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晴川打扫完御花园回到乾西四所时饭时已经过了,幸亏挽月与心莲偷偷地给她留了饭菜,这才没有饿肚子。晴川见她二人如此,心中十分感激,真心谢道:"多谢你们两个帮我。"

挽月却笑了笑,说道:"都说过了是好姐妹了,自然要互相照应的。"说着又貌似随意地问心莲,"心莲,你明天还去不去帮德妃娘娘去慈宁宫扫尘祈福?"

心莲答道:"自然要去,每次德妃娘娘都会给大伙许多赏赐,活又不累,干嘛不去!我衣服早就准备好了呢!"

晴川听了不由奇怪,便问道:"你们要去做什么?"

挽月见晴川果然上钩,不由得笑了笑,解释道:"你入宫晚,不知道这些事。明天是个好日子,每年这个时候德妃娘娘都要去慈宁宫扫尘祈福,你也知道宫里的妃嫔们手下有多少个奴才都有规矩的,德妃娘娘只是个妃子,她手里的奴才都不够使……"

"所以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六宫中人有人愿意帮忙,赏赐一定不会少。"心莲笑着接话道,又问晴川:"对了,晴川,你明天是不是也轮休了?要不要一同去?"

晴川迟疑了一下,问道:"我也可以去吗?"

挽月点头:"自然可以,而且这是去做功德,又是露脸的事情,且不论赏赐不赏赐,就说德妃娘娘在宫里可是有名的活菩萨,你若是能入了她的眼,以后再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去求她帮忙,多好的事情啊!对了心莲,你那里有没有多余的新衣?借给晴川穿一下吧,祈福是喜庆的事情,她穿这个可不行。"

心莲听了忙去屋中里找了一件大红色的衣服来,给晴川道:"你先穿这件吧,我穿那件旧的就行。"

晴川十分不好意思,忙推辞道:"不用,你自己穿新的吧,我穿你的旧衣就可以了。"

心莲却是不依,说道:"你和我客气什么,咱们是姐妹,到时候你得了赏赐分给我一些就好了。"

晴川见她如此说,推不过她的好意,只得收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等当值的宫女都去储秀宫当差了,心莲与挽月两个便叫了晴川一起换上了颜色鲜艳的衣服,带着她一起去慈宁宫参加德妃主持的扫尘祈福。三人刚出了乾西四所没多远,突听得心莲"哎呀"一声,叫道:"坏了,咱们的房门是不是忘记锁了。"

挽月不由得气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还不快点回去!"

心莲却为难地看了晴川一眼,说道:"晴川走在了最后面,我以为她会锁得啊。"

晴川一想刚才的确是自己走在最后面的,挽月在前面催的急,倒是自己忘记了锁门了,便说道:"那我回去锁吧。"

挽月说道:"也好,现在时间来不及了,我和心莲先去,你锁上了屋门赶紧来慈宁宫找我们就好!"

晴川点了点头,转身跑回乾西四所去锁了屋门,又急忙赶去了慈宁宫,等到了那里还是晚了些,来帮忙打扫祈福的宫女都已到了,正站成了几排在殿内听德妃训话。晴川就这样冒冒失失地从外面跑进来,还来不及反应,便听得德妃身边的一个大宫女高声斥道:"大胆奴婢,见了德妃娘娘还不行礼。"

晴川心里一惊,忙蹲下给德妃行了个礼,请安道:"德妃娘娘吉祥。"

德妃坐在一把太师椅上,见到晴川冒冒失失进来,再看到她身上穿的衣服,原本温柔祥和面容上,此刻却带了几分不悦之色,微微地皱了皱眉头,说道:"太皇太后的忌日,你怎么穿着一身红色?"

晴川听了不由一愣,下意识地在人群里寻找心莲与挽月两人,却见她们身上穿的不是刚才一同出门时的艳丽衣服,而是一身素衣。她二人看到晴川看她们,都不自在地避开了晴川的目光。

晴川这下心里全明白了,她还以为她们两个良心发现,真的打算和她做朋友了,原来,这几天的好竟然都是装出来的,只不过是想削弱了她的防备之心,趁机害她而已。

晴川心里凉凉的,心神却也镇定了下来,脑中飞速地盘算着,要怎么办才能度过眼前的危机呢?她跪下去先冲着德妃磕了个头,这才不急不忙地辩解道:"娘娘,奴婢没有对太皇太后不恭的意思,奴婢只是在想,太皇太后虽然仙去多时,难得有人来慈宁宫帮她打扫,如果她的魂魄还在,一定希望看到大家穿得漂漂亮亮的,您觉得呢?"

德妃听了沉默片刻,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说得也有道理,太皇太后生前的确喜欢鲜艳的颜色。算了,本宫就不怪罪你了,你跟着她们一起打扫吧。"

晴川暗中松了口气,轻轻地应了一声,走到宫女队伍中站好,听从领头宫女的安排开始打扫。

慈宁宫本是康熙的祖母,孝庄太后生前的居所。康熙自幼多受孝庄太后教养,与其感情极为深厚,孝庄太后去世之后,康熙曾与德妃说过,皇祖母对朕恩重如山,她仙去之后朕一直不敢去慈宁宫,怕每次去,面对空旷的屋子,就会强烈地感受到她不在了。与其如此倒不如不去,那样的话还可以骗骗自己,当她还在,心里也会好受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