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花镜中的容颜依旧娇媚如初,可恩宠却是淡薄了。

僖嫔轻轻地叹了口气,收回了视线,说道:"以前我受宠的时候皇上很喜欢听我唱歌,不知道这算不算?"

"当然算了!"晴川连忙说道,"如果你能唤回皇上对当年的记忆,我想他一定会对娘娘更好的。"

僖嫔听了也是心中一动,自言自语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可以去皇上经过的地方唱歌。不过,这次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绝对不能出什么纰漏。金嬷嬷——"她扬声叫了金嬷嬷进来,吩咐道:"去给我选几身靓丽的衣服来,要没上过身的,皇上没看过的。"

金嬷嬷应了一声"是",正要退下去时却又被僖嫔叫住了,"等一下,不要去柜子里找了,还是去尚衣间叫他们做些宫外的新鲜样式来。"说着又转头看向晴川,说道:"晴川,你在宫外卖过衣服,眼力还好些,你去吧。"

见僖嫔什么事都依赖晴川,金嬷嬷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嫉恨之色,不过面上却是堆上了笑容,赞道:"主子说的是,晴川年轻,眼光也好,叫她去正合适。"

晴川哪里知道自己已是引起了金嬷嬷的嫉恨,还纳闷金嬷嬷今儿怎么也说起自己好话来了。她告了退出来,也不敢耽搁,赶紧去了尚衣间传话。不曾想过了两日再去尚衣间取衣服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熟人——顾小春!

晴川顿时又惊又喜,叫他道:"小春!"

正忙着裁制衣料的顾小春抬起头来,看到晴川也是一下子愣住了,紧接着脸上便涌上了狂喜之色,跑过来问道:"晴川,你怎么会在宫里?"

晴川张了张嘴,却是一噎,她可是被僖嫔暗中劫到宫中的,就连宫女的身份都是假的,这事可不能随意乱说,一个不小心她的小命就完蛋了。她忙岔开话道:"你怎么来宫里做衣服了?家里的生意还好吗?"

旁边有小太监捧了新制的衣服过来,交代道:"姑娘,僖嫔娘娘的衣服都在这里了。"

"小春的手艺,我放心!"晴川只看了一眼便点了点头,叫身旁一同来的宫女接了过去先拿回去,自己则拉了顾小春往外走,"走吧,我们那么久没见了,出去聊聊吧。"

顾小春忙放下了手上的活计,随着晴川出了尚衣间,边走边和她简单地说了说家里成衣铺的事情,晴川突然不辞而别后,铺子里的生意倒是还好,现在在京城里也算小有名气了,所以他才会被宫里召了来给嫔妃们做衣服。

待走到御花园无人的游廊处,两人停了下来,顾小春看了看晴川,便又问道:"晴川你为何要不告而别?又怎地入了宫了?"

晴川低头沉默下来,有些事情,顾小春知道了反而会成了祸事,所以,还不如不告诉他的好。又听顾小春说道:"我一连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你,就想你是不是生了我的气,不想见我了,所以才会不告而别。"

晴川忙抬起头来,说道:"没有的事,我又不是那种小气的人,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好朋友嘛。"

顾小春开怀地笑了笑,可见晴川一直不肯说为何会在宫里,他也知道皇宫之中多隐秘之事,所以便也不再问了,默默地看了晴川片刻,突然低声问道:"晴川,你在这里吃没吃苦?"

只简简单单一句话,却问得晴川差点哭了出来,若是说只干活辛苦也就罢了,可身边的宫女也总是排挤她,金嬷嬷还时不时地给她小鞋穿,动不动就要受罚……她冲着顾小春勉强笑了笑,问道:"小春,我能不能借你的肩膀用一用?"

顾小春一愣,正惊讶间,晴川已是扑进了怀里,把头闷在他的胸前低声哭了起来。听着她压抑的哽咽声,顾小春也觉得心里一涩,那样精灵活泼的晴川,在这沉闷却处处暗藏杀机的紫禁城里,生活得一定很艰难。

顾小春什么话也没说,只轻轻地用手环住了晴川的肩,轻轻地拍着,安抚着哭泣的人。不曾想,无意间一次抬眼,却看到游廊那头站了一个贵公子模样的人,也正看向他这里。就见那人长身玉立,面容俊美,唇角上翘似隐三分的笑意,而眼神却是冷的有些吓人。

顾小春一愣,刚想提醒一下怀里的晴川,可那个男子却已是转身向着另外一条小径上拐了过去。

许就是路过的贵人吧,反正晴川一直趴在他的怀里,只一个背影对着他们,也不见得就能被认出是谁来,顾小春暗藏侥幸地想到。

晴川不知这一切,她趴在顾小春怀里哭了一会,只觉得憋闷了许久的心口总算舒畅了不少。她从顾小春怀里抬起头来,用力弯着嘴角笑了一笑,握拳道:"好了,没事了,我这个人在哪里都能生存的,不管有多累,多困难,我都能挺过去的,你相信吗?"

顾小春不由得笑了笑,点了点头,张了嘴刚要说话,肚子里却突然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声音。

晴川一怔,随即就笑了,问道:"你饿了?"

顾小春爽快地承认了,答道:"一大早就过来了,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呢!"

晴川便笑道:"那你等着,我屋里还有僖嫔娘娘赏赐给我的糕点,特别好吃,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拿给你。"

顾小春却觉得好容易见晴川一次,不想在这事上浪费时间,便阻拦道:"算了,不用了。"

晴川转身跑了两步,回头笑道:"没事,我就住在乾西四所,离这里不远的,一会就回来。"

她兴冲冲地跑回乾西四所,从房里包了点心出来,还不及出门,刚才同她一起去尚衣间取衣服的小宫女萍儿就满面急色地跑了进来,叫道:"晴川,不好了,刚才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小裁缝被人打了!"

晴川一愣,忙问道:"小春?他被谁打了?好端端地为什么会被打?"

萍儿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从那过的时候正好看到他被几个小太监摁着打呢,说是在御花园里冲撞了八阿哥他们。"

他奶奶的,又是八阿哥那伙子人!晴川听了又气又恨,忙丢下了手里的点心往御花园里跑。待跑到那处游廊,几个小太监正抄着木棍狠揍着顾小春,晴川冲上前去拦在了他身前,高声叫道:"别打了!别打了!"

那几个小太监怕误伤了晴川,只得停下了手,其中一人更是面有为难地与她说道:"晴川姑娘,你别为难我们,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要是不打的话,受惩罚的就是我们了。"

晴川依旧拦在顾小春身前不肯离开,回头低声问他道:"你怎么冲撞了八阿哥了?"

顾小春早已是被打的鼻青脸肿,正觉得十分委屈,闻言便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就坐着等你呢,他们一伙子人就突然上来打我。"

晴川皱了皱眉,转回头对着那个当头的太监说道:"他见都没见过八阿哥,怎么会冲撞了八阿哥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先别打了,我去找八阿哥问一问。"

说完了又回头低声对顾小春说道,"你先回尚衣间,这几日先不要出来了,省的再被他们抓到把柄。"

顾小春抓了晴川的衣袖不肯放手,急道:"不行,你别为了我去冒险。"

晴川拉开了他的手,低声安慰道:"没事,再说也不是为了你,反而是你受了我的拖累,你不知道的,我和那个八阿哥之前就有旧怨的。"

她这样一说,顾小春反而更加担心了起来。晴川站起身来,对那几个太监说道:"我这就去找八阿哥,你们先放他回尚衣间吧,反正他又跑不了。"

那几个太监相互看了看,思量着晴川说得不错,再加之他们也不愿意得罪晴川,便点了点头,放了顾小春离开。晴川看着顾小春一步三回头地回了尚衣间,自己这才转身往阿哥所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