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竟然会是四阿哥,未来的雍正皇帝。而且,他已经有妻有子。

不知为何,晴川忽觉得心里有些隐隐的痛。

旁边心莲还在喋喋不休着,无非就是想故意刺刺晴川,叫她明白自己的身份。晴川听着听着,忽地笑了,是啊,他是高高在上的四阿哥,她不过是储秀宫里一个小小的宫女,他们之间隔着十万八千里呢,这有什么好烦恼的呢?他自去做他的四阿哥,她只继续做好她的小宫女就是了嘛!

心莲与挽月见晴川非但不生气,反而笑了,不由得都愣了。

那边晴川却是哼着歌铺起了床铺来,扭头问她两个道:"你们还不睡吗?明天可还要去僖嫔娘娘那里当差呢,小心睡过了头挨金嬷嬷的责罚!"

心莲与挽月两个相互看了一眼,挽月无奈地摇了摇头,低声道:"她如果不是天生少根筋的话,那么她就是已经被我们气傻了。"

心莲看着一脸乐呵呵的晴川,认同地点了点头,疑惑道:"她怎么就能一直这么傻乐呵呢?"

上卷第四章柔情不羁一身系晴川也以为自己能这样一直傻乐呵着,可等在御花园里遇见四阿哥的福晋那拉氏金枝时,她这才发现傻乐呵这事其实也挺难的。

那拉氏是个长得很美丽的女子,气质娴雅,雍容高贵,就只在园子里一站,周围的人便都暗暗屏住了呼吸,晴川远远地瞥到都忍不住自惭形秽起来。正发着呆,却忽听得身后传来十阿哥的声音:"这不是那丫头吗,她站这干嘛呢?"

晴川回头,见十阿哥走在最前,后面跟了八阿哥和九阿哥,三人正从阿哥所的方向过来。她忙低头蹲下去请安道:"三位阿哥吉祥。"

"起了吧!你看什么看得那么入迷?"十阿哥随口问道,顺着晴川刚才发呆的方向看了一眼,回头从八阿哥他们笑道:"那不是四嫂嘛,她怎地来了?"

说着便绕过晴川,向那拉氏走了过去,九阿哥冷淡地瞥了晴川一眼,也跟了上去,倒是八阿哥落在后面,路过晴川身边时低声调笑道:"你怎么看什么都能看入迷了?怎地?是羡慕四嫂长得漂亮,还是羡慕她能做了阿哥的嫡福晋?"

晴川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却没说话,只低着头装没听见似的。

八阿哥轻轻地笑了笑,越过晴川走了。

那边,十阿哥已是向那拉氏请了安,笑问道:"四嫂,今儿怎么进宫了?"

那拉氏抿着嘴文静地笑了笑,答道:"听说额娘那里这几日身子不大好,我进来给她请个安。"

八阿哥便问道:"德妃娘娘怎么了?"

那拉氏轻声答道:"不是什么大碍,也算是旧疾了,每年一到这个时候,额娘总是咳嗽,吃了不少的药也不见好。"

一旁的九阿哥不知想到了些什么,突然说道:"八哥,咱们也有些日子没去给德妃娘娘请安了,不如和四嫂一同过去看看吧。"

八阿哥点了点头,三人便陪着那拉氏一同向永和宫方向走。

九阿哥看似随意地问那拉氏道:"四嫂,十四弟那边怎么样?咱们也好些日子没他的信了,也不知道他那里顺利不顺利。"

十四阿哥一直领军在外,九阿哥问这个,显然是别有目的。

那拉氏不知九阿哥的心思,听闻他问便答道:"上次听额娘提起过,说是打完这一仗就班师回来了。"

他几人谈笑着渐渐远去,晴川却站在那里一直没动。这才是紫禁城里的主子们,高高在上的皇子阿哥与福晋,她不过是一个穿越过来的路人,和这些人揪扯个什么劲啊,算了,算了,不如尽早找到穿回去的法子比较好!

晴川笑了笑,转身提了水去清扫路面,没做一会,金嬷嬷却脚步匆急地找来了,叫晴川道:"快点去储秀宫吧,僖嫔娘娘找你呢。"

晴川看了看还未扫完的路面,迟疑道:"可我这里的工作还没做完啊!"

"哎呀!"金嬷嬷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扫帚,不耐地说道:"这些做不做都不要紧,主子找你呢,误了事你吃不了兜着走!"

晴川听了也不敢再耽误,忙跟了金嬷嬷去了储秀宫。

储秀宫里,僖嫔打扮得一身珠光宝气,气定神闲地歪在贵妃榻上,见到晴川进去才不紧不慢地起了身,把晴川招到身边,仔细地看了看她的手,叹息道:"唉,瞧瞧,这才几天手就变粗了。晴川啊,你别怪本宫对你心狠,本宫也是没办法,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要是犯了错不罚,本宫也会被人议论的。"

晴川见僖嫔把自己急火火地找了来,上来却先说起了这个,不知道她这是又要唱哪一出,也不敢多说,只垂头低声说道:"奴婢明白。"

僖嫔说道:"你明白就好,眼下该罚的也罚了,该干的活儿也干了,咱们还跟从前一样,你帮本宫出主意,本宫不会亏待你的。"

晴川才不信她说的话,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听了也只能神态恭顺地问道:"娘娘想让奴婢做什么?"

僖嫔叹了口气,自从上次她向康熙打听朝堂上的立嗣之后,康熙便再没到储秀宫来,她心中便有些慌了,这才又重新想起晴川来,现在听晴川问,便说道:"你看,皇上都好几天没来了,再这样下去,本宫又要过回以前的老日子了,你鬼主意多,赶紧帮本宫想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皇上再过来。"

晴川暗道好么,果然是又想着要用我了,可你真当我是机器猫了啊,想干什么都能替你想出辙来?偷眼看过去,僖嫔还满怀期待地看着自己,她思量了一下,小心地问道:"不知道皇上跟娘娘之间最美好的过去是什么?"

这话却把僖嫔问怔了,不由得想起在御花园里初逢康熙时的情景,那时她正是花朵一般的年纪,容颜娇媚声音清亮,一首小曲便引得康熙一连几月的恩宠……僖嫔的神色不禁有些恍惚,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好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可又像是刚刚发生在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