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边平整的草地上,早已有小太监准备好了各种烧烤之物,火也已经烧好。八阿哥随意往火堆旁一坐,吩咐那几人道:"下去领赏吧,我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那几人听了忙谢了恩下去了。

八阿哥随手拍了拍身旁的木桩,抬头对一直站在旁边的晴川与顾小春笑道:"你们傻站着做什么?过来一起烤肉。"

晴川一时也搞不清这个八阿哥怀得是什么心思了,看他此时言语随和,不像是要欺负她耍乐的样子,可他一个高高在上的阿哥,非要拉着她来烤肉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是像僖嫔说的那样,八阿哥是喜欢她了?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她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暗道这怎么可能,这还不如她穿越回现代更靠谱一点。

晴川脑子里胡乱寻思着,便没上前来。见她没反应,顾小春便也跟着没动地方。

那边八阿哥见这二人呆在原地,微微地眯了眯眼睛,出声喝道:"你过不过来?"语气中已是带上了几分威胁之意。

晴川顿时回过神来,她就说嘛,这样的人怎么会喜欢她呢,他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物种的嘛!这样想着,晴川口里却是迭声应道:"过来,过来,马上过来!"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地往八阿哥那边走了两步,挑了一段木桩坐下来。

八阿哥笑了笑,把一根串了烤肉的木棍塞到了晴川手里,吩咐道:"那,这是我今儿打的猎物,你烤了给我吃吧。"

得,这不是一个下人,是两个下人伺候你一个人了吧,晴川暗中翻了个白眼,认命地替他烤起肉来。

顾小春坐到了晴川身边,偷偷与她说道:"这八阿哥到底要做什么?"

晴川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声答道:"我也不知道,据说他可能是看上了我。"

她只当自己说得小声,谁知话音未落,便听得一旁的八阿哥已是失笑出声,对着他二人应道:"不是据说,是真看上你了。"

晴川顿时又羞又窘,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听清她和顾小春的谈话。

八阿哥却是笑了笑,起身走了过来,在晴川身边坐下了,一边烤着手里的肉,一边很自然地说道:"这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我是喜欢晴川了啊,只有在她眼里,我才不是那个高高在上温文尔雅的八阿哥,我觉得这样挺好。"

是啊,因为在我眼里你就是个恃强凌弱的无赖啊!晴川心中暗自忖道,可这样的话打死她,也不敢当着八阿哥的面说出来。她正腹诽着,忽听得一旁的顾小春低声惊呼道:"晴川,你烤的肉要糊了!"

晴川吓得一哆嗦,手上一松,那串了烤肉的木棍一下子掉到了火堆上,等再被晴川手忙脚乱地扒拉出来的时候,上面的肉早已经烧成黑的了。晴川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旁边八阿哥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晴川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怒道:"有这么好笑么?"

八阿哥强忍住了笑,把晴川手中烤焦的肉拿了过来,把自己烤的塞递过来,笑道:"你先吃我的吧。"

他这样做,却叫晴川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推辞道:"你打猎最辛苦了,还是你自己吃吧。"

八阿哥把烤肉塞进了她的手里,笑道:"没事,你先吃吧。"

一旁的顾小春自然向着晴川,巴不得看到八阿哥吃那烤焦的,赶紧劝晴川道:"是啊,晴川,八阿哥既然叫你先吃,你就吃吧,客气什么。"

晴川迟疑地咬了一小口,见八阿哥脸上笑得十分狡猾,忍不住出声问道:"八阿哥,那你吃什么?"

"我啊?"八阿哥轻轻地笑了笑,猛地出手抢了顾小春的烤肉过来,扬起来冲着晴川笑道:"我吃这人烤的好了,至于他吃什么嘛——"他笑着又将晴川烤焦的那块烤肉扔给了顾小春,"就吃这块吧!"

顾小春又惊又气,不曾想这八阿哥居然行事如此泼皮,遂怒道:"你——"

话还没说出来,八阿哥已是低头在烤肉上咬了一大口,顾小春顿时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晴川见他二人孩子一般的斗气,忍不住也笑了起来。正笑着,便听得后面有人出声赞道:"好香啊!"

三人忙都转身看过去,却见康熙与僖嫔带着一堆的太监宫女,正站在不远处瞧着。八阿哥心中一惊,忙敛了嬉笑的神色,带着晴川与顾小春两个迎了过去,恭敬地向康熙与僖嫔两人请了安。

康熙晚宴上饮了几杯酒,心情正好,笑道:"朕被你们的香味引来了,怎么样?有没有朕的份儿?"

八阿哥忙笑了笑,应道:"多得是,皇阿玛尽管吃,我来给您烤。"

说着便把康熙与僖嫔向火堆旁引,僖嫔瞥了八阿哥一眼,心中甚为满意,抿嘴笑了笑,与康熙说道:"皇上您看,八阿哥多孝顺啊。"

八阿哥闻言眉梢微微挑了挑,却是没理会僖嫔,只埋着头给康熙准备烤肉。康熙见他如此表现,心下甚慰,轻轻地点了点头,朗声笑道:"朕好久没有这么围着火堆吃烤肉了。今儿借老八的光,咱们不讲君臣,只谈父子,好好地放松一回,怎么样?"

僖嫔忙凑趣道:"你们三个哪辈子修来的福分?还不快谢皇上的恩典。"

晴川三人便又重新谢过了恩,这才重新在火堆旁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