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妃性格温顺,心思灵敏,听了这话之后虽没说什么,可从那以后,每逢孝庄太后的忌日便会亲自来这慈宁宫扫尘祈福,更因此事多次受到康熙褒扬。

宫女们一开始打扫,大殿里腾起的灰尘便有些呛人,德妃嗓子本就有些咳嗽,此刻便有些止不住了。她身旁的大宫女翡翠见了赶紧轻声劝道:"主子,这里尘土大,您吸不得尘的,还是去外面坐着吧。"

德妃点了点头,扶了翡翠的手出去了。

殿中打扫的众人本就是六宫里凑出来的人手,来这里帮德妃打扫不过就是图那些赏赐,又都知德妃性子温和,脾气好,所以打扫的都不怎么经心,她们见德妃一走,便都开始偷懒起来。

心莲与挽月两个见德妃没罚晴川,不由得有些失望,也没什么心思打扫了,又见德妃走了,两人胡乱地将灰尘往角落里扫了扫,便拍了拍手道:"行了,都打扫干净了,去德妃娘娘那里复命吧!"

晴川本来一直低着头在打扫,听了这话再也忍不住了,冷冷地横了她们一眼,问道:"这就叫做打扫完了?"

挽月撇了撇嘴角,讥说道:"反正慈宁宫又没人住,外表看着可以就可以了,傻子还真卖力气在这里干活呢!"

说完便拉了心莲向外走了

晴川不愿意做这种糊弄人的事情,独自留下,继续卖力的打扫起来。她将各处的灰尘都扫到一起收好了端了出去,又把抹布都洗干净了,擦拭起家具来。

殿外,心莲和挽月已经向德妃禀报说已是将大殿内各处都打扫干净了。德妃赞了她们两句,发现晴川没一起出来,不由得问道:"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呢?"

挽月脑子灵活,连忙答道:"她的那部分还没做完,就差一点点了。"

说完这话,正好赶上晴川提了脏水出来倒,闻言冷声说道:"什么还差一点点,里面还有很多地方没有清理干净呢。"

德妃听了不禁皱了皱眉头,看向心莲与挽月两个。

心莲脸上一白,连忙在德妃面前跪下了,叫冤道:"娘娘,你别听她的,这个女人最坏了,我们好不容易弄干净的,准是她故意又弄脏了来陷害我们。"

挽月也忙跪下了,说道:"是的,娘娘,这个人人品很差的,您看,太皇太后忌日她居然还穿红色,简直罪该万死,对了对了,她还每天看《金瓶梅》,简直是恬不知耻。"

德妃听了很是意外,惊讶道:"真的吗?"

心莲答道:"真的真的,僖嫔娘娘还为这事罚了她呢,娘娘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晴川从旁边听了,这才醒悟过来原来《金瓶梅》的事是她们二人做的,害她还去找了八阿哥算账。又见她二人还在污蔑自己,晴川怒气上头,放下了水桶上前几步指着她们骂道:"你,还有你,简直是蛇蝎心肠,坏到极点了。先把我的书换成了《金瓶梅》,又要我穿着红衣服来这里,是不是我不死你们不甘心啊?"

说完她也在德妃面前跪下了,朗声说道:"娘娘,是她二人骗我说您这里打扫祈福缺少人手,来了就可以得到娘娘的赏赐,并说要穿红衣服才可以。"

心莲与挽月听晴川竟然向德妃告状了,又惊又惧,忙叫冤道:"娘娘,您别听她胡说八道。"

德妃却是被她们几个吵得烦了,不过她很少向下人发火,因此也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头,冷声说道:"行了,你们几个都起来吧,我这里不用你们了,你们都回去吧。"

晴川与心莲、挽月三人都是一愣。

德妃身旁的翡翠已是冷声喝道:"还不快点走!"

心莲与挽月怯怯地看了德妃一眼,趴下磕了个头,沮丧地走了。晴川想了想,却提起水桶来,转身又回了大殿。

"哎!"翡翠叫住她,"你怎么还不走,娘娘不是叫你们回去吗,你还做什么?"

晴川回头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做事不喜欢半途而废,里面还有一些就打扫干净了,我做完了自然就走。"

此话一出,德妃等人俱都是有些意外,翡翠看了德妃一眼,又对晴川说道:"你做完了娘娘也不会再给你赏赐的!"

晴川平静答道:"我做事不是为了讨赏,我只是想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她说着又看了一眼一直轻咳着的德妃,忍不住说道:"娘娘嗓子不好,不宜走进灰尘太多的地方,如果一定要进去的话,先洒一遍水会好一点。"

说完便提着水进了大殿。

德妃看着晴川的背影进入大殿,却是轻轻地点了点头,与翡翠低声说道:"这丫头倒是比别的要实诚些。"

在殿内卖力干活的晴川心里也有些小盘算,她与心莲、挽月两个是彻底决裂了,而眼下僖嫔也因《金瓶梅》的事情恼了自己,若是这次能借此博得德妃的好感也不错,更别说她还是以后的雍正皇帝的亲娘,这可是棵大树,背靠大树好乘凉啊!不就是干活吗?反正她自从入了这紫禁城就没少干过活,多辛苦一些也不算什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