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惊愕着,忽听外间传来开门声,晴川心里一惊,想也没想地就抄起桌子上的一个花瓶,闪身藏到柱子之后。就听得有人从外面缓步进来,脚步声有些沉重,不是那些宫女!

晴川心中更是紧张,手上紧紧地抓着那个花瓶,腿上却忍不住有些打哆嗦。那人步子顿了一下,这才继续往里而来。晴川紧张得手心里都冒了汗,怎么办?怎么办?干脆先下手为强吧!

这样想着,就在那人身影刚刚从柱子前走出,晴川举着花瓶就向他头上砸了过去。谁知那人身后似长了眼睛,只侧身一闪就避过了,同时手臂也迅疾的抬起,钳住晴川的脖子,一下子就把她压制在柱子上!

"是你?"

"是你!"

两人同时出声,惊愕地看着对方。

晴川忍不住惊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八阿哥却是笑了一笑,松开了晴川,笑问道:"这话我问你才是,这里明明是我的寝室,大晚上的,你来这里做什么?"

晴川用手摸了摸微痛的脖子,愕然道:"你竟然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你叫人把我劫到这来做什么?又是洗澡又是打扮,你安得什么心?"

八阿哥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她,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暗道这事十有八九又是老九和老十会错了意,以为他对这丫头有意思,所以便干脆直接把人给他送寝室里来了。

他见晴川气鼓鼓的模样,不由得轻笑了笑,逗她道:"这可是我的寝殿,叫你过来自然是给我侍寝啊。"

晴川一怔,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侍寝?叫她过来给他侍寝?

八阿哥见了觉得有趣,更是存了心要逗弄她,便故意伸手按在柱子上,把晴川禁锢在身前,暧昧地逼近了她。

晴川不觉有些慌乱,忙往后仰着身子,警惕地看着他,问道:"你要干吗?"

八阿哥却是低声笑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嫁给阿哥吗?二哥现在被拘在宗人府,他那里是不成了,我看你也别在一棵树上吊死了,不如换个人试试,过来给我做小妾得了!"

晴川听得目瞪口呆,想也没想就说:"你有病吧?"说着用力推开了他,转身便走,却又被八阿哥一把抓住了手腕。

八阿哥扬了扬眉梢,故意问道:"怎么?我比不上二哥?我可也是皇阿玛的儿子,堂堂的大清阿哥,跟了我你也能有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别发火!别抽他!忍!一定要忍!就是忍成忍者神龟了她也得忍着!晴川强忍着一肚子火气转回身来,平静地看了他半天,这才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就因为你们是阿哥,所以每个女人就得上赶要嫁你们?就因为你们有钱有地位,所以全天下的女人都要往你们身上贴?在你们眼里,情算什么?"

八阿哥被晴川说得微微一怔,默然不语地看着她。

晴川嗤笑一声,又说道:"不管你真要娶我做小妾也好,还是耍我开心也好,我明确地告诉你,我不喜欢你的权势和地位,你大可不必再用这些来诱惑我,我不稀罕!你若看我不顺眼,干脆杀了我,要不就用你阿哥的权势赶我出宫,我一辈子记你的好,把你供起来天天上香!"

说完,不屑地瞥了八阿哥一眼,扭头就走。

八阿哥默默地看着晴川走出门去,又怔了片刻,唇角上才浮起一抹饶有趣味的微笑。很意外,也很有趣,这丫头,越来越出乎于他的意料了。

再说晴川穿着个花盆底一扭一歪地走回到乾西四所,果然又是没赶上吃晚饭。挽月见她如此打扮,惊讶道:"晴川,你怎么打扮得这么漂亮?我差点都认不出来了。"心莲迎上前来,绕着晴川打量了一番,艳羡道:"你不会被皇上看中了,封了个什么贵人吧?"

晴川又渴又饿,脚上也被那花盆底硌的生疼,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两下甩掉了脚上的鞋子,没好气地说道:"瞎扯,我连皇上的样子都没看清,封什么?是那个脑子有病的八阿哥,把我弄过去,又是打扮又要纳我为妾,气死人了。"

心莲与挽月听了面面相觑,问晴川道:"你答应了?"

晴川气道:"我脑子又没病,干嘛要答应他?"

说完不再理会心莲与挽月两人,只端了水盆出去洗漱。

屋中的心莲与挽月不禁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心莲更是气得差点把手中的帕子都揉烂了,发狠地问挽月道:"你说老天怎么这么不开眼?八阿哥怎么偏生看上了她?她有什么好?你我二人哪里不如她了?"

挽月也是十分愤愤,低声道:"最可恶的是她居然还拒绝了八阿哥,她以为她是谁啊?"

"不行!"心莲突然低声叫道,"说什么咱们也得替八阿哥出了这口恶气不可!"

挽月看向她,认同地点了点头。

待晴川从外面洗漱了回来,心莲与挽月两个已是换上了欢喜地神色,还帮着晴川铺好了床铺。

晴川看得十分意外,奇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心莲笑嘻嘻地看着晴川,说道:"我觉得你人实在太好了,面对强权都不屈服,实在令我们佩服。"

"以前是我们误会你了,"挽月在一旁也真诚地说道,"见你与八阿哥、九阿哥他们牵扯在一起,还以为你也像小颦一样想攀龙附凤,故意去引阿哥们的注意呢,所以才会针对你,害你被僖嫔娘娘罚得那么惨。都是我们看错你了,实在对不起,你不会记恨我们吧?"

她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又说得如此真诚,搞得晴川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只得说道:"没事啦,反正我现在也好好的,过去了就过去了吧。"

心莲与挽月两个齐齐感叹道:"晴川,你人真好,以后我们就做好姐妹吧。"

晴川不知道她们为何变得这样快,不过她们既然这样说了,她也不好直接拒绝,当下便也跟着应承道:"好啊,大家在一起做事原本就应该同舟共济才是,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

此后两天,心莲与挽月两个果然对晴川多加照顾,时常过去帮晴川做些活计。最初时,晴川对她们还有些戒备,几天下来见她们并什么异常的举动,警惕也便小了许多,只当她二人是真的与自己解开了误会,心里也不禁有些高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