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康熙很是平易近人,随意地问顾小春道:"什么好吃?"

顾小春还是第一次见到皇帝,心中既是紧张又是兴奋,听康熙问,忙把手中烤的鹿肉递了过去,"皇上,您尝尝这个!"

一直文静地坐在一旁的僖嫔,看了看晴川,又瞟了八阿哥一眼,脸上的笑意便多了几分,对晴川笑道:"有酒有肉,没有歌舞怎么行呢?晴川,你唱个歌给我们听吧。"

晴川人虽坐在这里,可一直恨不得能缩到暗影里去,只求康熙与僖嫔无视了她,不曾想却被僖嫔点名唱歌,顿时一愣:"唱歌?"

康熙抚掌道:"好主意,有酒有肉有歌,才是畅快的人生啊。"

晴川本还想着怎样婉言拒绝,可一听皇帝老子都这样说了,哪里还敢找借口,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那……奴婢献丑了。"脑中同时迅速地盘算着,必须得找一首既不"氵㸒荡"又不"反动",其中还不能有未来词汇的歌来!天啊,这简直是要她的小命嘛,现代歌曲除了情啊爱的,就是倾诉哀愁的,哪里有这样合适的歌曲嘛!

众人看着她,晴川连手心里都出了汗,想了半天总算想出一首歌来,忙清了清嗓子,轻声唱了起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歌唱到一半,康熙已是出声赞道:"好!"

晴川暗道果然穿越经典有经典的好处,虽然是被众多穿越女都翻唱烂了,可好歹词好不是?

火堆旁有酒有肉有歌,气氛甚是热烈。大太监李德全看着康熙高兴,便偷偷地退了下来,直走到远处一棵合抱粗的大树下才停了下来,对着一直默默站在暗影处的四阿哥说道:"老奴叫四阿哥久等了。"

四阿哥的目光还落在远处的火堆旁,闻言极浅淡地笑了笑,说道:"胤禛知道李谙达的难处。"

李德全见四阿哥还看着火堆那边,心思一动,凑近了几步,低声说道:"八阿哥最近挺扎眼的,皇上常常提到他。"

四阿哥听了便收回了视线,默了一默,低声说道:"咱们别管别人烤的肉怎么样,先把自己的肉烤好吧。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吧?"

李德全谄媚地笑了笑,保证道:"四阿哥,您就放心吧,老奴一定会给你办得妥妥贴贴的。"

四阿哥轻轻地点了点头。

李德全便又说道:"那老奴先回去了,小顺子那奴才年纪轻,奴才怕他不成事,得去亲眼盯着。"

四阿哥谢道:"那就有劳李谙达了。"

李德全赶紧侧身避过了他的礼,辞了四阿哥往御帐而去。康熙御帐内,小顺子早已经把几种糕点都摆在了桌案上,看到李德全回来,忙问道:"干爹,您看这样行么?"

李德全过去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那几盘造型美观的点心,赞道:"不错,做得很好。"

小顺子便松了口气,忍不住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干爹,你为什么不让素言姑娘直接在这儿候着,这样皇上问起来不是方便多了吗?"

李德全听了,抬手就给了小顺子后脑勺一巴掌,低声骂道:"笨,我们还不知道皇上是不是满意这些糕点,就把陌生人带进来,万一有个什么事,皇上一定能猜到我们内外勾结,到时候别说推荐素言姑娘了,连咱们自己的位置都保不住,现下咱们只是给皇上准备点心而已,皇上不满意,大不了不吃,跟我们没关系。皇上若满意,再传素言姑娘,一切都顺理成章。"

小顺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赶紧奉承李德全道:"多谢干爹教诲,儿子又学了一招!"

李德全得意地笑了笑,又叫人进来细细地嘱咐了一遍,要众人提起精神好好伺候着,外面就有小太监悄悄地传了信过来,说康熙带着僖嫔往御帐这边来了。过了没一会,帐外便传来了康熙爽朗的笑声。

"这帮年轻人真有意思,朕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

僖嫔有心替八阿哥说好话,便轻笑着说道:"这都是八阿哥的功劳,您看他做事不骄不躁的,跟属下也亲如一家,绝对有皇家子孙的风范。"

康熙点头称是,笑道:"这个老八,真是没看出来啊。"

两人谈笑着进来,李德全忙带着小顺子等人迎上前去,一边拧了热毛巾把子给康熙净手净面,一边小心地问道:"皇上还用些宵夜吗?"

康熙没多想,随口答道:"不用了,朕都吃饱了。"

李德全眼皮子就颤了颤,不敢多说,微微低下了头,正暗自合计着怎么能叫康熙看到那些点心时,康熙无意间却是瞥到了桌案上的那些点心,奇道:"哎?这里怎么有这些糕点?"

李德全心中一喜,面上却不带分毫出来,正欲答话,便听得僖嫔接口道:"大概是御膳房准备的吧。"

康熙走到桌案旁低头细看了看,摇头道:"不会,这样的糕点只有以前太皇太后身边的苏嬷嬷会做,李德全,哪来的?"

李德全腹中早已打了无数遍的草稿,听康熙问,不慌不忙地答道:"回皇上的话,这几日御膳房都做不出什么新花样来,所以奴才就想,不如让六宫中善于厨艺的人都来露一手,正好碰到这个叫佟素言的宫女,菜做得跟当年的苏嬷嬷有几分相似,就大胆拿来给皇上试一试。"

康熙拿起一块尝了尝,闭上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好,李德全,把那名宫女带来给朕瞧瞧,若真有本事就留在乾清宫吧。"

李德全等得便是这句话,闻言忙"嗻"了一声,退出了大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