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拉氏将他的神色俱都看入了眼中,试探道:"其实要一个宫女当侧福晋她当然是千愿万愿的,只是不知道四爷你愿不愿意?"

那拉氏什么都好,就是出了名的爱吃醋,可面上却偏偏要做那大度贤惠的样子,四阿哥本已是十分反感,见她又来试探自己,心中更是不耐,便冷声说道:"我有你一个已经够烦了,再有一个就得去抹脖子了。天色晚了,我得去乾清宫处理公事,你赶紧出宫吧。"

说完绕过了那拉氏就往乾清宫方向走去。

他这样的反应,那拉氏反而是放下心来,又怕他真的恼了,忙又追了上去,道歉道:"四爷别恼我,我和四爷逗着玩呢。我就知道四爷是个专情的人,不过那个宫女倒也挺特别的,我问她愿不愿意给四爷做妾,她一口就回绝了我,我看没准她已经看上八弟了。"

说完不禁还有些小得意,一时失口道:"还好她聪明,要是她透露出那么一丁点非分之想的意思,那她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四阿哥脚下忽地一顿,转过身定定地看着那拉氏,厌烦道:"你有完没完?"说完不再理会她,拂袖而走。

再说晴川那里,她看着四阿哥与那拉氏出了院子,心里这才算是松了一口大气,再顾不上什么形象,一屁股坐到石凳上,抚着胸口暗叹好险好险。

今天可谓是险象环生波澜频起,先是顾小春引冲撞了八阿哥而被太监殴打,紧接着便是僖嫔那里衣服突然出了问题,顾小春又是挨板子,好容易做了些手脚叫他没有受苦,可不曾想却又被八阿哥的人知道了,又是一番追打。

唉!顾小春这倒霉孩子啊!一天之内竟然挨了三顿打。

后来虽然是又被四阿哥救了,可却惹来了那拉氏对她的一番试探。晴川不由得长长地叹了口气,在这宫里活着可真累啊!莫名其妙的就招惹了八阿哥,还因此害顾小春受了拖累。金嬷嬷那里,她也不曾得罪过,却因为她得了僖嫔青睐便也对她暗中陷害。还有那永远不忘使绊子害她的心莲、挽月等人……

晴川一时郁闷得很,恨不得放声大叫几声宣泄一下胸口的郁气,可转念一想自己人还在宫里呢,唉,算了吧,还是小心翼翼地做人,好好活着,争取早日脱离这苦海吧。

刚这样安慰完自己,就见素言从院外急匆匆地进来,看到晴川在院子里,面上一喜,跑过来说道:"晴川,我找你半天了,你怎么躲这里呢?"

晴川见她跑得气喘吁吁的,只道她找自己有急事,便忙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素言笑了笑,说道:"没事,就是听说德妃娘娘在钦安殿给宫人们派发水果和糕点,我来找你一同去领。"

晴川从没听说过还有这样的事,不禁奇道:"德妃娘娘派发水果和糕点?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谁都能够给吗?为什么?"

素言拉了晴川向外走,解释道:"德妃娘娘人好心好,每次做完佛事都会把水果和糕点分给六宫中人,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沾到福气。"

到了钦安殿,果见殿外已排了长队,德妃娘娘独自坐在一旁,贴身宫女翡翠则带着人向前来领赏的宫女太监们分发着赏赐。德妃不时地咳嗽几声,翡翠每每听到了,总是担忧地看过去。

晴川见了,低声问素言道:"德妃娘娘身体好像不太好么?我上次见到她时,也是听到她总是咳嗽。"

素言点了点头,眼望着殿上的德妃娘娘,轻声答道:"这就是娘娘最可贵的地方,她嗓子不好,每年一到春夏季节就会犯病,可是为免六宫中人克扣糕点,有人分不到,她不管病得多重,都要亲自来分这些佛果。"

晴川听了心中一动,一到春夏季节就会犯病,吸不得灰尘……倒是很像她小时候得过的哮喘,当时妈妈没少因为这事焦心,还曾给她找过了许多偏方,其中有一个倒是效果很好。只是,那个偏方具体是怎么说得来着?好像是用到了野蜂蜜!

那边的德妃又是一阵咳嗽,翡翠连忙过去替她轻轻地顺着后背,低声劝道:"娘娘,您先回去歇着吧,这里有奴婢就好了。"

德妃却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只叫翡翠快点回去给宫人们分发赏赐。

晴川远远地看着,又记起那日在慈宁宫德妃对自己的宽厚,只觉宫中少有像德妃这样的好人,眼看着她受病痛折磨,心里就有些不忍,暗道如果能治好了德妃这病,倒也算还了她那日的恩情。

过了几日,趁着不当差的时候,晴川便偷偷去了御膳房,塞了负责采办物品的小太监许多银钱,这才求得他答应帮忙从宫外买些野蜂蜜回来。又一连等了好几日,那小太监才从宫外寻了野蜂蜜回来交给晴川,还不忘抱怨道:"可是费了老劲了,蜂蜜虽是常见,可这野蜂蜜找起来却是难了,我几次出去才寻了这些回来。"

晴川忙谢了他,又给了他些银子这才打发了他,然后也未回乾西四所,直接送了野蜂蜜去了德妃居住的永和宫。

宫人通禀之后,过了一会便见翡翠从殿内出来了,看到到晴川送了野蜂蜜过来,不觉有些奇怪,晴川便忙解释道:"奴婢几次看到德妃娘娘咳的厉害,便想起家乡一个治疗咳嗽的偏方来,所以请人从宫外买了些野蜂蜜来,姑姑用这个给德妃娘娘冲了水,加入两个核桃仁,一撮黄芪,微火炖热了,早晚各喝一盅,对治疗娘娘的咳嗽很有好处。"

翡翠正因为德妃咳嗽的事着急上火呢,听了不由眼中一亮,问道:"果真有用?"

晴川便笑道:"奴婢小时候试过的,有用的。"

翡翠探究地看了看晴川,却是问道:"你给娘娘送了这个来,想要些什么赏赐?"

晴川听了一愣,她虽然曾有过背靠德妃这棵大树好乘凉的心思,可这次送野蜂蜜却只是因为看着德妃咳得难受,心中不忍,更想还她上次不罚之恩而已,却是没想过借机要什么赏赐,听翡翠这样问,她想了想,答道:"德妃娘娘菩萨心肠,六宫中人承蒙眷顾,感激不尽,能为娘娘出一点绵薄之力,是奴婢应该做的,不敢求任何赏赐。"

翡翠却是有些不信,将信将疑地看着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