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心中本就没有暗藏心思,行的事也光明磊落,便坦荡地回视着她。

翡翠瞧了晴川一会子,见她表情坦荡,便笑了笑,说道:"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了太医过来,如果你说的那个方子可行,咱们这就给娘娘熬了送过去。"

晴川知道她这是担心方子有问题,心中理解,便点了点头,在偏殿里等着太医过来检验。翡翠派了宫人去请太医,没过一会那太医便来了,听了晴川说的偏方,又细细地检查了蜂蜜,这才与翡翠说道:"方子和蜂蜜都没问题,既是民间偏方,姑娘不妨试一试。"

翡翠这才放下心来,亲自送走了太医,便又指挥着小宫女按照晴川所教的法子熬药,待蜂蜜水温热了,端进去之前,又与晴川说道:"你在这候着吧,娘娘若是用得好,定会有赏赐给你。"

晴川笑了笑,说道:"晴川不求赏赐,姑姑这里既然没事了,那我就先告退了。"说完便提了灯笼往外走去。

翡翠望着晴川的背影消失在宫门口,不由得低声叹道:"这样的心性,倒是难得。"

晴川在永和宫里耽搁了许久,再出来时外面天色已经黑透,她提了灯笼出了宫门,拐入外面的甬道,却突见到前面有人影闪入暗处。晴川吓得心中一紧,身上汗毛顿时都竖了起来,忙低声喝道:"谁在那里?!"

片刻之后,那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淡淡说道:"是我。"

晴川小心地向前举高了灯笼照了照,待看清了那人之后,心中更是一惊,意外道:"四阿哥?"

四阿哥望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还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后,两人的第一次单独碰面,晴川心情十分复杂,一时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便只向他请了个安,提了灯笼转身退下。四阿哥却又突然叫住了她,低声问道:"德妃娘娘的咳嗽好点了吗?"

晴川回过头去,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四阿哥掩饰似地弯了弯唇角,说道:"我看你从永和宫里出来,一定见过德妃娘娘了。"

晴川想了想,答道:"奴婢只是送药,没见着娘娘。"

四阿哥脸上闪过了一丝失望之色,轻轻地点了点头:"哦,这样啊?"

晴川忽地想起了那次见面时他曾对自己讲过的那个故事,一个老夫人有两个儿子,却因大儿子从小不在身边长的,所以便只偏爱着小儿子……四阿哥和十四阿哥虽然同为德妃所生,可生育四阿哥时,德妃位份尚低,不足以抚养皇子,所以四阿哥生下来便交给了佟佳皇贵妃抚育,直到后来皇贵妃病逝了,四阿哥才又回到了德妃身边。而那时,德妃已经又生育了十四阿哥,待两个儿子的薄厚自然不同了。

现在想来那故事他分明就是在说自己。

晴川忍不住问道:"四阿哥不进去看看娘娘吗?"

四阿哥面上神色微微一滞,默了一默,却是答道:"本来要进去的,可是忽然想起有一些事没有做,准备回去了。"

因为不受母亲喜爱,所以哪怕明明很担心她的身体,却也只是独自在宫外徘徊。看到他脸上难掩的落寞之色,晴川心中不觉有些不忍,又轻声问道:"四阿哥没有带随从?"

四阿哥摇了摇头。

晴川便说道:"那奴婢送四阿哥一程吧。"

四阿哥便点了点头,说道:"好。"

晴川打了灯笼与他同行,一路上两人均是沉默,晴川正想着说点什么,听得四阿哥突然问道:"最近可还有人欺负你?"

晴川怔了一怔,静默了片刻答道:"没有,谢四阿哥关心。"

四阿哥没说话,两人之间复又沉默下来,晴川被这种沉闷压得难受,只得随意找了个话题说道:"奴婢听说四阿哥近日又得了皇上的褒奖,四阿哥一定很高兴吧?"

四阿哥听了却停下步子,转身看着晴川,问道:"你知道什么是高兴么?"

晴川被问的一愣,想了想答道:"就是当下的快乐。"

四阿哥缓缓地摇了摇头,缓慢而又坚定地说道:"不,不,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的高兴是曙光乍现,是你远远地看到前面有一条大道在等着你,而你迟早要踏到那条大道上去。"

他只这样一说,晴川已是明白了他的野心与抱负,暗道你是未来的雍正皇帝啊,自然是早晚要踏上那条大道上去的。四阿哥见晴川一直沉默,便又问道:"你在想什么?"

"嗯?"晴川连忙敛回了心神,轻轻笑了笑,答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四阿哥的愿望一定能实现的。"

四阿哥盯着晴川,问道:"真的么?"

晴川便用力地点了点头,因为在那历史中,他早晚有一天会登上帝位,成为雍正皇帝。看她这样用力地点头,四阿哥一扫脸上的阴郁之色,也不由得笑了,伸手拿过了晴川手中的灯笼,低头将里面的蜡烛一口吹灭了,又交还到她手里,这才笑着说道:"我也这么觉得,即使没有照亮路的灯,我依旧可以大步向前走完所有的路。"

说完便转身大步地向前走去,快出宫门时又突然回过头来,叫道:"晴川,跟你说话我很高兴,假如我难过的时候,你还愿意陪我说话吗?"

看到晴川点了点头,他这才又轻轻地笑了笑,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