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被骗了,被骗了!"晴川小声骂道,竟然还会有人说八阿哥宽厚!宽厚?那家伙分明就是个极腹黑的主!看着性格温和待人宽厚,其实这个阿哥三人组里面,就属他奸诈!"分明就是奸诈狡猾,还生性傲慢口舌刻薄!"

素言从外面进来,恰巧听到了,不由奇道:"晴川,你这是在骂谁呢?"

晴川吓了一跳,连忙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素言见她不说,便没再问,只笑了笑说道:"到饭时了,快去吃饭吧,误了点又要没得吃了。"

晴川可是尝够了俄肚子的苦,闻言忙跟了素言一同去吃饭。吃过饭,按照规矩不当值的宫女是可以午休一会的,晴川正打算去屋里眯一会,谁知却被金嬷嬷叫住了,吩咐道:"御花园里打扫的人手不够,那边的严姑姑想向我借个人使,反正这两日僖嫔娘娘那里也不用你,你不如就过去帮一下严姑姑吧。"

晴川咋舌,她今天可是足足做了一个早上才把储秀宫里的活计做完的,怎么这又给她派了御花园的活了?真要把她当超人使了啊?晴川满腹牢骚,却不敢和金嬷嬷说什么,再说说了也没用,顶多是再给她多安排些活吧。

扫园子,洒水,擦拭亭台座椅……这一番活计做下来,天色已是渐黑了,晴川也被累的腰酸背痛,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眼瞅着再不回去晚饭又要吃不上了,晴川只能强撑精神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暗暗腹诽,人家穿越了要做格格公主,整日里锦衣玉食的,唱唱歌跳跳舞就混过去了,为什么她就成了卖苦力的了呢?

正抱怨着,突然从路边冒出两个小太监来,二话不说拖了晴川就走。

晴川不知这又是得罪了哪路的神仙,顿时急了,叫道:"喂,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带我去哪儿?喂……"

那两个小太监却是不管不顾,其中一个上来用布团直接堵了晴川的嘴,另外一个将黑布袋把她兜头一蒙,抗肩上就走了。

晴川大头朝下,脑子蒙蒙的一片,不会吧?这可是在紫禁城啊,就这样被劫持了?都没个人管一管?那些大内侍卫呢?啊!真是受不了了!紫禁城的治安怎么都乱成这样了啊?!康熙大佬,你每夜里能睡的安稳吗?

就这样被颠了一会儿,她就听到前面有人低声问道:"怎么样?没遇到人吧?"

那个扛着她的小太监答道:"没有,专挑的园子里的小路,一个人也没遇上。"

对面那人便大松了口气,"快点,快点,嬷嬷都等着呢。"

晴川听了个糊里糊涂,看样子不像是出了皇宫,可是他们这又是把她弄哪来了?她心里正疑惑着,那小太监已是放下了她,另一个人推开了屋门,把她往屋里一推,说道:"来了,剩下的就交给嬷嬷了。"

晴川脚下踉跄了几步,被人扶住了,只觉得眼前一亮,那蒙头的黑布已是被人掀了下去。她抬头看过去,见是一个宫中嬷嬷带着几个宫女站在面前,不由分说拥上来就给她脱衣服。

晴川十分惊愕,一边躲避着那往她身上招呼的手,一边质问道:"你们是谁?到底要干什么?喂,喂,不要……不要脱我的衣服……"

可惜好汉难敌四手,不过片刻功夫,晴川就被她们拔了个精光。那嬷嬷还劝道:"姑娘,你别动,我们不会害你的。"说着指挥着那几个宫女将晴川摁进了一个大浴桶中,又是花瓣又是牛奶又是鸡蛋清的,又搓又洗,将她好一顿折腾。

晴川被她们给捣鼓傻了,不知她们葫芦里卖什么药,一边挣扎一边问道:"你们搞什么?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那嬷嬷也有些不耐烦起来,威胁她道:"姑娘,姑娘,你不要再挣扎了,你再挣扎的话我只好先把你打晕了。"

晴川吓得立刻不敢挣扎了,想了想赶紧又换了个策略,好声哀求道:"嬷嬷,我求求你告诉我吧,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嬷嬷却是不肯说,只推脱道:"等一会你就知道了。"

待将晴川洗涮完了,这些人又把她架了出去,七手八脚地替她擦干身子,穿好衣服,按到梳妆镜前打扮。

晴川这回是彻底傻眼了,只能傻愣愣地由着她们折腾。又足足地折腾了有小半个时辰,那个嬷嬷抬起晴川的脸来仔细地端详片刻,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行了,可以了,送过去吧。"

两个宫女又架着她起来,随着那嬷嬷出了厢房门,沿着抄手游廊向正房而去。

正房门口有小太监守着,忙替她们开了门,低声说道:"主子马上就要过来了,先叫她进去候着。"

那嬷嬷点了点头,转头对晴川说道:"一会儿要好生地伺候主子,出了一点纰漏仔细你的皮!"说着就一把将晴川推进了屋内。

因晴川脚下已经被换上了花盆底,这一推叫她往里面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了身体,再回过头去,屋门已是被从外面关上了。她小心地打量了四周的环境,见屋中摆设低调而奢华,直到看到里间那张挂了幔帐的黑漆雕花架子床,她终于确定了,这里分明是某个宫中贵人的寝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