在暗处看到四阿哥与素言凑在一起低声说话,神态十分亲密,只当二人是在幽会,后来又见李德全过来叫素言去见皇上,心中更是大怒,便猜着是四阿哥为这个女人走了门路,这样带到皇上面前,一旦皇上出面赐婚,这宫女就名正言顺了,到时候进了门,她不管怎么不情愿,也得认下了。

这样的气,她金枝可受不住!

金枝看向素言,口里却是笑道:"这事可是四爷不对了,既然看上这位姑娘,回去和金枝说了,金枝自然会替四爷到宫里去要人,哪能叫四爷出这个面呢!您叫别人怎么看金枝?岂不是给金枝扣了顶善妒的大帽子?"

四阿哥脸色阴沉,紧紧地绷着唇角,显然已是十分恼火,可眼下就在御帐之外,也不敢与金枝起争执,只是压低声音喝道:"你简直是不可理喻!还不快点回去!"

李德全见了忙上前劝金枝道:"四福晋,您赶紧让一让,皇上召见素言姑娘,去晚了可不得了。"

金枝冷笑道:"好啊,正好我跟着一起去,我替四爷求了皇阿玛,要了这丫头!"

说着便伸手扯了素言,向着御帐处拉去。

素言急忙挣扎着,口中求道:"四福晋,您快松手!千万别误了四阿哥的大事!"

此话一出,金枝心中更是怨恨,转身扬手就给了素言一个响亮的耳光,骂道:"狐狸精!你倒是会装好人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一肚子坏水!"

说话间,金枝已是拉着素言到了亮处,御帐外的侍卫看到一个太监和宫女拉扯在一起,呼啦啦地围了上来,用刀剑压住了金枝与素言两人,出声喝问道:"什么人?胆敢在御前喧哗!"

金枝此时才觉出怕来,慌忙叫道:"别动手,我是四福晋,我是四福晋!"

她声音喊得高,就连帐内的康熙也听到了些,不觉有些奇怪,问身旁的僖嫔道:"老四媳妇?老四媳妇怎么来了?"

僖嫔摇了摇头,心思转了一转,便说道:"臣妾也不知道,不如叫进来问问清楚。"

康熙点头,吩咐了人出去叫金枝进来。片刻之后,金枝与素言及四阿哥等人进来,齐齐地跪在了康熙面前。康熙看金枝竟然做了太监打扮,心中顿时火大,怒声训斥道:"堂堂四福晋,竟然穿成了这个样子,还和个宫女拉扯起来,你……你简直太不成体统了。"

金枝也觉得委屈,赶紧挤出几滴眼泪出来,哭诉道:"皇阿玛,这个事儿你应该怪这个宫女才是,谁叫她心存妄念,跟四阿哥勾勾搭搭。金枝也是怕四阿哥被她挑唆坏了,这才偷偷地跟了过来。"

康熙面沉如水,冷声问四阿哥道:"老四,这是怎么回事?"

事已至此,当今之计只能是尽量遮掩,四阿哥答道:"回皇阿玛的话,儿臣是看这个宫女做的糕点不错,想跟她学一下,在皇阿玛面前尽孝,没想到就引起了这天大的误会,还请皇阿玛明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