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川偷偷地瞥了一眼四阿哥,正好看到他也向自己这边看过来,吓得她忙别过了视线,一旁的那拉氏却是拉起她的手来,轻声说道:"看你这一身脏的,走,我陪你去屋里帮你弄弄干净。"

晴川简直有些受宠若惊,忙推辞道:"不用了,四福晋,奴婢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那拉氏却是唇角含笑地瞥了四阿哥一眼,又对晴川说道:"没事儿,四阿哥都出面这么帮你了,我帮你梳洗一下又算得了什么呢?走啦,你住哪里?"

晴川见推不过,只能应了那拉氏,临走时又见顾小春还愣愣地站在那里,忙嘱咐他道:"小春,你不能进内宫的,宫里是非多,你还是出宫去吧。"

顾小春不知在想些什么,这时才回过神来,缓缓点了点头,也叮嘱晴川道:"我知道了,你自己也要保重!"

晴川勉强笑了笑,跟在那拉氏身后向乾西四所走去。

因为正是当值时候,晴川住的院子里并没什么人,四阿哥沉默地在院中的石凳上坐下了,那拉氏则陪了晴川进屋去梳洗。待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又重新将头发梳过了,那拉氏从自己头上拔下一支镶嵌了红宝石的金簪下来,插入晴川发中,对着镜子左右打量了片刻,笑道:"真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这样一打扮,倒像个贵族家的少女了。"

晴川不知这那拉氏打的什么注意,心里一直提防着,听她把自己头上的金簪给了自己,忙伸手去拔那簪子,推辞道:"奴婢无功,不敢受四福晋的赏。"

那拉氏却一把压住了晴川的手,"不过是根簪子,给了就给了,哪里还有要回来的道理。"说着又仔细地把那簪子给晴川插好,状似随意地问道:"你跟四阿哥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她这样一问,晴川心中顿时明了。虽然她曾对四阿哥有过心动,可那时她并不知道那个人会是四阿哥,更何况她从来就没想过要插入别人的婚姻之中,所以听那拉氏这样问,晴川想了想,便答道:"奴婢在宫里当差,自然是认识四阿哥的,只是没有说过话。"

那拉氏听了便轻轻地"哦"了一声,又问道:"真的么?"

晴川看着镜中的那拉氏,问道:"福晋不相信奴婢?"

那拉氏笑了笑,说道:"不是不相信,只是我在想,如果你真的跟四阿哥情投意合的话,我们可以效仿娥皇女英做姐妹,我让四阿哥娶了你。"

晴川听她这样说,忙从凳子上站起来,转过身冲着她跪了下去,诚惶诚恐地说道:"四福晋,奴婢出身低贱,没有这样的福分,还请福晋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那拉氏追问道:"你真的没有这样的意思?"

晴川忙道:"万万不敢!"

那拉氏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伸手将晴川扶了起来,"你能这样想最好,在宫里最忌讳的就是有非分之想,你能有自知之明就对了。等你二十五岁出宫的时候,要是找不到好人家你来找我,我一定从府里挑个老实忠厚的奴才给你。"

晴川虽已猜到那拉氏刚才说的那些不过都是些试探之言,可想不到她后面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虽然她并没有什么所谓的"非分之想",可是听了这些话仍不觉有些腻歪,合着她做了宫女,以后嫁人就得嫁他们家的奴才了吗?没喜欢的人,大不了不嫁就是了,又不是非得嫁了人才能过日子!

那拉氏见晴川低头不语,眼中又起了猜忌之色,便又问道:"你在想什么?"

晴川听得心中一惊,忙敛了心神,小心答道:"没想什么,谢谢四福晋替奴婢着想,奴婢感激不尽。"

那拉氏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我与四阿哥就先走了,以后有缘再聚吧。"

晴川巴不得她这位尊神赶紧走,听她说了结束语,忙神态恭敬地将她送出了房门。

院子里,四阿哥面色微沉,见那拉氏出来,淡淡地瞥了一眼,视线划过晴川身上时略略停顿了一下,却没说什么,只立起身来率先向院外走去。那拉氏见了,再顾不上晴川,忙跟在后面追了上去,出了院子才好声叫道:"我的四爷,您好歹也得等一下妾身吧。"

四阿哥这才略停了停步子,待那拉氏赶上去之后,有些不耐烦地问道:"你跟她聊什么聊那么久?"

那拉氏眼珠转了转,没有回答,反而轻轻地笑了笑,低声调笑道:"你堂堂阿哥,对一个宫女感兴趣,这可真是奇怪啊。"

四阿哥面色不悦地瞥了那拉氏一眼,冷声说道:"我不过随口一问而已,你又在瞎怀疑什么?"说完再不理会她,又独自迈步向前走了去。

那拉氏紧走几步追了上去,笑着拦住四阿哥,赔礼道:"好了,我的四爷,我可没你想得那么爱吃醋。我见那女孩长得干净,人又机灵,就想探探她的口风,看看她愿不愿意给四爷做妾?你猜她怎么说?"

四阿哥闻言皱了皱眉头,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