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不一会儿,忽有小太监快步从外面进来,向几人打了个千,低声禀道:"刚从乾清宫送过来的消息,说隆科多大人今儿又向皇上提了立太子的事了。皇上面色不悦,质问他是不是又想推荐大阿哥,隆科多大人却矢口否认了,还说大阿哥为人莽撞,又无治国之才,是万万当不得太子的。"

八阿哥等人听了不由相互看了看,面上均带了些意外之色

隆科多是已经逝去的佟佳皇后的弟弟,一直深受康熙宠信,得授步军统领,负责维持京城防卫和治安,并统帅八旗步军及巡捕营将弁,权责重大。他之前一直与大阿哥相善,自从二阿哥胤礽被废之后,更是几次挑头奏请康熙重立太子,目的显而易见,只不过不过康熙一直都没做理会。

这次,隆科多却这样否定了大阿哥,他这是何意?

九阿哥眉头忍不住皱了皱,又问那小太监道:"还说了些什么?"

小太监答道:"科隆多大人还劝皇上应该在四阿哥、八阿哥、十三阿哥、十四阿哥等几个出类拔萃的阿哥里面选择,别的就没说什么了。"

八阿哥想了想,又问道:"当时还有谁在场?"

小太监闻言答道:"之前德妃娘娘给皇上送了炖品过去,不过后来隆科多大人来了,德妃娘娘就回避了。"

八阿哥淡淡地笑了笑,温声说道:"你辛苦了,下去领赏去吧。"

小太监忙谢了恩下去了。

十阿哥忍不住问道:"八哥,这个隆科多什么意思?他不一直站在大阿哥那的吗?风头转的也太快了点吧?"

八阿哥微微垂了眼帘,沉默不言。

九阿哥却是冷笑道:"你听听他说的,虽然提了四个阿哥,可老四和老十三本来就是一伙的,老十四和老四又都是德妃娘娘生的,这看着是像是站了中立,可实际上却是偏了老四那边。"

十阿哥面露不屑地说道:"这是自然,老四借着曾被佟佳皇后教养过的由头,都叫隆科多舅舅的,而且四嫂的阿玛费扬古可是隆科多的老部下了,这里面的猫腻多着呢!"

"老十!不得信口胡说!"八阿哥突然出声喝止,停了一停,又语气平淡地说道,"皇阿玛正值春秋鼎盛之期,无需急于立嗣,再说了,就是立嗣,不管立哪个都是自家兄弟,咱们不用想这么有的没的,只要好好办好皇阿玛交待的差事就行了,别的,皇阿玛心里自有判断。"

听他这样说,九阿哥却是冷笑一声,说道:"八哥你这样想,可别人却不见得也这样想,你可知道上次在宫外救那丫头的是谁?"

八阿哥闻言淡淡瞥了他一眼,问道:"是谁?"

"老四!是老四在宫外救了晴川,"九阿哥说着低低冷笑了一声,"八哥,你不觉得这事太巧了些吗?不过一个小小宫女,怎么就能引得老四出手相救呢?"

八阿哥饮了口茶,这才抬起头来,问道:"看准了是四哥?"

九阿哥点头道:"老四无意间漏了腰牌,被他们看到了,不会认错的。"

八阿哥默了一默,说道:"许是四哥无意间碰到了,看不过眼出了手吧。"

九阿哥又说道:"我可是听说老四和李德全走得挺进,前阵子乾清宫里放了些宫女出去,是李德全负责选了几个新入宫的宫女过去伺候,谁知道老四有没有趁机安插了耳目进去。"

八阿哥闻言淡淡地瞥了九阿哥一眼。

九阿哥四下里看了看,忍不住小声劝道:"八哥,你既然在了这个位子上,就是不争,别人也会以为你争,与其这样,还不如放手去争一争,我和十弟可是只服你一个。"

十阿哥郑重点头道:"就是,八哥,我和九哥给你做左膀右臂!"

八阿哥沉默片刻,却是笑了,说道:"你们两个的情分,我领了,只是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九阿哥听了还想再劝,十阿哥却拉了他,说道:"九哥,八哥既然不愿意说这事,那就改天再说吧!"

九阿哥虽然不甘,却也只能作罢,冷着脸坐在那里不说话。

八阿哥见了便岔开话题,教训他道:"你还好意思提晴川那事,不过是个小宫女无意间得罪了你,竟然还找了人去坏她的清白,这事若是传了出去,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九阿哥辩道:"我就是看那丫头那么嚣张,忍不住出手教训教训她!"

十阿哥也在一旁帮腔道:"就是,九哥就是想找人吓唬吓唬她,又没打算真的把她怎么样!"

八阿哥没说话,只轻轻地笑了笑。他这样一笑,反而看得九阿哥心里一虚,下意识地摸了摸脸上还有些青肿的地方,叫道:"八哥,你那天因为这事已经打了我一顿了,今天不能再动手了!"

八阿哥却是笑道:"不打你,不过,咱们两个也切磋切磋吧。"

九阿哥忙讨饶道:"不用,我早就认输了的,八哥你也别和我切磋了,你放心,下次我就算是惹天惹地,也不敢惹那位女将军了。"

十阿哥也嘿嘿笑了,说道:"八哥,既然你对那丫头有意思,我看不如干脆纳了她得了,不就是一个小宫女吗,去和僖嫔娘娘要了来就是,你要是自己不好意思张嘴,我去替你要!"

八阿哥看向他,似笑非笑地说道:"好,你也敢消遣你八哥了,刚才是不是还没打够?"

十阿哥吓得连连摆手,再不敢给九阿哥帮腔。三人又谈笑了一会,这才回了阿哥所,八阿哥自去看书,九阿哥却偷偷给了十阿哥一个眼神,借口要出宫拉了他出来。九阿哥私下里把晴川与八阿哥的事情给十阿哥说了,冷声说道:"我只担心那丫头是老四的人。"

十阿哥听了挠挠脑袋,想了想说道:"要我说啊,八哥既然对她有意思,干脆咱们就想法给八哥送了去,只要跟了八哥,自然就是八哥的人了!"

九阿哥仍是有些疑虑,"那丫头爆炭一样的脾气,她能老实地听你的?"

十阿哥大大咧咧地说道:"放心吧,八哥这样的品貌,待人又宽厚,能看上她是她的福气,没得她不乐意的,这事我去安排,你就看好吧!"

远在乾西四所的晴川不知有人正在背后议论自己,只大大地打了个喷嚏。