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正愣愣地想着,身旁的青石上却有人坐了下来。她惊讶地转头看去,正好看到了顾小春那张温和的脸。

"小春?"晴川奇道。

顾小春看着晴川,鼓足勇气说道:"晴川,这些王公贵族没有一个是好人,不如我们找个机会偷偷地逃出去吧,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晴川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见顾小春脸色涨得通红,还在紧张地看着自己,心中一暖,不由得笑了,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小春,我怎么和你说你才会明白呢?男人和女人之间不是谁对谁好就够的。

顾小春十分迷茫,他早在晴川还在成衣铺时就已对她倾心,更是暗自下了决心要对她好,可几次表白,晴川都拒绝了他。顾小春微微有些尴尬,心里却是极为不甘,又追问道:"那要怎么样才行?难道你喜欢在这里被折磨啊?"

她自然不喜欢在这里受折磨,可是很多事情却不是一走了之就能解决的。僖嫔既然已经挑明了说不许她离开,如果她和顾小春跑了,只能给顾小春带来灾祸。她在这里虽然是无家无业,可顾小春却是有的,他有祖传下来的成衣铺子,还有个母亲,能都抛开了不顾么?

看着淳朴而又单纯的顾小春,晴川却不知该如何和他讲清楚这一切。她苦笑着摇了摇头,轻声说道:"算了,跟你说你也不会明白的。小春,你可不可以离开一下,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见晴川如此神情,顾小春更是担忧起来,忍不住问道:"你不会想不开吧?"

晴川一楞,笑着答道:"怎么会呢?"

顾小春认真的看了看晴川,见她不像是在撒谎,便站起身来,"那好,你自己静一会吧,你什么时候想我陪你说话了,你就随时来找我,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晴川感激地点了点头,看着顾小春一步三回头地离去。

湖边又静谧下来,有微风拂过湖面,头顶的柳条轻轻摆动,光影变幻之间,连带着湖中的倒影也跟着生动起来,清风徐徐,似乎能带走人间的烦恼,感受着这一切,晴川心中也渐渐沉静了下来,不管怎样,该面对的一样也不能逃避,既然已经走到了此种境况,只能一步步坚持着走过去。

只是,远方的妈妈,你还好么?我很想你。晴川缓缓地低下了头,将脸深深地埋在了膝间,任那泪珠儿肆意流淌,任那思念随风远行。就让我再一次恣意流露我的感情吧,从此以后,晴川一定会在清空里活得更加顽强。

一直坐到天色渐黑,狩猎的人们归来,营地里复又热闹起来的时候,晴川才从湖边站起身来,轻轻地拍打了几下身上的草屑,转身向营帐走去。

帐篷里,素言也在,见到晴川回来,面带焦急地问道:"晴川,你跑哪里去了?刚才金嬷嬷来找你了,僖嫔娘娘要带着你去迎接圣驾呢,结果哪里也找不到你。"

晴川点了点头,听着远处时不时地传来众人的欢呼声,问素言道:"皇上已经狩猎回来了?"

素言点头道:"嗯,皇上和阿哥们都是满载而归,正在大帐那开宴会呢!"

正说着,旁边的帐篷有别处的宫女从晚宴上回来,兴奋地讨论着晚宴上的事情,便听得其中一人说道:"你们看到了没有?那几位阿哥打的猎物真是多,堆在一起都快有小山那么高了!"

边上有人满是倾慕地说道:"尤其是八阿哥,看不出他那样温和的一个人,换上了猎装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也有这样矫健的身手,我看就数他打的猎物多了,比大阿哥、四阿哥他们几个都多!"

"是啊!我当时就在帐外伺候着,可是亲眼看到的,皇上亲口赞了八阿哥功夫好,还赏了他一张宝弓呢,我听李谙达说了,那宝弓可是孝庄文太皇太后生前赐给皇上的,是天子的象征啊!"

其余的人齐齐惊呼起来,更有个小宫女压低了声音问道:"皇上是不是打算把太子之位传给八阿哥了?"

此言一出,那小宫女旁边一个年纪稍长的忙上前捂住了她的嘴,低声呵斥道:"作死啊!这事也是你敢说的吗?"

众人也是一片噤声,再不敢谈论下去,各自散去了。

帐篷之中,晴川与素言听得清清楚楚,晴川忍不住问素言道:"八阿哥身手这样好?"

素言秀气的眉头一直微微拧着,闻言不屑地轻哼了一声,说道:"八阿哥身手怎么能和四阿哥相比?这次能拔了头筹,还指不定用了什么手段呢,他一直和九阿哥、十阿哥他们交好,谁知道会不会是他们帮他啊!"

晴川没出声,虽然她也不喜八阿哥的所作所为,可却知道没有证据就胡乱地猜疑一个人是不对的,又见素言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不禁有些奇怪,问道:"素言,你是不是很崇拜四阿哥?"

素言神色微变,连忙摆手道:"你胡乱猜什么啊!我只是看不过眼罢了,四阿哥人沉默,不爱说话,难免要吃亏一些的。"

看她反应如此紧张,晴川倒是笑了,"崇拜又怎么了?我也很崇拜他啊!"可不是么,这人可是未来的雍正皇帝,她敢不崇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